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暑期作文
初一 记叙文 5828字 65人浏览 请叫我女神2号

走过时光的年轮

世上有很多华美的词汇,可以分配给各个阶段的不同记忆,例如惆怅、欣慰。宁谧、哀愁……只有一个词, 各个记忆都不会争, 只让它静静的高踞在并不耀眼的位臵上. 留给那段特殊的回忆故事。

这个词叫复杂, 这段记忆称为年轮。

我无奈年轮, 我又寄情于年轮。

年轮是岁月山河凝聚的一部编年史, 占据了我的记忆, 吞没我的展望, 我的期盼. 片片残缺的记忆 片散落在记忆的荒草片, 断折的记载, 随着童年的幻想, 家庭的琐事, 全部在这之中成了 灭, 一切的记忆都成了永久的标本. 待你静静瞻仰时, 仿佛能看到的东西很少, 却似乎又能看得很远、很远。

年轮是记忆的诀别,是毁灭,是埋葬。它总使你留恋过去,忘记未来。年轮在时光的大地上留下道道伤痕,你会不经意间陷得很深很深。突然憬悟道自己已回到穿越的过去。童年的欢笑,少年的叛逆,青年的志向,在一瞬间深深浮现在你的脑海,活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步履蹒跚,让人窥视到一个人的沧桑,使你不能不动情。

当一切喧嚣和色相都被阻阂,你会发现年轮的另一种形式的美。年轮的巨轮,理应在时光轴中辗转凹凸,没有过去就无所谓今天,没有今天就无所谓未来。年轮把一切事物还于本色,把一切脱离自然的狂妄转化为依附在记忆之上的美。就像落英缤纷,已完成它的始命,化作泥土,融入大地。没有黄叶的秋天是假饰的成熟,不敢想象,人们都所有的记忆加以还原、雕饰。

一个朋友曾对我说,一次,他探望小学老师,谈到高潮时,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情感,这情感非常复杂,有不舍、有留恋、有遗憾、还有期待。我想,这本身就是年轮的意义。

只要时光不倒退,历史不倒退,一切都会随着时光流逝而日益 老,既然老了,就把这片已老去的记忆安详地交给年轮吧。让它们静静沉睡吧。没有白发的老者是可怕的,没有年轮的人生太累了。如果人生和记忆都剥离了整体的构建,那么它们就不再属于一个整体。

并非所有记忆的年轮都被尘封储存起来,适当的留下一些,同样可以焕发生机兴彩。夜深人静时刻,细细的回味,同样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它不会阻遏人类自然的发展。现代人目光深邃,知道自己如何进一步掘起奋斗。他不会完全忘记一切,他不会妄想自己脚下是个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高台。因此,人们大多数乐意回忆时光的年轮。

多给人们空虚的内心留下一方纯洁的间隙吧,也许道道年轮的弧线并吧优美标致,但它却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了。也许记忆终归苦涩无味,但仍是母亲微笑包容儿子的温馨。任何事物的构建都离不开记忆的地基。在记忆的废墟上开推土机,着实让人心痛。

过去,时光的年轮已经代表它的告别。

走过今天,现代更是一种留恋。现代生活中的想象总是特别专注,特别遥远,使人心满意足。

未来,需要记忆的铺垫。我们携带着年轮,走向未来。

日 子

日子,就如同一个抽象的事物,在万物眼前摇曳着。

早年曾经读到过一部朱自清先生的《匆匆》,内容短小,却将日子的感慨收入其中。翻来覆去,眼下总会出现这一类的名目,仿佛日子在无形之中一天天流逝,曾经的豪情壮志不见了,曾经燃烧的青春欢乐不见了,这多么得不偿失,让人着实心痛起来。

尤其在深夜,当夜阑人静、万籁俱寂时,一切的烦躁和喧嚣都被宁静阻隔开,你不得不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深沉,内心就不得不走向朴实,走向自我。细细思考,究竟何谓时间,何谓日子。却似乎又迷茫了。

日子款款地剥夺了人的生命力,使人不知不觉地老去。因此对日子的惆怅又格外敏感和眷恋。在心里默默地数着,五千多年日子从手中悄无声息地溜去,仿佛一切都已寂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关于日子的种种感叹总是特别专注,又特别无助。

