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地的距离 写作类
初一 散文 2114字 548人浏览 心碎拉12

★★典范的议论文的共同特点:

1、题目即是论点,让阅卷者迅速判断有没有跑题; 2、开头简洁,提出中心论点,易于迅速把握; 3、主体部分分为几个层次(几个小论点),思路清晰; 4、例子简洁,没有大段的叙述,例子与议论结合紧密; 5、论据运用有技巧,正反结合,事例与名言结合; 6、结尾简洁,总括全文,照应主题。

学会低头 曾有人问苏格拉底:“天与地的距离有多高?”他回答:“三尺。”“三尺?可我们许多人都在五尺以上啊。”他们感到疑惑。苏克拉底一语道破:“所以人要学会低头啊。”(语言简洁,开门见山,提出观点)

学会低头是一种谦逊的为人品格。一个人取得一点成绩,是该大肆宣扬还是寻找自己的不足?正如地里的麦穗,挺着笔直的腰杆,抬头看天的都是少产的;相反,在夕阳下害羞地低下头,随风摇摆的才是粒粒饱满的。而今就有一些人刚刚取得一点成绩,就会目空一切,整天看着自己头上的光环,却忘了继续看好脚下的路。

学会低头是一种踏实的人生态度。社会就像一个金字塔,塔尖很小。但人们总是仰望它,幻想平步青云,挤身到上层。于是有些人不择手段,或许得尝所愿。不料好景不长,一个筋斗翻身落地。俗话说,“爬得越高跌得越惨”。还不如脚踏实地做人,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学会低头更是人类的一种智慧。卡耐基说,每当我看到天上的星星,看着那些一百万年前射来的光,我就会觉得人类的渺小。鲁迅说:“尼采说他是太阳,光热无穷,所以他疯了。”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那是自然的恩惠,所以我们的先人早就学会了向天地低头,甚至顶礼膜拜。中国古人追求顺其自然,讲究天人合一,所以让华夏子孙繁衍不息。老子主张人处“下位”,真是古人的智慧。这种智慧却被一些急功近利者践踏,于是我们遭到大自然的惩罚。

(三段并列,三个方面谈为什么要学会低头。例子简短,有自己的议论。)

这种智慧被日本先人学去了,他们遇人鞠躬,低头学习外国的先进文化,他们进步了,却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日本军官主义至今不肯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低头认错,那是得不到亚洲人民原谅的。清朝政府以“天朝上国”自居,闭关锁国,不知和世界有多大的差距?鸦片战争,我们一败涂地。改革开放,我们重新低头学习世界一切先进的技术,中华民族迎来腾飞,发展的速度令世界瞠目。(结合世界形势,正反两反面论证。)

天与地的距离,抑或就是那一低头的高度?(尾段简洁,照应首段)

【简评】本文是一篇较为典型的考场议论文,作者借苏格拉底之口提出中心论点,紧扣题意;由三个分论点构成论证的主体,论据丰富,表述简括,论证充分;最后一段点题,给人留下思考的余地。

我们需要创新的精神

美国的金门大桥以建筑奇伟、气势恢弘而著称于世。在金门大桥附近有一座刻意模仿它而建造的大桥——弯曲大桥,除外观外,其宽度、实用价值等均胜于金门大桥,但知名度远逊于金门大桥。原因何在?那就是,金门大桥经过设计师长期思考酝酿才设计建成,具有独特风格,是创新的桥;而弯曲大桥只不过是金门大桥的翻版,是模仿的桥。(由具体的事例引入话题,使用了对比手法)

由此可见,模仿是停留在浅层次的思维活动,创新才是更高层次的思维活动,所以它更高级、更被人们重视。正是创新推动着人类社会前进。(第二段言简意赅,提出论点)

创新需要勇气。创新需要打破原有的禁锢,需要冒风险。而模仿徘徊于别人的老路,无风险更无需勇气。开一代山水画风的张大千,少时临摹前清著名画家石涛的作品,能以假乱真,但他并不满足于这些,毅然放弃模仿别人的作品,以无穷的勇气开创了自己的山水画法,震动了画坛。如果他没有勇气停止制造石涛“赝品”,没有勇气自己探索,那世上就多了一位平庸的画家,少了一位彪炳画史的巨匠。

创新更需要高度的智慧。巴尔扎克说过:第一个把少女比做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则是庸才,第三个便是蠢材。的确,创新的作品总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因为它经过了人脑思维活动,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是智慧的结晶。而模仿只是浅层次的再创造,如果把创新比做撰写一篇文章的话,模仿也只是将其化为铅字,再印出几篇来而已。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要一味地排斥模仿。模仿也是一种实践活动,人们可以从模仿中获得创新的灵感,找到创新的途径。但不能囿于模仿。齐白石曾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个“学”字反映出从模仿到创新的过程。“似”便是满足于模仿而不前行了。如果弯曲大桥设计者“学”而不“似”,想必世上又能多了一种奇观吧。

(以上三段用三个层次来论证创新,把创新与模仿结合起来写,增加了难度。我们写的话,就不要写模仿的部分了。)

当前改革开放,新事物不断涌现,我们需要模仿,但更需要创新,我们应放下包袱,开动机器,以百倍的勇气和创新的精神,修建一座真正有中国特色的通往美好未来的大桥!(结尾简洁,照应第二段的中心论点;二者联系在一起,更强调创新。)

【简评】把模仿与创新联系起来,写作难度增加了,但作者成竹在胸,游刃有余。文章没有简单化地扬此抑彼,而是既指出两者思维层次的不同,又肯定创新的价值与重要,同时,也指出“人们可以从中获得创新的灵感,找到创新的途径”。“我们需要模仿,但更需要创新”这个结论客观公允。开篇例证的新颖,后文举例及引用时的分析精当,都为议论增姿添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