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美,美就美在GDP
初一 记叙文 1009字 41人浏览 巴顿表

当在深圳听说太湖蓝藻大面积爆发时,我很愕然。说实话,连我这个从小喝太湖水长大的无锡人,都没有见过蓝藻到底是什么。尽管当地政府一再强调蓝藻爆发已是太湖的例牌,只是今年的规模大点而已。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太湖是根本不可能与蓝藻挂上钩的。湖水清澈透亮、水波荡漾,正如吴侬细语吟唱的《太湖美》那样——“水上有白帆,水下有红菱,水边芦苇青,水底鱼虾肥„„”。

太湖古称震泽,又名五湖,我国第三大淡水湖,旧称“三万六千顷,周围八百里”,但由于受到泥沙淤积和人为围湖造田等影响,现湖面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湖面形态如向西突出的新月,南岸为典型的圆弧形岸线,东北岸曲折多湾,湖岬、湖荡相间分布,有大小51个岛屿,峰72座。而东西苕溪、荆溪、黄浦江和江南运河等五大水系、以及大小140余条河道,为太湖这一“山外青山湖外湖,黛峰簇簇洞泉布”的美丽画卷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乳汁。 相对于西湖的娇艳和妩媚,太湖更显得大气,有海一样的宽广,但又洗去了大海的单调、乏味。无论你身处哪个位置,极目远眺,只见水天一色、烟波浩淼;而在穷尽处,棋盘般散落的翠绿小岛、悠然飘行的点点白帆总能不失时机地闯入你的眼帘。

太湖流域横跨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位于北面的无锡拥有30%的水域面积,而无锡太湖的景色是最美的。有郭沫若的诗为证:“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

无锡鼋头渚是横卧太湖西北岸的充山半岛,因巨石突入湖中,形状酷似神鼋昂首而得名,有“太湖第一名胜”之称。站在崖岸上,纵目远眺,微风拂面,湖面缥缈,鸥鸟翔集;柔曼的水草肆意舒展,欢快的鱼儿穿梭嬉戏;山光、水色、渔帆、白云、涛声、吴语,书生才子们喃喃自语的烟雨江南,就在此时、此地、此景、此情。“如此烟波如此夜,居然着我一扁舟”的抱憾之情也随之跃然心头。

当然,太湖水的清纯不仅可以感知,也是可以实实在在触及的,采莼菜就是一次亲密接触的绝好机会。莼菜又称水葵,属多年生宿根性草本植物,原系野生,明末清初开始在太湖流域人工培植。其叶子椭圆形,浮生在水面,色翠绿,开暗红色小花,是江南名菜。按照传统,采莼菜一般由女性承担。只见湖面点点白帆,风姿绰约的江南水乡女子撑起一根根长长竹篙,划来一叶叶小巧扁舟,纤细的手指在莼菜之间上下飞舞、凌波微拂,微风过处,飘来阵阵笑语。所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而如今,这些景色已是梦呓,因为当地官员不关心这些,他们关心的只是GDP, 他们的官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