任何人面对日子,都不会心满意足。光听着挂钟‚嘀哒嘀哒‛的响声,你便会感到它的残忍无情。不能想象,分分秒秒的世界,让人心急。窗外的梧桐,从记忆之初就伴随我成长,从一棵小树苗转变为参天大树,枝繁叶茂。这本身就是时光在它上面刻下的道道痕迹。但是,代代积累并不是简单的历史。物是人非,一切已再年轻,日子夺去了原本灿烂的轮廓。我只怕日子不再是日子。

其实日子并不简单的只是一个记时器。岁月的流逝,当然需要在记忆中留下密密麻麻的伤痕。没有印迹的岁月是虚伪的成熟,没有成

熟就谈不上现实世界的筑造。假如一切都随日子而苍老,未尝不感到遗憾、惋惜?偶尔我眺望远方,思念起好友的模样和心跳,这就是日子的现实意义。它不仅记录了人生乃至一个王朝的时代,更是走向成熟的标志。没有日子的想象太伪诈了。没有日子的思考太虚荣了。

时间本是一个抽象的东西,假设没法准确定义它,就让日子来粉饰它的衣装吧。并非所有的日子都是累赘,也并非所有的日子都是宝贝。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日子已不再年轻,如果说时光本是上帝的意念,那么日子就是它的载体,转瞬即逝,流年飞逝,有太多太多的需要珍惜的了。

不知历史学家是否调查过,古代的文人墨客,有多少感慨叹息日子的无情。苏轼曾留下‚休将白发唱黄鸡‛的知足常乐,焕发出一股乐观的人生态度;关汉卿也曾写下过‚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的诚诫,可是有多少人真正体会到呢?当你目睹垂死的暮年老者最后一声的遗言时,便会明言这真理的。可惜,收拾来的一切早已太晚,只是另一个世界。

前不久听到有同学抱怨,说日子太紧张,一天到晚都是忙碌繁琐。我想,这些人不愿意看到人生上的坎坷困难,这就是对日子的误解,只希望从这无力苍白的话语中获得一点儿安慰。无论从什么角度,他们始终无法懂得日子的含义,当然也就不懂得何谓珍惜了。写到这儿,我想,是时候投笔深思了。

何谓火锅

对于整个中国版图来说,群山密布的西南躲藏着一个四川,真可谓是一种大幸运。

幸运的不仅是天府之国的庇护和自豪,灌溉了中华民族,更是由于它远离东南,远离沿海,便在这绵延之中养育了富足丰盈的历史文化,民风民俗。这里没有厮杀的战场,没有沧海桑田的变迁,这因此可以让我安心领略它独特的魅力,把它们与历史一起细细品尝。

常听人说,四川的饮食最难适应,‚麻得过瘾,辣得‘巴适’!‛但我却十分依赖于所谓四川火锅。相比于闻名全国的重庆火锅,四川的沉淀似乎强得多。既然作为巴蜀文化的一部分,这更是体现出它独特的稳重。

相传火锅是由重庆的纤夫所发明,起源于民间,历史悠久。今日火锅的容器,制法和调味等,虽然已经起历上千年演变,但一个共同点未变,即用火烧锅,以汤导热,来煮涮食物。这种烹调方法早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大概为火锅雏形)直到明清,火锅才真正兴盛起来。据记载,清嘉庆皇帝登基时,曾摆‚千叟宴‛,所用火锅多达上千个,规模堪称登峰造极,令人惊叹。这大概为火锅雏形。

火锅的底料十分讲究。用刚熬好的猪骨农汤,老鸭汤,加上各种丰富的含食材:八角、花椒、桂皮、茴香、胡椒、砂仁、枸杞、姜……精工烹煮,小火熬2-3小时。油熬好后,另拿一锅,锅中放入猪油烧开,再把火锅底料倒入锅中翻炒,炒出香味,油光闪闪,浓香扑鼻,再加入盐,鸡精,即可涮菜煮食了。一上口味重不腻,爽滑麻烫。在

四川吃火锅,一般人会超过平时的饭量。

火锅的味儿好,看相也好。火红的沸腾的热汤中,夹杂着各种五花八门的时令蔬菜和山珍海味,上下翻滚,入口化渣,丝滑爽口,才嚼几下就消融在咽喉之间,立刻觉得全身为之精神抖擞,欲罢不能,美不可言。

