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在 春 天
五年级 散文 9041字 64人浏览 二源萌的海角

- 1 - 爱 在 春 天

琼 玥

引 子

在我还不知道故事应该怎样开头的时候,独孤燕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至今无法把她那一袭黑色连衣裙的类似未亡人的打扮与她那高挑的身材娇美的容颜联系在一起,更无法把青春的定义和她的茫然作一个统一而合理的想象。目眩的只是那个秋日的午后。我并未预感到故事就这样开始蔓延„„

我坐在教导处的办公桌前,整理着明天开会所需的材料。课表已经排好,虽然在周老师调走以后,差了一个初三的班主任,但我仍然把他的课作了细致的安排。因为我知道,今天下午必将有一个中文系的本科生前来接替初三两个班的语文课。

以我二十八岁的年龄,也许本不该接任这所中学的教导主任。虽然师范毕业的时候我只有十八岁,从小学到中学的教龄已有整整的十年。所以我缩在椅子里,关上令人眼睛发疼的电脑显示器,美美地喝了一大口茶。

就在这时,有人很有礼貌地敲了三下门,我机械地说了声请进,于是我就见到了独孤燕。 我惊叹于她的美,以至于我甚至怀疑自己结婚是不是结得太早,尽管我妻子也是当年那所中专学校里美貌与文采并重的顶尖人物。惊叹只是瞬间,我忽然想起今天校长在市教育局开会,这没有副校长的郊区中学,今天自然由我做主。她找我报到,当然顺理成章。

于是我们就有了以下的对话。

审视教育局的工资介绍和行政介绍,我说欢迎欢迎,我正为初三两个班的语文焦心呢。 初三?!她表示惊讶。

我说没什么没什么,以你科班出身,初三的语文课自是绰绰有余,没问题没问题。 独孤燕的茫然和无奈写在脸上。

我说我带你去看看宿舍罢。

下了楼我见到了丰田车,和旁边我的那辆QQ 一比,我有些妒忌了。

车旁站着她的父亲,听完女儿的介绍后他连忙递过一根名牌香烟,说杨主任杨主任,今后就麻烦你们多照顾了多照顾了。

我凑在他的火机上点燃烟,说会的会的你放心。

宿舍没什么好收拾的,周老师搬走后一切空空如也。电线插座灯光一应俱全,把行李一搁就没事。对于单身教师,学校一律安排一间十余平米的住宅。但我在临走时仍然说了学校住房紧张,就只好委曲了。末了特意地看了看表,说下午在镇上XX 餐馆吃饭,你们自己收

- 2 - 拾收拾,时间到了我叫你们。然后我又回到了我的教导处。

才四点,无聊之极。

打开电脑,妻子不在线,于是复又关上,抓起电话打回家。妻子不在,母亲接的电话,二岁多的女儿在我还没和母亲寒喧完之前就把话筒抢了去,说爸爸你哪会回来,我又只得连哄带骗地和她聊了大半天。又打了妻子的电话,她说店里忙,今天生意可真好,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做大匣蟹。

妻子不甘心投身山区教育,在市里摸爬滚打十年,居然开了一间颇具规模的服装店,于是乎我们的小日子才能过得红红火火。我又看了一眼楼下的奇瑞QQ ,这车也许该换了,我想。

在办公桌前又坐了半晌,我蓦然想起还没和XX 餐馆知会一声,于是又抓起电话一通胡拨。餐馆老板和我们挺熟,说杨主任你放心,五点半准时开饭。我说你整好点,今天是接风洗尘,这可是李校长下的任务,没准他今天还要赶回来。老板说晓得晓得。

五点过,校长李曼青把电话打到我腰上,说你在哪?我说我在办公室呢。他又说我回不了家了。我说要不要我去接你?他说独孤燕来了吗?我说来了,丰田佳美在楼下呢。他说那你就和她们吃饭吧,我明天早上回去,对了,明天的会后推两小时。我说好。

没有用桌上的电话,挂断李曼青的电话,我顺势用手机打了独孤燕的电话。这还是照着我桌前龙阳中学的信笺上两小时前写下的一串陌生而新鲜的号码拨的。我说你们收拾得怎么样了,差不多该吃饭了。独孤燕说好了。我说那我来叫你们。之后我把号码存在我手机的电话簿里了。

