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沉一场叛逆的青春
初二 议论文 2673字 140人浏览 xuanxuan070808

消沉一场叛逆的青春

消沉一场叛逆的青春

(一)

时隔四年,他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偶然的相遇,酿成了一杯岁月的沉浮。

清风吹拂在树皮上时,整个森林都开始梦呓。这么久了,他仍是那样的性格,不改原味,未失其髓。

“咿?你也玩这个啊,我也玩!”我坐在夹缝里默默看着他因为找到兴趣一致的人而开心的脸。其实,和他做朋友很容易,未相识前有过一句话的对白,认识之后无论多久,他都会把你当作他的朋友,无论你对他如何。

星是这个时候插入到他的生活节奏的,星曾今看到他身边的朋友欺负他时,他默不作声。任何程度的欺侮都是笑脸以对,这种笑脸在我眼里却是落下一片的心酸。星知道他的故事,知道他在读小学时就被自己的朋友锁在图书馆的天台,孤独啜泣直到天亮才被找到自己的父母抱开。

“哦,那时他们或许是忘记了吧”他笑笑,却不敢直视询问者的眼睛。因为他怕下一秒,自己又会回忆起那天晚上模糊的星空。而这些,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我却是不经意间触动起同样的感觉。

可是,一切也并非顺利。一天晚上,他最好的朋友将他卖给了一场玩笑,他漠然踌躇着离开。选择用背影承担内心深处的反噬。

他不是没有过恼怒,不是没有过愤懑。只是他一直都做着家人和老师眼里的乖乖孩。“打架还手会受到惩罚,不还手则少一点惩罚”戏谑的话语一直萦绕在乖乖孩的耳边。因为这个,别人扇了他几巴掌他都没有还手,只能任由眼泪肆流。

林俊杰说:“世间的一切都存在虚无的“度”,跨过了度,所有的规则与桎梏都将摧枯拉朽的折断。”

星那天心情郁闷,见到他后以为自己寻到了出气筒。不断的苦笑着,嘲讽着他的一切。用不堪入耳的词句来满足自己不平衡的心灵。

我看见,他内心的弦轰然的崩裂。就像山流爆发的气势,他抛开了内心乖乖孩的约束。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与星扭打一片。星的个子与力气都低于他一大段。然后,结果是他抱起星摔上了铁床沿,殷红的血从星的嘴角溢出,撕裂的嘴唇、狰狞扭曲的面孔让他觉得很兴奋。“让你骂!”无限的疯狂以宿管员强行的拉扯而落下帷幕。

当老师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批评他时,当众人为他的勇气而唏嘘时。他选择了离开,而我则是默然的注视。

(二)

他置换了性格,犹如和魔鬼做了一场交易。不再是当初为了一些无谓的虚名而拘泥的乖乖孩。那一架,让他在鲜血里明白若自己不强大、不反抗,那只能接受受人欺侮的结果。

如果说刚开始的他对学习还抱有希望,那么自那以后,他便彻底地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

他和一群曾经他划分为坏学生的人走在了一起。每天游手好闲、上课迟到、无故旷课、逃学通宵。或者有人请他,他便去帮那人去揍他想揍的人,下手从来没有留情。

“这样的生活才叫生活!”另一个人这样对他说,他隔着一层一层的烟雾轻笑,眼睛里却泄露出一抹孤独寂寞的情愫。他在兄弟相持下可以横冲直撞、无所畏惧三年。直到那次,学校的偷窃风波„„

当老师排除了一切可能偷窃的因素后,在课余时间喊住了他。

“我记得,那里面有一台是你借同学的MP4,对吧。”不紧不慢的腔调悠然而出。 “对啊,老师您一定要找到,否则我没办法和我的兄弟交代啊!”他用一种混混口吻来表示出自己的急切。

“哼哼!”一声冷喝,冷了他的半截心。他迷茫, 但继而的话语却让他愤怒。“交出来把,我可以既往不咎,那些东西是你偷的吧?”

