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弦上不失的风景
初一 记叙文 3180字 202人浏览 chendi921124

心弦上不失的风景

环卫工,一个平凡甚至一些人眼里低下的职业,他们却默默地坚守着。在用双手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同时给城市换来洁净,小城在他们的劳动中苏醒,迎接每一个美丽、干净的一天!他们每天的辛勤劳动就是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 每天清晨,窗外传来一阵“沙沙沙„„”的声响,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走到窗前向外望去,路灯特别明亮,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一个半弯着腰的身影在清扫街道,才凌晨3点,环卫工人陈伯伯就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年过半百的陈伯伯是众多清洁工中的一名。这份不起眼的、每月只有350元的工作他已干了6年。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陈春容每天凌晨3点准时起床,稍作梳洗即开始清扫工作,一直要扫到天明。到了上午7点左右,她将清扫的垃圾装入口袋、竹筐送上垃圾车然后回家吃早饭。吃完饭又要拿上工具到自己负责的片区搞保洁工作。 为了保持街面上整天的清洁卫生,陈伯伯除了吃饭

时间,其余时间都要一整天的推着一个小型垃圾车,手拿扫把、撮箕,一边扫一边撮,一边倒入小型垃圾车上,反复着同样的动作,一直到下午6点半把集中起来的垃圾再次送上垃圾车。送走垃圾车他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回到家里经常是感到腰酸背痛,一坐下就两三个小时站不起来. 他常说, “少丢一张纸屑,少扔一块果皮,少吐一口痰,不仅是对我们工作的理解与支持,更多的还是尊重。”像张伯伯这样的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很多很多. 他们看起来是那么渺小,却是那么高尚。他们是绿色家园、美好家园的守护者。 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那不起眼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在这里,我还要向全天下的清洁工致敬:“你们是城市的美容师,是创建美好家园的使者,也是我心中的英雄,你们辛苦了!”你们才是城市里最美的风景。

心弦上的那道风景

尘封的大门常常在不经意间打开,时光逆流回到那次军训——铿锵的步伐,有力的命令,是萦绕在我心弦上挥之不去的一道风

景。

初一那年的秋天,学校组织我们进行入学军训。教官姓杨,是个90后,我们与他之间的隔阂瞬间散去。怕什么,教官是90后呢!大家兴奋地嚷嚷着。这个教官便是在接下来7天军训生活中接触最多的人了。

第一次步伐训练,教官对我们很不满意,不断苛刻地纠正大家疲软的步伐动作。一遍,两遍,三遍„„教官再不是耐心地指点,高亢的命令,严厉的斥责,替代了那温和的脸庞。犹记那晚,大家很累,全身酸痛极了,而教官的脾气从此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痕。

第三日下午,全班女生再次站在教官愤怒的面前。吼声响彻训练场:“你们还会不会活动了?不能活动就给我在这站军姿,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当时可是烈日炎炎,骄阳随着刺眼的光烘烤着我们和教官,谁都没有动。我开始流汗,泪也不争气地流下来,与汗混在一起,皆化作风干了的怨责。眼怔怔看着前方不到半米就能跨入的阴凉地,我生气了,丝毫不理解眼前教官的所作

所为。

这种感受一直固执地盘踞在心弦上,直到最后一天,七天军训生活终于结束了,大家骂够了教官,准备打道回府。快慰地拍照片留念时,倏忽听见有人突兀地喊:“喂,你们看到教官了吗?”

心被猛地一击,是啊,7天军训生活中接触最多的教官呢?我不记得为何会在茫茫人海中那样焦急地寻觅他的身影„„寻觅中,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强迫我们站了一中午军姿的他,反复整顿步伐以致我们浑身不舒服的他,偶尔鼓励一下让我们兴奋好长时间的他„„我不禁百感交集,如今要离去了,留驻在脑海中的一幕幕却无法回到眼前的现实。几番辗转,终于寻觅到了那熟悉的身影。泪水再次不争气地流下来,让我们痛痛快快的哭一次吧。曾经的厌烦呢?曾经的怨责呢?那烙印随这离别的场景泯灭了。我顿悟,我要走了,我要离开教官了,以后没有机会见面了。

夕阳涨红的脸庞旁,随性地醉抹上了一

层淡淡的云霞。教官摸着我们的头,有些语无伦次:“别哭了,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呢,回到学校听老师家长的话,好好学习,知道么?”执手相望泪眼,竟无语。车后窗中的他,越来越远的道别。那身影没有说话,他的默默无言,他那瞬间的木讷,为这离别的画面平添了几多伤感与留恋,更点缀了这道无法忘怀的风景。