又电话召唤初三的年级组长,再拉上总务主任,一同慷慨赴宴。

QQ 停在两条街的交叉处,旁边的丰田佳美有些刺眼,我后悔没有开妻子的三菱来,那样效果可能会好一点。再说在郊区,本就那种越野车适用。我就在那一刻铁了心要把那该死的QQ 给处理了。

老板上完菜后讪笑着说杨主任你们慢慢吃,有什么再叫我。我说好。

我又喝了一大口茶水,有些烫。

举起手中的酒杯,我说来,这第一杯欢迎新同事的到来,干了。于是大家纷纷干杯。当然,独孤燕喝的是饮料。

饭局至中旬,我跑了趟厕所,顺便付了帐要了发票。

临末,喝高了的年级组长和总务主任和独孤燕的父亲握手告别,我目送摇摇晃晃的丰田佳美离去。

独孤燕坐在我的旁边,我开着同样摇晃的QQ 回了学校。尽管那只有三分钟的路程,我

- 3 - 感觉却像一整个世纪。

晚上睡在床上,我没有发现扔在桌上的手机,孤独地响了好多遍„„

六点钟,终于被电话吵醒,抓过来,却被妻子一屯臭骂。我不想辩解,我还没有从梦中醒过来呢。

昨天的通知摆在黑板上,今天十点开会。我欣赏了一遍我漂亮的行书字体,然后讨厌妻子六点钟就用电话将我惊醒。我本该关了机的,可我认为女儿会跟我说什么,可是,女儿没有,也许她像她的父亲一样熟睡。

妻子以为我出了事情,说,我马上就去见你。

九点五十分,我坐在会议室我该坐的座位上,四十多名教师全到了,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独孤燕。

李曼青没来,我望着厚厚一沓工作安排发呆,同时也看到了独孤燕一脸的期待。这会议室也许太小了,这样想的时候,我把我的茶杯灌满了水。

这时独孤燕却起来了,把所有会议室的杯子灌满了水。

我心里暗叫,中文本科生,何必如此!

九点五十八分,正当我准备宣布学期前会议开始的时候,楼下有喇叭声。我知道李曼青到了。于是我保持沉默。

有时候沉默真好,那让人觉得你是一堵猜不透的墙,我想。

竖着耳朵,李曼青踏石阶的声音,如同烙在我记忆中一样清晰。

推开会场的门,李曼青坐在中央,说了一通开学前的废话。临终没忘了对独孤燕表示了诚挚的欢迎。

我不记得我在会上说了些什么,只记得独孤燕的那一脸茫然„„

那么,明天开学,各班主任准备为学生注册。李曼青说。

还有什么吗?李曼青又说。目光望向我。

我说没了。

于是散会。

晚饭我吃了面条,然后在操场上抱着篮球疯跑了一气。我发现独孤燕的目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我身上,于是我觉得浑身一阵燥热。

我差点开着奇瑞QQ 奔了市区,但我没有。我知道自己不是孩子,而是,孩子的父亲。 妻子又打来电话,尽管我的电话已在我一个美妙的转身投篮之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但它仍然奇怪地响。我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刹,忽然觉得我心中还有许多温情存在。

- 4 - 三

初三的学生对新来的年轻女教师并不惧怕。学校在注册完后的无数双手的劳动下焕然一新,我看着宽阔的操场绿荫荫的草坪,干净的厕所想,今天8月31号,是一个美丽的秋日。

经过办公楼时李曼青吼了一声,杨凡,你来一下。我虽然讨厌他叫我的名字,但还是不紧不慢地进了校长办公室。

我坐在李曼青对面,看着三十多岁仍没有结婚但头上已经地方包围中央的李曼青,手中拿着他递给我的落款有教育局鲜红公章的打印通知。通知上说为了加强学校管理和储备后备干部,着名乡镇中小学教导主任到市里培训三月。我看了一眼日期,9月1号下午到市教育局报到,我一时竟没能看得懂。

李曼青说明天下午报到,你把工作安排安排,教导处就暂时交给王鸣吧。

王鸣?!我心里忽然一凉,初三的年级组长,喜欢靠数学逻辑来思考问题的王鸣?他居然就要接替我的位子!我想说不如交给独孤燕吧,但我没有说出口。

经过教导处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我的办公桌,王鸣坐在我的位置上,见到我连忙起身,说杨主任你来了。看着他的屁股离开我的椅子,我心中忽然生出厌恶。我说坐着罢王副主任,我这就把该交的东西交给你。王鸣没敢坐着,为我倒了一杯茶水,一副教导主任的模样。我还没走呢,他居然这样!

