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多少,吹不散眉间半城烟沙
初二 散文 902字 108人浏览 yxg6030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闻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纳兰容若《浣溪沙》夜半,帘栊窗外,万籁静寂,错落雅致的庭院里还有一层凉薄的残雪,浓稠的夜色已将日间升腾起的一切浮华淹没,清冷的月光如一泓醴泉泻下一抹光华,氤氲着噬骨的寒气。此时,一段曲折深婉的笛声悠悠脉脉随风潜入这广袤的夜。必定是你,那个冷俊刚毅、白衣胜雪,有着烟花般寂寞的男子。唇边一曲离殇,伴落花迷离。长笛声寒,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空濛的思绪散落一地,往事纷至沓来。谁念,萧萧黄叶,西风苍凉,血色残阳晕染了一团惆怅。山水一程,风雪一更,为伊人望断秋水夜梦难成。执笔书画,挥墨淋漓,无奈却是一片伤心画不成。赌书泼茶,结遍兰襟,独自闲行只道当时是寻常„„一幕幕已经逝去的美好如今都成了不可再现的悲哀,才知晓你因了何事而君泪纵横。“一生一代一双人,争叫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初次与你邂逅是在这一段哀感顽艳的长短句中,然后便兀自沉醉了,醉在这一阕阙平仄的清韵里。是啊!容若词一种凄婉处令人不忍卒读。“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述说多少惆怅;“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诉尽多少深情;“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唱段多少肝肠!多少个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的时刻,我曾一遍遍念及你的名字,它好听的像你笔笺之下怒放的一朵朵凄美的小花,让人心生无限怜爱。你是如此多情,为卢氏“泣尽风前夜雨铃”。你是如此善感,“漂泊天涯。寒月悲茄,万里西风瀚海沙”。你的清词抑或小令是如此多愁,却愁的十分哀怨美丽!你是一个风光旖旎的翩翩公子,出身显贵,金阶玉堂,平步宦海,繁华著锦,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然,为何你的神情里总有种常人难以触及的落寞和忧郁?或许吧,如你轻叹的那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追求的是心灵的自由不羁,你渴望的是与心爱佳人的情深意浓。你蔑视权贵,不屑名利,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者,身处高门广厦却常有鱼鸟之思。这便是你,一个真性情的你!若在当今,该是你最为难能可贵之处吧。如今,纵使三百多年过去了,世人争唱饮水词,可你的心事又有几人知晓?多少西风,终吹不散你眉间那半城烟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