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变了
初一 记叙文 4247字 155人浏览 应决

故乡变了

湖北恩施 清江外校 张月红

我非党员,但我搭“永跟党走,不忘初心”活动的顺风车,最近回了趟生我、养我、育我的小山村————鹤峰县容美镇长岭村五组(我的家址“下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

故乡的路变了

十六岁不到高中毕业在本村任民办教师,二十三岁那年我考去了来凤师范,从此我告别了养我育我的故乡。其间寒暑假也是常回家看看。到2009年,我因工作的变动来到州城,同时也带走了还健在的老父亲。一眨眼七年过去了。这次我是自己开着小车问着路回故乡的。问路是因为我开车的技术不咋的,随时准备好把车寄存。一边走一边问:“前边的路宽吗?我的技术不算好能去吗?

想2007年我妈死的那年,在村干部乡干部的努力下刚通了一条机耕路。八峰山下茶叶弯一座大山从河边矗立天边,公路就向是在山腰上画的“Z”型线,又像小孩没事手耍丝带时卡下照片上的丝带,两边的荆棘野草使这条泥巴色的丝带时隐时现。公路的宽度简直就是一副刚从猪肚里取出的猪大肠,宽的地方两个大卡车也能错车,仄的地方刚好农用车通过。左右转过十八弯后,就到茶叶弯至水田坝这段路。这段路那叫“险”。万丈绝壁,全是最坚硬的青石。修路工人从山腰下一点用炸药炸,用钻子钻,用钢钎大锤橇出的那么一条路,大约有三四里长,最宽的地方农用车的四个轮子可以小摇小晃的走过;左边是绝壁,右边是几十丈的悬崖,崖底是大河,由于修公路,路边除了惊松的石头,无一草一木,一眼望到大河。仄的地方农用车刚好侧身而过,技术很好的师傅稍不留神左边反光镜会擦掉,右边轮子会悬空。好在师傅久经考验,技术和胆量达到极致,已经习以为常。首次经过这里不害怕得惊叫的人,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她睡着了。我就是那次回家了现在心有余悸。

刚进水田坝时,大约又有两里的黄泥路,路面较宽。天晴时轮子走的地方多深的槽,黄泥被车轮往中间挤,当中间泥岭增高到一定的高度时,又被农用车的底部削平,即使它增高得再快,永远也是高不过农用车底部的;下雨就惨了,空车不谈,重量满载的车也是打滑得无法起步。这时师傅就把早已准备好的稻草、细石子或者柴灰之类的东西洒上一层才能通过。

过了水田坝进入王独弯,这里的地型全是细沙石,石子都只有玉米子大或者稻谷颗粒大,路面较宽,这就是最好的路,车子走到上面很平稳,感觉这就是城里人的宽阔的水泥路。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能长时间下雨,时间一长山上就下滑沙石,轻则师傅用随时备好的镐锄掏上一时半会就能过了;重则一滑几十方,需要十几个人工。这时村干部只好会尽口舌的组织村民义务工,常常因为农忙季节花的时间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这时进出的人,基本上只能保持原地不动,城里人别回来,村里人莫进城。因为无路可走。原来本村进城都是走河里。划小木船进城,那也是非常危险的。我的幺叔就是送一亲戚进城途中被水淹死的。虽然公路很险,比起走水上又方便得多了,安全得多了。况且因为修公路水路已经破坏得走不了。

今天出现在我眼前的全是一条四米宽的水泥路,一至连接到村政府。即使我的差技术也是有惊无险 。第二天,第三天我还看到初级公路几乎通到洒落在山坡上的每家每户了 。

后来表妹告诉我,村级公路在两年前国家就拨钱修好了,现在进城三四十分钟。方便得很,每天都有“面的车,” 进城,面的车国家还有补助呢!