我把工作安排向王鸣交待了一通,王鸣说杨主任你放心走罢,我会处理好的。那模样好像我已经进了火葬场。我没什么要说的,只好夹起自己的皮包往外走,末了抓了个桌子上的茶筒。可不能让这小子享用了,那可是四百块钱一斤的铁观音。

李曼青同志邀了各年级组长和总务、财务主任为我饯行。我的QQ 又一次停在了街的转角处。落座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这一群人中竟然有独孤燕漂亮的影子。

经不住各位新旧同仁的轮番轰炸,杯子虽然小,但酒着实灌得不少。独孤燕看出我的醉态,默默地把我杯中的东西从白酒换成了啤酒最终又换成了饮料。我没有像妻子端走我的酒杯那样恼怒。尽管今天是壮士断臂,但我却明显地感觉到我需要被她照顾。

吃完饭我再也开不动摇晃的奇瑞QQ ,独孤燕竟把它给开回了学校,这次是我坐在她旁边。

晚上我躺在床上给妻子打电话。冲完冷水澡之后酒意似乎也冲淡了。我说我下岗了。妻子说你要真下岗了才好呢!杨主任你到市里来,我让你当杨副经理。我说我讨厌“副”字。她说那你当经理我当“常务”副经理。我说那我开三菱你开QQ 。她说好。我们就都笑了,笑得那样爽朗。

- 5 - 我倒背双手跨进了初三(2)班的教室。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

学生们见我立马鸦雀无声。

李帅,又是你!

班长李帅忸忸怩怩地站起来,嗫嚅地说杨老师我没有。我不容分辩地肯定了一次,就是你!我没去看李帅一脸的无辜,但初三(2)班从我离开他们的教室以后,再也听不到乱的声音。

我满意地点燃一根烟。独孤燕应该对我感激,我还从没有在哪一个教师上课时去维持过秩序。

独孤燕就是独孤燕,一只孤独的燕子。她没有感激我,只在下课时给了我一个微笑。 记得后来我问她那微笑的内涵,她说那是因为你是杨主任,我不对你微笑难道还对你哭泣吗?望着她一脸的狡诘,我唯有无言。

从初三(2)班的教室出来,我立马后悔曾经这样进去。于是我又抬腕看表,(这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十点钟。不能让李曼青再次为我饯行,我得走。于是我把车钥匙插进电门插孔,驾着QQ 悄悄逃亡。

到市里才三十多公里,我却在路上见到了另一只燕子:上官燕。那是我女儿的母亲,我的同学加妻子。

三菱和QQ 碰在一起,互相打开手机,把耳塞塞到耳朵里,她开她的,我开我的。反正这两堆废铁总得弄回市里。我们就这样一直聊到两辆车都停稳在楼底下为止。

上官燕忘了赚钱,我洗完澡后见到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我奇怪这女人居然知道我最爱吃什么,居然没忘了她许诺过的大匣蟹!拿起筷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我的家,而她是我的妻子。尽管女经理平时相当泼辣,但在我面前却温柔得像一只猫。

女儿熟睡后,上官燕倦伏在我怀中。而我却在想着另一只燕子——孤独的燕子

享受了三个月的学习。城区学校的管理办法可实在是好,早上七点半到十二点,下午二点半到五点半。全身上下所有的零件统统上阵,我还是累得不成人形。幸亏有上官燕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才能勉强保住脆弱得要命的六十公斤的体重。

这期间两次带着杨媛去动物园看那吓人的大狮子。她总是拉着我的手骗冰淇淋。

我建议把QQ 买了,上官燕拿目光看了看我,逼我的把车钥匙交给她,然后把笨重的三菱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无聊的时候去了两趟佳佳服饰,店里的员工操着熟练的普通话叫我杨经理。杨经理?这肯定是上官燕作的怪!因为店里的员工叫她上官副经理。

- 6 - 后来我说经理这称呼不适合我,我这职业是不容有第二职业的。上官燕一脸天真地说,你不是已经下岗了吗?再说,谁叫我是你的妻子呢?你这久好像很不开心,有什么跟我说嘛。

我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三个月转眼即逝,作为分别的礼物,我又一次带着杨媛去了一趟动物园。我奇怪她对动物园会有这么热衷,那些狮子老虎不是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吗?