火锅麻辣鲜香,集百味于一锅,据说可以除湿去冷,通络健体。光瞧着那时隐时现的美食,凡人便垂涎三尺,心满意足。我喜欢和大家围在一桌吃火锅,人人汗流浃背,但却陶醉其中。在这种情境下,任何人会感觉一切的烦躁不顺被一时浇灭,不得不令人自得。其实这就是火锅的底蕴,它把一种拘束于人类社会的不自在转化人与人之间的豪放、热情。沉浸在其中,昭示着一种伟大,一种深厚。

这便是四川的火锅,给天府之国带来了平抚和和谐,让地处西南的蜀地带给全国族人一份振奋和慰藉。中华民族能在如此遥远的地方燃烧起一口生命之锅,声声不息,真让人惊叹于它生命的奇迹。或许,作为文化的一部分。火锅本身就一个奇迹,如此,我们在穿越艰险的蜀道时,也自然会浮现一丝自豪和喜悦。

寸草心

记得儿时曾经读过一首孟郊的《游子吟》,诗歌很短小,总共才六句,却生动形象地把一个看似平常而饱含深情的临行缝衣的场景刻画得无微不至。至今仍记得里面的诗句‚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恐怕连古人的心境也因这朴素却深厚的母爱而难以抑制。

‚寸草心‛,比喻子女的心意,以小草为意境。让我不禁想到了黄叶落红。人们常说,黄叶的意义在于哺育春天。我说,落英缤纷,其实本身也是一种美。

春天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龚自珍说过:‚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没有黄叶的春天是虚伪的,没有落红的春泥是假饰的朝气。它们默默躲在历史与现实之后,心甘情愿地成为荣耀下所拔地而起的楼台。我想,世上还有这样的辉煌。

一位朋友曾对我说,他不懂何谓‚寸草心‛,每次读到这个字眼,他都会有一股莫明其妙的冲动。这种情感很复杂,有心酸,有遗憾,还有欣慰。也不完全是,这不仅是作为儿女的一种血脉相通,更是一种道德和伦理上的默契。或许,总给人一股淡淡的惆怅。

渐渐,我对寸草心,有了一点新思考。人类在社会相处的漫漫长途中,形成了天地中种种一脉温情的亲情和友情,会使人感到格外的和谐和温馨。因此,在万籁俱寂时,人们都愿和自己熟悉的家人一起闲谈漫聊,尽享天伦之乐。家人是人们最可靠的支柱。尤其是儿女和父母之间,你会感到身心会超常的慰帖,自然产生了一种松快愉悦的美。人们的远行可以日新月异,但终究是与家人的团聚。由于社会发

展和人类自身情感的需要,产生了父母对儿女的养育之恩,那么之外的情感,‚寸草心‛就是子女对父母的一种报恩。只有这样,人类才能维护前面所说一切,文明才能继续传承。

为此,从古到今,无数的文人墨客尝试着将这种抽象的诗意转化为字里行间的墨香。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寸草心‛吗?不,他们只是启蒙者,用朴素的文字启发人们去发现,去探索人类文明认识的另一个高度。

这恰似如同母亲微笑着收纳子女们的过失,又微笑着怂恿子女们的奋斗。母亲用本是单薄的衣装,装饰了这世界的千山万水。而反过来,子女该怎么做?诚恳坦然对待自己,在多少年后的今天,赡养已老去的父母。这不仅仅是一段时间的考验,更是一种爱,血脉于水的亲情,令你不得不动情。

既然如此,‚寸草心‛的内涵也就愈发丰富了。时光褪了颜色,物是人非,我已没有了往日的天真和童趣。我只怕,灯红酒绿,物欲横流,把一切的寸草心无情地斩断。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走过记忆,展望未来

入夜,万籁俱寂。我卧在床上,身上突然泛起深深的寒意,仿佛侵入灵魂,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都被嵌入了‚思念‛二字。在这样一个静谧的仲夏夜,没有美妙的遐想,一切的喧嚣烦躁被时空阻隔。是时候了,重拾拼凑起残缺的记忆版图了。

岁月无情,片片记忆碎片散落在时空的长廊中,被沧桑的西风夺去了原本灿烂的轮廓。脑海中浮现的颜色,全在深夜中殒灭。躲在天幕间的太阳也苦笑一番,躲进云层中,投给记忆一片阴影。