故乡的田野变了

大约一小时 ,我顺利的到达了村政府。我的家就在村政府的对面山脚下,我打开车门迫不及待的就看我老家的房子及房子的周围。我家的屋后面原来住的有张三叔,马二叔,左后山上有八大砍一家姓张的人家。现在一眼望去,除了青山,还是青山。远远的能看清我们瓦房的一个黑团。我大约十分钟就跑回了家,我的家和幺叔家当年这两只大房子。常年没人在家里住,破旧不堪,屋檐沟里草都半人深,屋前屋后的青草连成一片绿,屋前的一根三人牵手围的水红树右边枯黄了。后面的几家人听说也只有两个老家伙,或者一个老人在家,孩子们都出去打工去了。过去的农田现在都是退耕还林,漫山遍野的绿;当年成片的茶,现在也正是长得茂盛时期,没人采摘,也是一片绿;小路边,小沟边猪能吃的“克马草”、“水马树”、“酸嚼树”、野鸭脚、地葫芦叶„„一片一片的,嫩嫩的、绿绿的,半人高。想起当年我打猪草的时候,真是“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满山的绿,满眼的绿,山静气清优。看了一眼安息在离家不远的母亲,我就又回到村政府去了。

大舅家变了

晚上我吃住在大舅家。我大舅大舅母近似弱智,大集体时就是贫困户。那时小猪和人住到一起,大猪用绳子定在踏坝里,鸡子常在灶上拉屎 ,因为屋没有很好的门。在我记忆里,大舅他们住在半山腰,从山脚沟里挑水吃,一个大早晨(两个小时)只能挑四担水,五六人吃饭(外公、外婆,还有两个女儿),还有喂的两三头猪,一天要吃多少水,还有洗脸、洗澡、洗菜呢?衣服都是背下沟里洗。我的大舅只会挑水、砍柴,我记得小时到他们吃饭,柴是从山上砍回来就进灶膛的,刚砍回的柴,一烧就冒热气,一般是半天不着火,一端着火还烧得流水,一餐饭不知要多长时间,我妈说“吃他们家的饭要命长”。大舅挑了一辈子的水,弄了一辈子的柴。他88岁就终止了挑水,砍柴,也终止了生命。

大舅有两个女儿。女儿比父母聪明能干得多,大女在家招郎,小女嫁到河北去了。条件太差,改变太难,大女婿继续挑水吃。挑伤心了,就说搬家,搬到水边上去,请人挑屋场,挑了两百多工,一个屋场还是没挑好,最后选择了放弃。

因为多年没去他们家,所以我就多买了点礼物,到村政府我就打电话叫我表妹(大舅的在家招郎的那女),背背篓接我。她们还是在老屋场上。走上踏坝坎,让我眼前一亮。屋前方方正正的大水泥坝,干干净净;房子虽是木板子木柱头,做工精细,装得周周正正;走进屋里,沙发彩电、洗衣机、打米机、粉粹机、剁猪草机等,家庭需要的 ,她都有。屋山头水缸的几根水管子,表妹告诉我,一根是他们自己牵的,另一根是村里牵的。表妹说:“现在国家政策对我们老百姓好。你看,我厨房安的水笼头 ,洗衣机旁边也是接的水龙头,方便极了。表妹又说:“现在国家给一分钱,村干部就得为老百姓做一分钱的事,上面不敢贪了”。我从表妹的脸上能读出她们对村干部的信任。

她们用的是节柴炉子。柴早就据好晾干,不到一小时,饭就熟了。腊肉炒小片,吃的时候表妹还一边解释:“好瘦肉都卖了,你来了没好瘦肉吃。其实对我而言眼前的黄金亮色的五花肉炸干了油就是最好吃的。南瓜叶合渣、炒土豆片、清蒸干鱼,大河的鲜鱼炖汤,(我另一个表弟听说我回来了,特下河撒的网)味道鲜美极了,大蒜、山胡椒加盐腌制,皮蛋和烧辣椒加盐腌制,炒包菜,油炸的蜂儿,一满桌子家乡菜 ,原汁原味,还有我申请的大锅、柴火、煮米调的“蓑衣”(就是米和玉米粉扮在一起)饭,锅巴的那个香啊无言而喻 。这是我五十三年来在大舅家吃的最好吃的一餐饭,撑得我半天坐立不安。

