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花酿谱赞歌
初二 散文 764字 48人浏览 安眠药的冬天

一首《忆江南》不知给多少人留下了江南盎然生机的景致:“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简简单单的字构起了大自然的生机,大自然的美丽。

有人把春喻为是一年最新的时节。是呀,被大火焚烧过后的小草又一次偷偷的从大地中钻出来,一起沐浴阳光的雨露;“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此话不假,在北方的春天时节,风都是豪迈的,北方的风不像南方的风一般柔和。当树枝的花朵压弯枝头时,遇到北方如此粗狂的风,那簇簇花朵被风无情吹散,卷起一股,直上蓝天;而南方的风不与北方一般粗狂,豪迈,它的柔情只会将几瓣花瓣吹开,飘飘洒洒的落下。南方的花可经不住粗狂风的蹂躏。

北方的春天是说变就变的,也许一夜间,处处花朵依依绽放;也许一夜间,朵朵花瓣纷纷凋零。可南方的春天是明媚如此,花朵都在阳光的附和下尽情生长;当遇到雨水的浇淋时,花朵总是经不住雨水的击打,纷纷落下,碾入泥土中,散发芳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看,这时北方的春天都已经变了“脸”,阴沉下自己,掀起一阵狂风,将花与树一同吹着,吹着,吹着……可是眼树绿了,花红了,为春天的景致更加增添了色彩。放眼阔开,南方的微雪薄薄,经不住春天阳光的照耀,己化为雪水,一起融入南方的江水之中。这时的南方,四季常绿,总能拥有昔日的光彩。北方不是,北方的春天是短暂的,是一瞬间就会消失的。可春天的歌总会为它歌唱,春天的花总会为它绽放。

不管南方或北方,不管春天的风是柔情还是粗狂,它们都蕴含着新生,孕育着生机。春的美,不能用简单的笔,淋漓描绘,可它的美总是最朴实,最潇洒的。

南方的春依旧柔情,依旧灿烂,可它经不住狂风的卷击,只是在柔和的环境中依存;而北方的春是坚强的,任凭狂风的吹击,它荏苒能承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春的气息,熏陶着我们的情操和思想,它更熏陶着我们四季时节最美丽而最为豪迈的景象。

正所谓“滴滴花酿谱赞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