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年华·随波逐流
初二 散文 469字 32人浏览 死亡的天使之一

那花一般的青春,珍惜的情感波动,过度的时间放纵,那许是年少的无知的挥霍、 禁锢在牢笼里的小心脏,刻刻不息的跳动,涌动着那火热的心泉。自是这般执着,假似没这般的味道,又怎换来这满腔的热情? 人生在世,本就有多许无奈,即使是在那欢笑殆尽的童谣,那也罢有成长的烦恼,愁思。但假若进行那般对比,才会懂得以前的日子是有多过的灿烂,美好。人,也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把 或许,对于每个人来讲。史上最幸福的是有着自己默默守护的人或是被别人密不透风的保护着把。我喜欢看着自己的朋友们展露她们真心的笑颜,以一世真心换取她们的友谊,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痴呆呢? 你可曾想过在窗口眺望那大自然的生命的韵动呢?那风轻抚过花叶的面颊,翻飞了此等落寞,幻化成美奂的姿态,悄然落地,风逝而过的雨滴漠然洒落,手指柔柔挽过,唯恐打破这静态如画的氛围。 年少太过轻狂,到回过头来却发现一切都是多此一举,这世间早已是不由自己的主宰着糜烂。我想回过那天真的孩童时代,这世界的黑暗是我所想逃避的。 有

些话,想说的太多,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说是淡漠如初,往事都已成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