我把三菱停好,在动物园门口给杨媛买矿泉水面包冰淇淋,却有一只手伸过来为我付帐。我一抬头,就见到了独孤燕。她的另一只手拉着一个小男孩,我奇怪。她说这是我姐的孩子,今天休息,带他来动物园玩。我哦了一声,叫杨媛叫阿姨,女儿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独孤燕,嗫嚅地喃喃了声阿姨,然后抱紧了我。

溜了一圈动物园,女儿始终不肯自己走路,捏着她的矿泉水赖在我身上,目光却凝在独孤燕身上,充满敌意。我也意识到这样下去难免尴尬,于是匆匆作别,说还要回去给媛媛做大匣蟹呢。没看过老虎的杨媛居然表示赞同,于是我把她抱上车,然后把车径直开了菜市场。

倒车镜中见到独孤燕拉着小男孩的手,奔了那辆丰田佳美。

三菱行驶在乡村公路上,我的心情复杂得像这冬日的土地,枯黄冰冻却给人无限暇想。我不知道回学校该做些什么。虽然我已经知道王鸣任了教导主任,而我已成了杨副校长。所以我把车速放得很慢,我在猜想李曼青今晚会不会请我吃饭。

车子开进大门的时候我见到独孤燕,不好打招呼,我只有使劲地按了按喇叭。

再上办公楼的时候我见到教导处旁边的屋子上有一块牌子,上边孤独地写着:副校长室。 我找李曼青要了钥匙,李曼青说晚上仍在老地方,今天他做东。我说免了罢,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学校。李曼青扶了扶眼镜看了我一眼,说,你刚上副校长,我不为你接风,那杨凡你小子以后还不得记恨我。我只得对着他老气横秋的脸笑了笑。副校长的办公室收拾得可真不错,我想市长上不去只好转到人大或者政协的时候大概和我现在一样。这李曼青也真是,让个书记给我不多好,何必党政一把抓。

回学校没多久就放了寒假,初三的升学考一塌糊涂。我没有迁怒于独孤燕,却把王鸣找来训了一通。我说得一板一拍,王鸣只有喏喏唯唯。看他耸拉着个大脑袋,我心里想,怎么样,你虽然扒了我的地盘,我一样可以把你骂个狗血淋头。

下午开车回市区,心情无比舒畅。我又想到上官燕的怀抱,她的怀抱是那样温暖而舒适,让我沉醉。

- 7 - 春天来临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学校,三菱车摆在停车坪上很美丽,我无所事是。副校长的办公室舒服极了,写通知成了王鸣的事,我只好喝我的四百块一斤的铁观音。然而没有事做可还真无聊,我闲得发慌。

独孤燕不再是一袭黑裙,我在球场上教她打篮球的时候她着一身运动装束,轻飘飘地像一片绵絮般的云。好几次我想抱住她,但我没那样冲动。

学生的篮球运动会结束以后,教师打了表演赛。我出现在中锋的位置上,在独孤燕的一片呼声中把另一支队伍打得落花流水,终场的时候接过独孤燕递过来的矿泉水一阵狂饮,李曼青看了看独孤燕又看了看我,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四十平米的住宅楼,冲了一个冷水澡,我哼着流行小调在厨房里炒菜。虽然上官燕不在我身边,但我向来不吃食堂,我很懂得照顾自己。

准备吃饭的时候独孤燕敲开了我的门。我有些吃惊,只好邀她一块吃饭。她说吃过了,闲着没事,来看看我。富于幻想又喜欢用文字纺织故事的我突然觉得独孤燕不可理喻。饭肯定没吃好,我看着独孤燕把我的球衣拿到卫生间里去,洗得很认真。

独孤燕临走的时候从我的书架上取了套小说去。她说你该不会这么小器罢,就算这是我为你洗衣服的酬劳。我没说什么,对着她远去的背影,发了好一阵子呆。

这女人胆儿可真大,我想。于是我再看电视的时候忘记了全部剧情。

第二天李曼青从他的办公室踱到了我的办公室,说杨凡昨天你和独孤燕聊了些什么,我看见她到你那儿去了。我说没聊什么,她问我借了本书。真的?李曼青扶了扶眼镜。我见他一脸疑惑,突然感觉到了人言的可畏。我说真的。李曼青语重心长地说杨凡你小心,别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看着李曼青踱回自己的办公室,我在心里暗骂:我小心什么我,独孤燕问我借了本书,好像我就应该下地狱似的。但我忽然想到她为我洗了衣服,于是我预感到这个春天一定会发生什么,我既害怕又好像还有几分期待。