那些日子里,我们累过,气过,悲过,恨过,哭过,也放纵过、笑过。如今,那七天生活定格在夕阳下的万千思绪,定格在落日下教官被泪水模糊的背影。曾经的相遇,曾经的怨责,曾经的懂得,曾经的拥有,曾经的一切一切„„都一一留存在记忆里。

这道,镌刻在心弦上永不褪色的风景。

难忘那道风景线

结束了国庆长假,我搭乘火车返校。 安放好行李,我坐在座位上等待着火车启程。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年轻时尚的姐姐,此刻也正忙着整理行李。这时,窗外有人叫她。

“应该是她母亲吧。”我心想着向窗外看去。短发,中等个子,一件印花衬衫,一条深褐色长裤,很朴素的一位中年妇女。这位母亲在窗外对女儿进行各种嘱咐,似乎想起了很多未说完的话。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而这位姐姐却只顾着整理行李,对那番嘱咐也只是应付性的点了点头,不耐烦的向窗外瞟了几眼。过了会,姐姐终于对母亲的喋喋不休忍不下去了,她厌烦的向窗外喊道:“好了,不要你管,走啦”见女儿发脾气,母亲猛的住了口,竟像个犯错的小孩显得手足无措,恋恋不舍地走了。

可过了一会儿,这位母亲又急急忙忙的折回来,满脸笑容的告诉女儿,袋子里有鸡蛋。女儿问是哪个袋子,母亲忙向女儿描述,但随即就被打断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走!”说完,向窗外挥挥手,转身忙活自己的东西了。可这回母亲站在窗外,并未离去,只是静静的看着女儿的背影,双眉紧蹙。成为人潮拥挤的火车站的一道独特风景线。我望着这位母亲,她的眼睛里盛满了爱怜与担忧。此刻,她是想起了女儿幼时的乖巧,

还是为女儿此行感到担忧?我不得而知。

时至今日,那位母亲在人潮涌动中孤单的身影仍会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儿行千里母担忧,那是一道最美的风景线,也是一道最让我难忘的风景线

一道风景线

父亲出去了,带着悲伤与失落。我看着他微驼的背和渐渐远去的身影,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或许我根本不该如此大声的同他争论,他只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考个好成绩,只不过是用错了方法,只不过是把他的希望寄托给了神灵。“你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要靠那些所谓的神,有本事叫他们来帮我考啊!”我,至于如此愤怒吗?

透过窗户,父亲颤颤地在那一方方芳草凄迷的“土丘”上点燃自己的信仰,火光映照出他日渐憔悴的脸庞,父亲老了,站在那里,像一小截地基倾斜的土墙„„

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何曾想起,小时候常靠在父亲肩头诉说

天空繁星多多,骄傲的指望12星座,倾情讲诉着各个传说,那时候父亲的眼神是赞许的温柔。

何曾想起,读书后父亲一路载着我,大雨倾盆也不曾迟到半秒片刻,泥泞的道路坎坎坷坷,泥水溅满父亲的衣袖,汗水洒满每一个山坡。

何曾想起,长大后次次的夜归,次次的徘徊在路口,却看到父亲等候在门口,疲惫的双眼诉说着辛劳与落寞。而我。

父亲的眼神透过空气中氤氲的杂质与浮尘,远远地冲我微笑,是发现我在偷看他了吗?在那一刹那里,我才发现,原来,原来世间的所有的父亲都是这样容易受骗和容易满足的啊!在那一刹那里,我不禁流下泪来。

当金色的阳光撒在岁月的沟壑中时,赫然呈现的那种绮丽,我知道,它叫父爱。父亲是一种岁月。岁月如歌,父爱无限„„

17岁了,我想,是该把父亲画进我的圆里了,因为我想让父爱,成为我的圆中一道永远不变的风景线!

心弦上永远跳动的音符

“咳„„咳„„咳咳„„,”我刚一进门,便听到奶奶有力而急促的咳嗽,看到奶奶憋的发红的脸,耸动不已的身子,往事便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这是一个格外寒冷的冬天,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却让人一直疼到心里,菜园子白花花的一片,就像一层层白花花的“棉被”,四季常青的树叶绿的有气无力,房屋横卧在小镇的角落里,格外寂静。这几天爸妈都不在家,下自习前要为我做好早饭的任务便交给了奶奶,奶奶70多岁了,我怕她忘记,还特意叮嘱了好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