支离破碎的记忆,却又奇怪地拼凑在了一起。幼时的欢笑,童年的幻想,全部成为脑海中青涩的记载。昏暗的灯光照着斑驳的树叶,在夜幕下显得与‚举头望明月‛之间的千丝万缕。没有欢声笑语,没有激情荡漾,我形单影只地在院里孤独徘徊。一抬头,已是满目泪痕。至今我都无法分析这复杂的成分。是失落,是眷恋,又不完全是。记忆更像是一个残疾的英雄,昭示着一种个人步履的蹒跚,在它脚下支撑是日积月累的辉煌的高台。一级一级的台阶,使你不得不动情。

怀念过去,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为之动容,为之抽泣。但时间的巨轮,理应在记忆的大路上辗碎凹凸,岁月也必然在这段历史上的留下痕迹。没有过去就无所谓明天。当多少年后的今天,当你我再一次蓦然回首,穿越记忆的隧道,去寻找种在校园和小院里永远长不大的纯真时,你也许会惊叹,原来我们曾经那样辉煌过。历史,也是未来的基石。

偶尔我会眺望远方,思念那一个个遗失的梦谣;夜阑人静时,我

会在疏星残月的星空下,回忆成长的点点滴滴。我已没有曾经的豪情和壮志,我只怕,人们把所有记忆统统刷新,扼杀在脑海深处。

走到今天,记忆渐渐模糊,我试图在脑海中搜寻着,划着划着,终于划出了我思念的名字。既然岁月已经冲刷掉本来的面目,不如把剩下的安祥交给时光吧。伪装的记忆不是真正的记忆,假饰的辉煌是最荒诞的自我欺骗。把自己交给未来,把历史交给岁月。

人们都目光深邃,他们知道自己身后的脚印,也乐意回望渐行渐远的背影。他们的脚下,是记忆搭起的万丈高楼,这座高楼为了更高的大厦,需要不断保养修缮,而有些人,已没有了精力去攀登更高的挑战。极限,是没有的眷恋。

我凝视记忆,那个消失的字眼,突然变得那么遥远,那么抽象,又那么震撼人心。迷迷糊糊中,阴阴凉凉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位侠名诗人的几句诗。

直到我们再次翻开这本日记

才会蓦地发现

我们曾经那样儿快乐地成长

然而时间从未停留

感谢那段有朋友陪伴走过的日子

让我们的记忆有一段别样的精彩

你的我的一本书

他是一个苦命的娃儿。

三岁那年,父亲在邻乡的矿上遭遇矿难。哪次丧礼,看着眼泪汪汪的母亲和乡亲们,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惧。他不说话,只是像风中的野草一样摇着头。

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个老是用宽大的手掌抚摸他小脸蛋的亲切而熟悉的现象会撒手西区。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看见母亲在田间劳作,总会孤独地站在小山丘上,眺望远方,好象看见婆娑树影中父亲正缓缓走回家中。

五岁的时候,他随母亲去赶集。途中车祸吞噬了面前的生命,他成了孤儿。埋葬娘的那天,他没有去,躲在自己破烂的小屋里,眼泪湿润了整个衣襟。

乡亲们见他可怜,大家争先恐后地帮助他。过年了,有枪着送衣物和糖来;清明了,有人争着带他去给父母上坟;上学了,大家一起凑学费帮助他。山村虽然生活贫困,但他也感到快乐、幸福,俨然成了众人的“宠儿”。

他八岁那年上小学,遇到一位调来村子里的年青、和蔼的女教师,女教师从他迷茫的眼神中看出了心事,当得知他的情况后,对他进行了无微不至的关怀,老师还告诉他,以后想父母了就到老师这里来拿一颗红豆,每次拿一颗种起来,等凑足120颗后,父母就会从地里张出来。这几句简短的话竟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脆弱,扑在老师怀里号啕大哭。

随着他一天天长大也渐渐明白了过去,父母不会从地里张出来,也明白了老师的用心良苦。18岁时他考上了大学,女老师把自己仅有的一点儿存款交给了他,他含着热泪坐上北上的火车,告别父老乡亲和女教师。

他22岁大学毕业,选择留在城里工作。他将工资除生活费外全部补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