独孤燕来我的住处越来越勤,借书还书。在她的一进一出之间,我的房间变得干净而整洁。我不是白痴,但我只能装作看不懂。

李曼青看我的目光变成了狼外婆,王鸣不怀好意地对我笑,传达室里的老头偷偷对我说:杨副校长,人们都在议论你呢!我没问他议论我些什么,我就是拿脚趾头也能想出学校里那几十张嘴会说些什么。但我还是冲老头笑了笑,这老头可真会说真话。

保护自己的本能使我自然地疏远了独孤燕。于是我经常赖在王鸣家吃饭,吃完饭后看电视打双抠,玩到很晚。一开始王鸣老婆很殷勤, 炒菜倒酒不亦乐乎,可后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只得买了台游戏机送给他儿子,王鸣老婆这才又忙了起来。

- 8 - 我知道这种饮鸩止渴终非长久之计,正在我思考对策的时候,独孤燕把我堵在了门口。我这一惊非同小可,王鸣刚才和我对干的那几杯酒全作冷汗出了。

独孤燕倚在我门上,说杨副校长你可真孬种,我还能把你吃了,你用得着躲老虎一样躲我!我说我没有,但我这话出口的时候显然底气不足。

我开门的时候独孤燕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所有精心筑起的防线在那一瞬间全部坍塌。下地狱就下地狱吧,那一刻我想。

独孤燕没有再回她的单身宿舍,我看着靠在我胸前睡去的她,奇怪这美丽而大胆的女人居然还这样完整,于是我又轻轻摸了摸她亮洁柔顺的长发。然后想,这回我该如何去面对上官燕。

吃完独孤燕煮的早点,我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泡上茶。这回学校该炸了锅了。我盘算着该怎样回答李曼青的诘问,但李曼青没有,下班后学校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也是,二十一世纪了,谁还会抓住作风问题喋喋不休,有那种必要么?

我看着独孤燕熟练地操持锅碗瓢盆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妻子说你已好几天没回家了,女儿说她想你。我说学校事情多,这不是没时间吗,放了假我会回去的。独孤燕听着我的电话,美丽的目光上闪过一丝哀怨。我吻了吻她的额头。你应该回家的,她说。你本不该爱上我的,我说。她说我愿意。

也许情人要比爱人好,双方只需要爱情来维系,不必承担责任和义务。我从来就没打算要找一个情人,而现在情人却找了我。我忽然很怨恨自己,上官对我多么好,楼下那辆三菱还是她买的呢。还有杨媛,小家伙虽然淘气,但我却喜欢她的天真无邪。而现在,我让上官和杨媛都蒙上了阴影。我忽然很想回家。

独孤燕在我身旁坐下,温柔地靠在我肩上,我嗅着她身上一切美好而熟悉的气息,不由自主地轻抚她的双肩。我不会影响你的家庭的,她说。我心中生出无限怜惜,天,为什么非让我遇上这么一个水一样的女人!

我白读了许多年的诗书,伦理道德变成沉重的十字架,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深深呼出一口气的时候想起独孤燕毕业于中文系,她的诗书读得应该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为什么就„„

不敢细想,有两个家的男人来不及思考问题,我醉在独孤燕的爱里了„„

上官来学校的时候独孤燕躲回了她的单身宿舍。她说杨凡你变得爱干净了,房间收拾得这样整齐。我看着床上独孤燕叠的被子,怎么也笑不出来。

于是我想去做饭,却被上官挡了出来。看她摆弄厨具远没有独孤燕熟练,我感到眼前的

- 9 - 这位妻子实在忙得已经不太会做饭了。

我看着上官发呆,上官只是年龄大了点,身材样貌怎么也不比独孤燕差。这么好的妻子我居然背叛了她,我很内疚。

吃完饭和上官一起散步的时候遇上了独孤燕,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独孤燕轻描淡写地说杨老师你好,你妻子可真漂亮。然后走远。

