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心口难开
初一 记叙文 1455字 116人浏览 说说727

爱在心口难开

山东省宁阳第四中学高二18班 缪可心 指导教师:李敏

客厅门口,静静的躺着一双破旧的老布鞋,看到它,就想起了我的父亲。从我记事起,它就在那里。无数个春夏秋冬,日夜交替,我在长大,父亲在变老,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破旧的老布鞋。父亲的一生都在和布鞋“打交道”。

父亲小时候没有穿过新布鞋,他在家里排行最小,家里又穷,他也就只能穿哥哥姐姐穿小了的鞋。偶然间听他提起过这样一件事。在他十二岁那年的一天,放学回家,看到炕上有一双崭新崭新的布鞋,他多么渴望自己能穿上新布鞋啊!穿上一试,不大不小正好合脚。穿上在地上走路真舒服啊!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就在这时,大姑进来了,说:“你四姐已经成大姑娘了,就要说婆家了,怎么能在穿那双破鞋呢,这双鞋先给你四姐穿,过几天大姐在给你做。”父亲恋恋不舍的脱下那双鞋,大姑拿走了。父亲看看自己的这双鞋露着两个大母脚趾头,走起路来呱嗒呱嗒的。内心百感交集,趴在床头上哭了好久。后来,父亲就一直等着属于自己的那双布鞋,但是它一直也没有出现。

父亲是个农民,除过有重大场合穿皮鞋外,其他时间他基本都在穿布鞋,这些年布鞋不知道换了多少双,但我记忆中的布鞋好像一直都是那副破旧的样子。前两天,母亲还给父亲买了一双新鞋,但父亲一直都没穿,却穿上了去年的旧布鞋。母亲唠叨了她好久才穿上。过去想穿新鞋没有,现在有了却不穿。大概是不习惯吧。

说到这里,介绍一下我的父亲吧。他啊,是个小胖子,长得不高,幽默滑稽,是我小时候的“老大哥”和好朋友。小时候,我喜欢听爸爸讲故事,在吃饭的时候,睡觉前,父亲讲的故事总是比书本上的有趣。那时候,父亲的故事好像永远讲不完,我问父亲“爸爸,爸爸你的故事有多少啊?”父亲总会得意地说比一麻袋还多。我那时候以为一麻袋是特别多的。刚上一年级那会学习特费劲,因为拼音还不大会拼,又不认识字。我每天都得等到爸爸回家之后再写作业,有时候爸爸加班回来的晚,我就等的睡着了,每天晚上都得写到很。,后来拼音学会了,爸爸就把我的每个资料上的题全翻译成了拼音。别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好父亲。

后来,学的东西越来越多,父亲初中生的水平就辅导不了我了。我也住了校,很少回家,正值叛逆时期,一回家就经常吵架。于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变得遥远,仿佛有一堵墙隔在我们中间,就连对话也变得苍白无力。

记得有次和妈妈争吵,闹得很凶,不记得原因是什么了,只记得当时父亲什么也没说,把碗往桌子上使劲一放,碗碎了,然后走回了房间,顿时,我和妈妈都鸦雀无声。从那只碗上,我看到了父亲对我的失望。当时很生气,也很过分,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后来,父亲给我写一封信,简简单单几句话却又好几个错别字,就是这几个字,深深地戳着我的心。让我意识到自己有多过分。

我固执地涂抹成长的印迹;当我在青春的路上狂奔;当我在向美好未来宣誓,我发现我在长大,而父亲却渐渐苍老,他的背脊不再挺

直,容颜刻上了岁月的痕迹。我们的距离变得遥远,有时,我会与他激烈争吵;有时,我会伤了他呵护的心,这让笨拙地父亲想要爱我,却不知道怎么爱了。

透过房门外微弱的光,我听见父亲起身、拿手电筒、找药、喝水的声音。我知道,父亲腰疼的很严重,在他起身弯腰时都能看出来,但他却意欲掩饰着,捂腰艰辛的做着每一件事,静静地叹息。那一刻,想到父亲从前的健朗,又回到现在,我不禁泪眼婆娑,泣不成声。

我没说过什么让父亲感动的话,不是不想,是说不出口。 如果可以用我的二十年寿命去换父亲腰不再疼,那么我愿意!

评语:

本文中心鲜明,情感真挚,文笔流畅,表现出较高的文采和阅读功底。

爱在心口难开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