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写人作文
初一 记叙文 3663字 1512人浏览 快乐菲飞翔v1

1 写人作文讲评

【边读边评】

仔细读一读下面两篇文章,然后说说作者分别记叙了哪几件事情,运用了哪些描写方法,写出了怎样的性格特点?

假小子

深圳市红岭中学初三 钟佳栩

说起假小子,毫无疑问就是她了。粗粗的辫子,葡萄似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上还挂着一副公主型的圆圆的粉色眼镜;矮矮的个子,身材却不错,一副小巧玲珑的样子。没错,她就是我们班名副其实的假小子——王自秋原。

一听这个名字,就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开学的第一天,大家互相都还不认识,当老师念到她的名字时,这四个字就深深刻在了我的心上,觉得她一定是一个特别的女生。第一次看到她的样子,我就想到,最后“假小子”这个称号准会属于这个十足的小女生。军训的时候,我没有跟她接触太多,可是后来在一起学习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个“假小子”不假。

刚开学的时候,有一节语文课上,老师让大家到前面做自我介绍,同学们都很害羞,没几个敢上前的。只见,王自秋原自信地走上前去,我蛮期待的,很想听听她是怎样介绍自己的。当她很自豪地说自己是个假小子时,我对她便越来越好奇了,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像男孩子。

课间的时候,你总会看到我们班上有个小女生对着某个男生大吼大叫的;当男生欺负我们女生时,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为那个女生打抱不平;体育课上,你会见到她十分卖力地跟男生们打羽毛球,瞧她那股卖力劲儿,好像非赢不可。不用说,那个人肯定是王自秋原。

记得有一次,她跟一个男生吵架,吵得实在是太激烈了,整个教室都快被震塌了,旁边的人全都闪开了,后来她被气哭了。从此以后,她便跟男生们结下了深仇大恨,只要有男生惹她,她就绝饶不了他们。上次一个男生不知怎么的,惹到了她,她两眼只冒火花,一蹦三丈高,指着那人的额头,叽里呱啦地嚷了一通,我们在旁边都替她捏了把汗,虽然她有理,但仍担心她会不会累。最后那个男生一脸无奈,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的同桌也经常遭到她的“袭击”,总会看到他们两个你踢我一脚,我打你一拳,她同桌也很好强,所以他们总是纠缠不清,也不知道最后谁胜谁负。而我们只能在旁边偷笑,默默地为她加油!

她就是这样一个争强好胜的假小子,但她还有一个称号,那就是“小谗猫”。她特别贪吃,不管哪里有吃的,她都会冲上去。郊游的时候,大家带了一大堆好吃的,她也不例外。可还没等别人把包装完全拆开,她就一个箭步来到那人身边,说:“给我一点儿,好吗?”我刚拆了一包薯片,她突然从我身边冒出来,吓了我一跳,心想:“她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2 她用她那圆溜溜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我,弄得我很不自在,然后她伸出可爱的小手,轻轻地说:“班长,给我一点儿可以吗?”看着她那可爱样儿,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拿了一片给她。她接过以后,调皮地说:“多给几片嘛!”我满脸无奈,又觉得很纳闷:“怎么她都不害羞?”后来想想,她就是这样的,天性率真开朗,无拘无束。其实她也不是白要的,她拿出一大包小蛋糕,到处去问别人要不要,她那些要好的朋友都没跟她客气。可我没要她的,让她留点儿自己吃吧。

这就是我们可爱的假小子,你觉得她假还是不假呢?

(选自《作文通讯》2008年第3期。)

新任老班

湖南岳阳县第三中学 陈敏

真是让人跌破眼镜!想不到这位新来的看起来文弱,不怎么精明的班主任竟有“如此高见”,选了我这个貌不惊人,名不见经传,来自僻远地方的小女生担任班长,统领这个60来人的泱泱大班。

于是,我在众人的怀疑、班主任信任的眼光中“披挂上阵”了。

可惜呀,英雄无用武之地。且不说老班没帮我这刚上任的新官点把火,还给了我“当头一棒”,“打”得我晕头转向。

新班委成立的首次班会上,老班没按常规给班委们分工,却标新立异地给我们出了一道选择题:

做( )的班干部

A. 称职 B.合格 C.优秀

我毫不犹豫地填了个大大的“C ”,哼,这还用说吗?“人往高处走! ”谁不想争优哇! 岂料,这个莫名其妙的老班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郑重地用红粉笔在“( )”里填了个端正的“A ”。“称职”就可以了吗?无数的问号在我的脑海里沸腾起来。我疑惑地望着两手撑在讲桌上的老班。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们,平静中略见深沉的眼神,闪烁着一个长者的睿智,好像和窗外那些苍翠的樟树融为一体了。

没有预想中的诗意和激情。新学年近乎平淡地开始了。告别了刚开学时的“寸步不离 ”,老班似乎离我们远去了。不,不能这么说,我是说除了上语文课和早晚自习外,平日里老班便像凭空“蒸发”了一般,很难看到他的人影。可有时他又忽地一下子“冒”了出来。