上官问我那是谁。我看着独孤燕渐渐远走的背影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上官。

上官于是好好地看了看我,我被她看得心里发慌,叹了口气说那是我们学校新来的一个语文老师。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上官却不知道,挽着我的手臂回了家。

趁上官洗澡的时候我仔细地检查了床,没有发现独孤燕的长头发。

晚上我搂着上官躺在床上,差点把她叫成了独孤燕。

春天的风从树梢尖上掠过,草地青青,我坐在草地上,草地越来越绿得可爱,我的心情却越来越显得沉重。

学校的新闻变成了旧闻,老师们见到我和独孤燕时不再窃窃私语。

李曼青把我找了去,说杨凡你能不能主动辞了副校长。我说校长你放心,期末的时候我会把辞呈交给你。

十一

独孤燕说你别辞职了,还是我辞罢。我说那你干什么。她说到她父亲的公司里打打杂,然后出任女掌门人。我说听起来很不错。

她说那我最后为你做一次饭吧。我说我舍不得你。她吻了吻我,说我也舍不得你,但再这样下去你我都会身败名裂。

吃完饭后独孤燕没有留下来,轻飘飘地走了。她说她会永远记得我。

第二天李曼青问我初一两个班的语文课怎么办?我说我去带吧。

没有等到春天过完,学校又来了新的语文老师。我向李曼青递了辞呈,辞去的不是副校长,而是公职。教育局来人做我的思想工作,我去意已决,他们也没办法。

再开着三菱车行驶在乡村公路上的时候我想,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走这段路了。

上官在家里等我。我说我永远回来了。她说你回来就好。我说你为什么同意我辞职。她说你在外面就像一只孤独的燕子,我不放心。我猛然一惊。她说那次遇到独孤燕时她就已经嗅出了九分。

我否认已经徒劳,我说那你不恨我。她说恨,很想扒了你的皮,但仔细想了想,女儿需要父亲。

- 10 - 再打独孤燕的电话的时候号码成了空号,我似乎看到乡下农家的屋梁上,春燕正在衔泥做巢,准备尽心哺育下一代。

我生命中只有上官燕,我不再是一只孤独的燕子,但我却不知道那一只孤独的燕子,是否还在单飞„„

杨凡扬帆,扬起生命的风帆。我在家里纺织我的爱情故事,没有出任杨经理。中文系的本科生,写文章应该不会太难,虽然我的中文系是后来弄的,不同于独孤燕的科班出身。

《爱在春天》的几句补白

琼玥

尝试写作十余年,《爱在春天》是第二篇小说。还记得第一篇小说写于六年前,而去年方才改完,如今又勉勉强强凑了这九千余字的《爱在春天》,可见笔拙之至了。

把杨凡安在学校,这也许是缘于我的职业关系。年轻有为的副校长因为婚外情而中止仕途,也许人们要说我把老师写得太坏,也许为此会遭到同行的指责。然而,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老师也是人,所谓食色性也,既然老师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有婚外情?记得几年前,本市还有一位年轻的中学副校长因为婚外情而自杀。

独孤燕大胆而热情,敢爱敢恨,也许这也能代表现在的女青年形象。杨凡不得不考虑家庭,较之独孤燕,倒显得畏缩了。这样的两个人的爱情,自是注定要以悲剧收场的。

好聚好散,一切随缘,这也可能正是这一时代的爱情观吧。

我不想再为《爱在春天》说过多的废话,小说好不好,自有读到它的人评说,只是自己笔拙,难免有贻笑方家之嫌。

二00五年四月于学校

作者简介

琼玥,原名:陈昭。汉族,男,一九七九年五月出生。二00五年加入云南省个旧市作家协会。现为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十六岁写诗至今,历时二十年,存诗一千余首,另有三百多万字文学作品,题材广泛。作品散见于:《个旧时迅》、《个旧文学》、《红河文学》、《红河文化》、《红河文艺》、《诗红河》、《红地角》、《听风》、《参花》、《中国作家协会会刊》等多家纸质文学载体。二00九出版个人诗集《那夜霞初绽》,现在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和平小学信息组从事计算机教学工作。二00九年曾以《爱人啊,别走!》参加全国文艺家作品邀请展,与王蒙等老一辈文艺家同展,获文学类二等奖。同年,任全国九家文学论坛网络管理员。

通联方式: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和平小学信息组,邮编,661000,姓名,陈昭,电话,18987669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