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
六年级 议论文 2662字 138人浏览 jliudong

短句:

雪岭无人迹,冰河足雁声。 烟蓑春钓静,雪屋夜棋深。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雪霁山疑近,天高思若浮。

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玉阶一夜留明月,金殿三春满落花。 三千世界银成色,十二楼台玉作层。 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

雪花鹰背上,冰片马蹄中。 雪岭无人迹,冰河足雁声。 烟蓑春钓静,雪屋夜棋深。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雪霁山疑近,天高思若浮。

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玉阶一夜留明月,金殿三春满落花。 三千世界银成色,十二楼台玉作层。 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

诗句: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柳宗元《江雪》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王安石 《梅花》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白居易的《问刘十九》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李白《行路难三首之一》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李白《塞下曲六首(其一)》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李白《将进酒》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万里桥。

——杜甫《野望》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霄。

——杜甫《阁夜》

其余七匹亦殊绝,迥若寒空杂霞雪。 ——杜甫《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

试拂铁衣如雪色,聊持宝剑动星文。

——王维《老将行》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柳宗元《江雪》

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沉沉飞雪白。 ——李颀《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

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李颀《古从军行》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白居易《长恨歌》

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

——祖咏《望蓟门》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卢纶《塞下曲四首之三》

路出寒云外,人归暮雪时。

——卢纶《送李端》

回乐烽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李益《夜上受降城闻笛》

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

——柳中庸《征人怨》

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

——谢道蕴《咏雪联句》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飞坠。

——李白《清平乐》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李白《北风行》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李白《行路难》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瀚海澜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风头如刀面如割,马毛带雪汗气蒸。 ——岑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杜甫《绝句》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碾冰辙。

——白居易《卖炭翁》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高适《别董大》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韩愈《春雪》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

——高骈《对雪》

天街飞辔踏琼英,四顾全疑在玉京。

——裴夷直《和周侍洛城雪》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王安石《梅花》

开门枝鸟散,一絮堕纷纷。

——司马光《雪霁登普贤阁》

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

——苏轼《和田国博喜雪》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

——吕本中《踏莎行》

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

——杨万里《观雪》

黄昏门外六花飞,困倚胡床醉不知。

——楼钥《谢林景思和韵》

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栈未肯消。

——徐渭《梨花》

雪花似掌难遮眼,风力如刀不断愁。

——钱谦益《雪夜次刘敬仲韵》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毛泽东《卜算子·咏梅》

不知园里树,若个是真梅。

——东方虬《春雪》

天人宁许巧,剪水作花飞。

——陆畅《惊雪》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祖咏《终南望余雪》

雪,是雨所凝而成,是雨的精魂。然而,暖国的雨虽然自由活泼,却“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鲁迅先生写雪,别开

生面,起笔有意发问,并且由此通贯全篇: 一是把“雨”和“雪”作对比,藉以引出下文的“江南的雪”;二是将具有冰冷、坚硬、灿烂雪花的“朔方的雪”联系起来,为结尾用“雨”收束全文布下伏线。

作者对江南的雪满怀深情,用浓墨重彩绘出一幅萌动着青春活力的江南雪景图,意境新美,内涵丰富。作者赞美江南的雪“滋润美艳之至”,从质与形上突现其特色。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和“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来比喻它,令人击节赞赏。“处子”是最富生命活力的,用“处子的皮肤”喻雪,白皙光泽,柔嫩细腻不必说,还包含健美的因素;而“青春的消息”则给人以明确的哲理启示: 冬雪之后,春天就不远了。那“雪野”不已是那样的生气勃勃、春意盎然了吗?

作者把这幅江南雪景图描绘得有声有色,声色和谐;有动有静,动静相衬。但还不够,还须用工笔重彩画上美好纯真的童年生活的一幕,孩子们多么的天真烂漫,何等的聪颖伶俐! 这才是江南雪野上绽开的真正的春花啊!

接着,作者笔峰一转,又推出一幅更引人注目的“朔方雪景图”。北国风光,雄伟壮丽,那冰冷的坚硬的“朔方的雪”与“江南的雪”截然不同,它的特质和形状是“如粉,如沙”,“决不粘连”,持久地不融化。因此,它能以巨大的旋风为动力而“蓬勃地奋飞”,能在阳光中“灿灿地生光”。面对着漫天飞腾的朔雪造就的“无边的旷野”、“凛冽的天宇”,作者着力从三度空间进行立体描绘,以突出飞腾的朔雪那种撼天动地、锐不可挡的气势。作者置身于这朔雪飞腾的宏伟壮观中,禁不住感情汹涌,思绪驰骋。他凝视着“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雪花,联想到它就是“雨的精魂”。

然而,由于“雨的精魂”毕竟是处在寒冷的朔方,它冷落地“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那是孤独的雪”;它没有了暖国的雨的自由活泼,“是死掉的雨”,透出了孤寂凄凉之感。至此,“朔方的雪”亦有“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的问题了。

读罢全文,掩卷细思,暖国的雨、江南的雪和朔方的雪,区别不过是各有各的“幸”与“不幸”而已,正如人生的“幸”与“不幸”的钟摆永远在两极摇晃一样。苏联作家巴甫柯夫说:“幸福是不可捉摸的。你从来不知道,它是不是存在。要考查你是不是幸福,只有去看看你周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