就像一个晴天霹雳,轰的一声陷在他头顶。

“你说什么?”咬着牙但仍然保持平静的问道。尽管他放荡不羁,但是他心中始终设置着禁区。即使被打死,他也不会踏入禁区之中。偷窃,则是禁区之一。

“只有你,才会偷,对吧?”老师仍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熬夜留下的鱼泡眼也在此刻闪闪发光。至于他因为愤怒涨的通红的脸,在老师看来是心虚的表现。

“放屁,老子偷你妹!”他轰的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你们他妈的谁在外面看戏的都给老子滚开!”歇斯里底的喊声。我突然感受到因为成绩差,不求上进而被不信任的绝望。

“你想干什么!”稳重的声音陡然变得紧张,老师急忙按下了他妈妈的号码“你儿子已经控制不住了,快来!!”几乎命令的口气。

“你他妈的,老子再没人管,再成绩差,也不会卑劣的偷东西!”他呼的一下就扣住了老师想扇他的手。“想扇我?!你以为你是谁?你也配?”

他伸手想去揪老师的领带。“住手!”恰到此时,爸爸妈妈突然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两人面前。

“把手放下。”爸爸的声音回响在他耳边。他一愣,颤抖着放下了青筋暴露的手,眼泪却是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哟,幸好你们来了,要不然„„”一看见他的父母,老师就立刻推开了他,换上了从容淡定,精而不诈的表情。随之数落的便是他的点点劣迹。

“所以,综上所述,我断定就是你儿子从这里偷走了电子产品。”话至最后,老师还颇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在我看来,那个眼神浸渍的都是耀武扬威。

“啪”的一声,回荡在狭小的办公室里。他捂着脸上的红手印,一脸不甘的看着蹙眉不语的父亲。“老师,我代我儿子向您道歉。”我看见,父亲眼里压抑不住的愤怒。

“但是,你不能因为您的判断而草草的判定我的儿子是小偷!在没有任何证据下,你不能侮辱一个学生的人格!”爸爸的话语陡然变得激动“我也是人民教师!„„”

“啊,您也是老师?那您夫人?”老师像是听见天方夜谭一般的梦呓。“我是局里的一个小小书记。”话音刚落,“咯噔”一下老师的脸白成了一张纸。我长叹一口气,想起他在父母职位上填下的“下岗”二字,此时竟引出一场戏剧性的表演 。

“如果您决策失误,我们可能会起诉您的行为!”撂完这句话,父亲便带着委屈的他走出了办公室。那一刻,我看见的不是他打人的凶狠,而是孩子的面颜。

老师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无力的手从桌上落下。窗外,一阵风吹过,一片黄叶悄然的落下。

(三)

也就是那时,他突然就决定了回来,回到自己原本应该有的轨道。

“也许只有读书才是充实,未能充实自我便不能承担自己的未来。作为子女,绝对不能让父母蒙受和自己一样的委屈。那时的叛逆不过是青春一场冒险的游戏,每个人都要走,每个人终究会回来。”当别人问他归来的原因时,我这样简单的回答。

没错,他是他。是我叛逆青春里的一个投影,而我则是走过青春的一个回头客。 十八岁,距离那次以后。我又回到了自己设立的起点,没有了当年的傲娇、没有了趾高气扬,剩下的只是踏踏实实、简简单单的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被强行扣上我没有的罪过时会愤怒异常,冷静后又是平淡安静。只是每个现今与过去都有一个叛逆的故事,这个故事每个人都会成为主角。在读不懂故事的时候,故事的开头已经敞开幽深的大门。跌倒了、受伤了、哭泣了才能读懂它的涵义,这段存在贯穿所有的青春,亦是代表了所有青少年的成长。

这个故事在青春或许永远都没有结局,就像天边的云彩一直在天空中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