记得那天该我值日,我和班里一个性格偏激、态度强硬的男同学闹僵了。他如发了性的牛犊般喘着粗气,气势汹汹地向我冲来。我当时真的很慌乱,双脚控制不住地打着战,

3 但又不得不努力装出镇静的样子。“* *,你想怎样?”老班冷静而威严地推开后门走进教室。我吁了口气,素来温文的老师此刻的眼神却那么犀利,悄无声息地化解了这个同学的戾气。他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

第二天上课,老班并没有对昨天的事说什么,可明显的那个总坐不住的男生安分了不少,甚至在课堂上开始举手答问了。

我既吃惊又钦佩,老班到底给他打了什么镇静剂呀?我不禁重新打量起正在忘我讲课的老班。

他微白的双鬓,中等个儿,老套地穿着件天蓝色的衬衣、瓦蓝色的西裤,习惯性地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像指挥棒般上下挥动,带领我们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细细地端详,此刻的老班还颇有一股意气风发的韵味呢!

不管怎样,我这个班长终究当不下去了。我把一封辞职书交给了老班。

大约隔了两天,老班在班里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原班委会冻结,从即日起实行值周班长轮流制。” “一石激起千层浪”,班里迅速“震荡”起来。先由学生自荐,老师批准,每周由两名同学担任正副班长,负责班级记事和日常管理,写出一周情况通报,特殊情况要向老班及时反映。

同学们有的冷笑、有的漠然、有的怀疑、有的暗喜,我是如同喝了百味粥,啥滋味都有。这老班可真新潮,咋学起邓小平的改革来了?难道咱班还能成为第二块“深圳特区”?我抱着“看戏”的态度。

没想到想“演戏”的还真不少,竟有那么多同学跃跃欲试。换了新老班,果然有新气象,人人都想做“人上人”。

唉!我真是低估了这新制度的威力,虽然都是新手,却比我这个老班长干得还出色。尤其是自习课,几十人的教室简直如“无人之地”,真达到了老班希望的“高度安静”的境界。值周班长轮流制到底有什么魔力呢?我左思右想,终有所悟。

是啊,自“班轮”以来,每晚值周生都将本日的情况如实地向老班汇报,然后下一周在班里通报。

值周生们其实也没比我多干什么,只是不像我将事情揽着自己处理,而是及时向老班报告,及时解决。我恍然大悟,难怪老班要出那道选择题!

老班哪老班,您虽然姓“古”,管起来可绝对“新”哪!

窗外的樟树,身着绿色戎装,挺拔逼人地透过洒满阳光的窗户,庄严地守护着我们。绿色,真可爱!

(选自《21世纪中学生作文》2008年第1-2期。)

4 【边读边评】

仔细品读下面这篇文章,然后说说作者抓住了哪些细节来刻画父亲这一勤劳的农民形象,从而让我们明白劳动光荣的道理的?

父亲的老茧

段亚波

我始终无法绕过父亲,绕过父亲手上的那些老茧。

在我有限的记忆里,父亲那厚实的大手始终是和那些茧子连在一起的。粗糙并且坚硬,是我对父亲的大手的唯一印象,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不愿意靠近父亲,更不愿意让他那粗糙的双手在我脸上摸来摸去。父亲有时候会伤心,但更多的时候,他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是谅解。

作为农民的儿子,下地劳作是我无法选择的命运。那时我还很小,被父亲硬“押”着来到菜地里种萝卜。那是我第一次下地劳动,玩的时间明显多于劳动时间。

我坐在菜地旁,看父亲用锄头把黑色的泥土翻转、敲碎、碾细并且整平,然后又在平展得如一张辽远阔大的眠床的土地上刨出一个个小小的坑,点上萝卜籽,用泥土掩住,然后再把土踩实。

我呆呆地望着,看父亲时而用臂膀抹掉脸上的汗水,时而往手上吐两口唾沫,搓两下,再继续。父亲单薄的身体在阳光下显得那么高大、那么伟岸„„

“爸爸,您很辛苦吧?”回家的路上,我不禁问道。

父亲停下前进的脚步,蹲下来对我说:“不,孩子,我不累。在劳动中我感到很快乐、很自豪。”

说着,父亲扬起他那长着老茧的手。“看,这一个个小疙瘩是劳动时形成的。你要记住:一个农民的一生是从茧子开始的。”父亲显得很自豪,说完不忘在我脸上捏一把。那一刻,我并未感觉到父亲双手的粗糙,相反,一股暖流在我心里荡漾开来„„

后来,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我发现几乎所有的大人手上都长满了或大或小的茧子。我终于明白:茧子,对一个农民来说,意味着辛勤劳动,意味着收获,意味着自豪。

多年来,每当我听到那些好逸恶劳的人坠入犯罪深渊的消息时,我都会想到父亲,想起父亲的双手,想起父亲手上的老茧。那些老茧编织了我年少的梦,给了我坚持的勇气;更重要的是,它们让我明白:一个人,只有经过辛勤的劳动,形成了属于自己生命的茧子,他才有资格感到自豪,感到光荣。

我终究无法绕过父亲的老茧。感激父亲,感激父亲的老茧。

(选自《21世纪中学生作文》200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