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其实很简单
初一 议论文 2字 787人浏览 wenzhidad

------拾破烂的老人·智障女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于以散步的形式去上班,喜欢在清早有点微湿、带着土香味的空气中漫步在街头,对早晨那拂过脸庞的丝丝凉意有了一种特殊的依赖,它就像是兴奋剂,让我沉睡了整晚的神经系统恢复生机,也让我发现身边有很多人加入到了这个行列,匆匆过往的人们为了生活而大步前行。忽然有一天两个身影走入我的视线,而且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样的走路姿势,一尘不变的衣着总在那个时空里蹒跚,可变的只有我的感觉,一次次冲击着我的脑电波。

每天清晨我总会 徙步去上班,总会准点出发,拐过几个弯后总会发生这一幕。老人那黑黑的油渍布满破旧的衣衫,裂着口子,布满老茧手里总是提着一个破旧的编织袋,弓着腰,在那里缓慢前行,后面紧紧的跟随着是一个头发蓬乱,眼睛和嘴看起来有点特别的女人,手里紧紧的握着一个铁钩,左腿有点跛的样了,走起路来左右摇晃,但是两人的脚步却是那么的合协。他们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总会放慢脚步,让思绪停留在那一处,忽然有种想要知道他们是谁的念头,我开始留意他们身边的人,甚至经过他们旁边的陌生人都会引起我的好奇心,每一次的经过我都忍不住回头看,成了一种习惯。时间长了我知道老人是一个五保户,女人是一个智障者,以拾破烂为生。无意间的那么一点点感动,延续的情感总在不时的显现,他们艰难的脚步走遍了小镇的的每一寸土地,身影留在一每个垃圾点上,依靠那一点点想要活下去的信念在这个世间奔走。

冬天的寒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世间每个角落,为了躲避寒风的萧瑟,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帽子围脖,只留下两个眼睛注视前方,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想老人和那个智障女人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不会出来了吧,可是那一幕又重新上演,我的心有点说不出的难受,依然不变的穿着与走路的方式,老人用冻的通红的手为女人戴上了围巾,那是一个已经脏到看不清颜色,分不清是什么质地的围,但智障女人笑了,虽然她的表情让人看不清楚,但我感觉到那是甜的。那一刻我觉得时间停止了,它像一副充满暖色调的画深深的呈现在我面前,我静静的站在那里细细品味,两个特殊的背影总会给我太多太多我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情感。发现先前自己的想法是错的,总认为他们生活在无知的世界,不知人间冷暖,身体总是卑微的驼着力,尊严对于他们来说遥远而渺茫,更不知幸福对于他们是何种意义,只是觉得她们好可怜,那时的习惯只是出于同情。面对这一切觉得自己好渺小,平日工资里总感觉幸福离自己好远好远------幸福其实很简单,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只是里面的内容让思想者们经过太多的调剂,才不乏有酸甜苦辣。而对于他们活着,有时只是一口气,他们的每一天都为着生计和饭钵忙碌,在我们垃圾存生的地方沉重而又无望,活在无奈中的底层,但善良和乐观的心态是常人很难拥有的。在芸芸众生中谁又能面对凄苦的生存环境,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承受人生的残酷,又有谁能用淡淡的心静面对荣辱,在这点上而言,老人和智障女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存在于生活中思考的人因为思考招致的烦忧还少吗?

智障的人和清醒的人,到底哪一种人更幸福?!

幸福其实就在我们的一念这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