端午随想
初二 散文 1431字 836人浏览 瓦秀书画

端午随想

又是一年端午。月光黯淡柔和,像是无端伤春悲秋了起来。薄凉的空气中若有若无地散着艾蒿的清甜味道,到处都是。仔细去闻,又像是红枣粽子热腾腾的稻香和枣香。

五月,春不春,夏不夏。恬静淡雅,温婉宜人。

往年的全无所谓到今年,终于有了点隐隐的期待。因为今年,是母亲亲手包粽子。 记忆中有关端午全是很小时候姥姥做艾虎的片段。那时我第一次见,新奇得紧。因为年幼没有参与,长大了,却是没有机会参与了。

粽子上桌,一片片委委屈屈地平贴在盘子里。三角形的粽子,虽然好笑,倒也新奇。母亲一摊手笑道,做不出那个形状来,将就些。味道很是香醇,不愧是精心挑选的大米红枣,剥开的粽子雾气蒸腾,有点陈酒的芬芳,勾人醉。母亲对于味道向来自信,父亲毫不吝啬地献出赞美。

一顿饭花了不短的时间。饭后,就着不太明亮的月色,来到花园散步。人不多,大概都回老家团圆去了。四周安安静静的,蝉和蛐蛐还没有从沉睡中醒来,倒是有了几只恼人的蚊子。周围的景物看不大清楚,也并不是像泛雾般模糊,反而很透亮。世界就在这种景色中静静凝立,让你看不清他的细节,也不想去探究它的细节。在这个时候,人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我站在草丛里。

两千多年来,每年都有这样一天,勤劳智慧的中国人在相同景色下,也许就是我所站的这里,与自己的家人一起,祭祀祈福。五月春夏冷热交替,瘟疫多发。千年前的中国人靠着他们年年代代积累的发现和经验找到了保护自己和家人的有效方法。艾蒿、菖蒲、山丹都是驱虫防疫绝佳的草药。他们相信世有神灵,并用最恭敬的心情向庇佑他们的神献上自己的仪式。那时候他们的健康不在他们自己手里,他们需要健康和风调雨顺。于是有了端午。最初的端午是医药的节日。

我站在湖边。

百年前,也是同样的透亮景色里,知了缄默,艾香哀散,才子屈原留下绝笔,怀石投江。那时的中国人生活比起千年前已好了太多,国家的意义已深植百姓脑海里。屈原投江荒诞可悲,善良的中国人震惊愤怒。从此端午就不仅仅是防疫祛病的日子,还是这一代忠臣含恨殉国的忌日。百姓需要为这位伟人留下点什么。“‘龙’要迫害屈原。”,由此有了粽子。《本草纲目》有言:“或言为祭屈原,作此投江,以饲蛟龙也。”于是有了完整的端午,被赋予了崇高凛然的文化意义,他变成了国与民牵系的节日,正义的中国人把国运与民心,用一片片竹叶紧紧的包裹在一起。

不自觉走到桥顶。对面炫酷的高楼大厦霓虹闪烁,灯火辉煌。

现如今的端午,俨然糅杂了更多耐人寻味的东西进去。想起新闻上报道的韩国江陵端午祭,可知端午与中秋、春节并称三大传统节日是有原因的。端午变成了“韩国的”,我们依旧过得自如,因为我们知道是谁的。可是却还有别的忧患。月光还是黯淡柔和的,月光下的东西却不一样了。粽子用机器一个个精巧完美的复制出来,包裹上同样复制出来的光滑整齐鲜艳的包装袋,令人感到便捷同时有点感伤。幸运的是艾蒿还没有如此商业化,不幸的是那是因为人们已不再需要它。现在提起“天中五瑞”,恐怕都少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人们掌控了自己的生死和世界的政治,抛弃了他们亲手创造出来的神。现在庇佑我们的变成我们自己,在所谓的自由下却失去了千百年来的归属感。端午由人们的切实需要变成精神需要,就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但并不是可有可无。从它的诞生到现在,人类根据自己的需要赋予这个节日更多的意义。端午节向来配合人类,现在变成了迎合。不过也无妨,端午还是由着人们寄予自己的感情和希望。现在它是团圆的节日。

走回草丛,居然又有点饿了。我还是得回去多吃两个母亲做的三角形的红枣粽子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