晚上表妹陪我睡 ,谈到了她的心思。大儿子三十岁了 ,在外打工,还不急讲媳妇。;老二看到老大没找,他也不急。我们年纪渐大,家中无多少存款,不找也急,找也急。村主任通知我们可以搬家,搬到公路边去,国家出钱帮我们修屋,每人25个平方,修了新屋老屋一定要拆。我半辈子的努力才搞到这样方便,水的问题解决好了,就是交通差一点,国家政策是好 ,要我们集中到一起方便,但我们这农村喂个猪啊、鸡啊、猫的哪有这样单家独户的方便,再说现在田都是每家各户的 ,都集中到一起,菜都没地方种,城里人可以买,我们这乡里怎么搞啊?呆到农村的要种田,还是免不了肩挑背驮,离我屋边上的田还远些嗒,我也作不了决定了。你说我是搬还是不搬?我根据他们家现在的那个方便,权衡利弊,我也主张不搬要好一点,假如有一天国家把公路送到组了,你就可以修到家了,那就完美了。你可以给两个儿子报名修到一起,我们基本上达成了共识。 村干部的理念变了

第二天我接到村书记邀请,作为在外面的非党人士参加了这次活动。我们村出来的人不是很多 ,还有些人又不是党员。这次回去的有原鹤峰县的妇联主任张红梅,原机械公司现在退休的李红春副主任,有现任下评农业银行主任的彭海,另外还有特邀代表我。麻雀虽小,肝胆俱全,村主任把我们请到村委会的办公室,村主任张云热情的接待我们,有芙蓉王的香烟一包,我和张红梅两女同志有花生、葵花、奶糖,还有一杯清香淡绿的茶,茶叶是村主任自家茶叶加工厂制作的。我和张红梅主任对这个村办公室都有特殊的感情,我们都是在这里担任过民师,从这里走出去的。村主任还是我的学生。现在这里早就没学生了,所以就修改后做了村办公室。张云主任表示非常欢迎老党员们回家看看,了解民情,指导他的工作。还拿出党章谦虚地说:我这晚辈班门弄虎,我们按照镇政府的要求,先重温党章,再我就向你们前辈回报我的工作及今后我们村工作设想,最后就请你们提出指导性的建议。村主任年纪不大,今天参会的人员不多,仪式还是很正式的。我非党员,但我对党的纲领一向是很赞赏的,每一党员都按照党章做人,我们的国家不会有腐败,党群关系、干群干系会是多么的亲密和谐。现在中央推行这活动,不深思的人会说这也只是一种形式,如果真用心去体验这次活动,我想它一定会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了解一些真实民情,改变一些党员理念。造福一些老百信。真能如此,且是“形式”二字能说呢?

我们又听了张云主任工作汇报和设想。他说:前些时间我们主要解决了村里的吃水问题,村级公路是老主任带领大家为后人造的福。今后的设想有三点1、我们村唯一的产业优势就是茶叶,办好两个茶叶加工厂,不让老百姓的钱寄存在田野里;2、等“江平河的电站”修好了,堵水了,我们就带领一部分人发展养鱼业,一部分人发展旅游业的运输工作,号召在外打工的人回来,我们可以买一些游艇, 游船之内的运输工具。3、近期计划准备把我们村和坪溪乡政府的公路接通,近早的完成组组通水泥路。听到这里,我感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敢想,村干部的理念就是不一样哈!每句话都没有离开带领大家。每个设想考虑的都是为老百信办事,不论他是否有能力实现这些目标,至少他这样想,听到这里,我为表妹的决定又增添了一份希望。

听完了他的设想,张红梅主任,彭海主任,李红春主任,都对眼前的这位年轻村主任露出赞赏的笑容。大家都表示,希望年轻人努力工作,做出成绩,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尽力帮忙 ,从此以后我们还会多组织这样的活动,还可以扩大邀请的人员面,比如我们村的张仁,他在外面很有活动能力,也很有思想,我们村的这样的能人晚辈就多了;如:李医生的儿子,马贤成的儿子,这些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