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春改写成记叙文
初二 散文 757字 1039人浏览 llslhjj

武陵春改写成记叙文

宋高宗五年,即公元1135年,金兵南下,到处烧杀抢掠,铁蹄所踏之处,尽为焦土……我美丽的家乡山东章丘,原本的阡陌桑田,歌舞升平,也变得满目疮痍,一片凄凉。我家中收藏的史书古籍,也被付之一炬。

我与丈夫赵明诚带着记忆的伤痛和背井离乡的哀愁,随着逃亡的人流,踏上了南去的小船,在浙江金华县一个院落里安顿下来,暂且逃避了战乱的纷扰,生活总算开始趋于正常,我和丈夫在闲暇之余,勉强能看看书,写写字,作作诗。 然而造化弄人,刚稳定下来,我的丈夫就因伤心过度、水土不服一病不起,不长时间,他便在他乡异土驾鹤仙逝,……国破家亡,夫君西去,人生之痛,莫过如此!我只身一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每每听到故土丢失的消息,每每想起我逝去的挚爱丈夫,都以泪洗面,内心愁苦万分。

现在正是春末夏初时节,冷风不再肆意乱刮,春雨也开始停歇。我居住的庭院中,百花开始调零,徒留花梗;嫩叶开始泛绿,悄上枝头。庭院外面的桃花和杏花落满一地,被雨水浸泡,遭路人践踏,都变成了花泥。

夕阳西下,飘洒在山川河畔之间,晚霞映上天空,房屋、树木、小桥、流水都披上了一层金色纱装,显得格外忧伤。独自一人或站或坐在窗前,我却愁情满腔,无暇欣赏美景,

更无心梳妆打扮,凌乱的发丝随意垂摆在面前肩旁,穿透了我的心肠,阻拦了我的畅想。

偌大的房间只剩我一人,夕阳将我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想着这场国破人亡的变故,物是人非的现状,没等着说话,我就泪如泉涌……哀叹生活的无奈和辛酸。

一日,看着我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脸庞,邻居大嫂说:不要待着家里发愁了,现在双溪河两畔春色依然很好,暖风习习,杨柳依依,绿水潺潺,出去走走吧!我也想划着小船,荡漾在双溪湖面,赏美丽春景,暂且排遣心中愁情。但是,我又深深地的感到,双溪湖面的舴艋小舟未必载得动我心中的愁苦。

国破山河在,人去情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