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初三 散文 2198字 75人浏览 维度时尚网

我想是时候放下巴赫的平均率,克拉莫的练习曲,好好为自己弹一段乐章了。

一首《彩云追月》从两年多前练到现在,其中断断续续,而每次弹的感觉又是不同。还记得以前吃力地按着大跨度的和弦,而如今却轻而易举地在指尖流淌。不知不觉间又发现自己的手指比以前更加修长,个子也比从前更为挺拔。

习惯了繁琐的保持音,四声部的乐章,华丽的颤音。翻开尘风已久的克莱德曼钢琴轻音乐选,弹起了梦中的婚礼,却被那恍惚的音符所打动。谱很简单,花了不到一小时就练熟了。弹奏的时候,我一直在提醒自己要冷静,内心却在剧烈的起伏,似乎每一颗音都与我发生共鸣,音乐的力量被放得很大很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重复的音符勾勒出梦幻的感觉,如同咫尺天涯。

生活中也总有些人难以忘记,还有无论是他们所带来的伤,带来的痛,给予的爱,给予的恨。

《月光奏鸣曲》中缓缓流淌的是贝多芬逝去的爱情,皎洁的月色下朦胧的错觉,浪潮的声音,凝聚成那不朽的浪漫诗篇。我不明白如此欢快的第八号奏鸣曲为何要名为《悲怆》,也许全部乐章中只有引子部分符合这个名字,我猜不透他的心思,如同我怎么都弄不明白的一些事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我还太年轻,不懂他们的心。

眼间一个十年过去了。琴声印证了我的成长。泛黄的纸张上是我小时候的笔迹,很用力地圈起一个个错音。

而今十年已过,乐谱依旧,人已不复当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还记得那句话

is

art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曾经我不懂,如今却已明白,有些东西连时间都无法改变,而我们作为它的缔造者,又会否自豪它们作为我们生命的延续流芳百世呢。

但愿我可以不白白活过走过这一遭。

从前小的时候不懂钢琴,每当妈妈让我练琴都会哭丧着脸向受刑一般。而如今身心疲惫却也终于能够在音乐中找到慰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被音乐感染得人也平和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段日子那样喜怒无常。又或许是对一些事情早已麻木了吧,心头上的刀痕多了便也不再感觉到痛了,只是一下一下,听到哀伤随着心脉搏动。

他们说,天枰座的人会很花心,因为看起来很受欢迎。可又有谁真正能读懂一个人的内心?也许一个人花心,只是没有遇到那个值得他(她)专一的人,又或许是,那个人曾经受过伤,外表的随意掩饰着内心的脆弱。

有个朋友告诉过我,有时一些我习以为常的动作或语言,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种伤害。然而我一直没有注意到过这一点。又或许,会给人带来无限遐想。可我只希望能找到一个知己,躲在角落里默默地过活罢了,原离世俗的喧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喜欢揣摩别人内心的感受,一举一动,一颦一蹙,看他们的眼神和动作,然后预测他们下一步的决定。但是我自己却永远不懂我自己,思想总是零乱成碎片。

生活中总是充满了猜忌,有时候一句话吐出口要在肚子里酝酿好久,那种感觉很累很累。像是繁琐的乐章,主题被修饰得面目全非。

曾经以前有过一个梦想,以后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修一座苏州园林式的山庄,没有别人,穿着汉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以对着飞鸟和落日抚琴,数着塘中的睡莲,与世无争地独自生活。但是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已经老了吧。人的成长就是在不断地刻下伤痕,直至沧桑得面目全非。谁又能抵挡得住岁月的蹉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麻木也许是人的一种无奈的生理机制。无法改变事情,那只有改变自己。于是很多时候我们就因为没有学会执着而错失了很多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

十年里,我学会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还记得那年黄昏,对着窗台的新叶,对自己说,我要记住这一年,这一岁,这一天。于是,漫长岁月中一直没有忘记的是那个对自己许下的无关痛痒的诺言,而许多本应铭记在心的东西却被流年洗刷得一干二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老去。可我一直都爱回忆,对着旧物怀缅曾经,对着发黄的相片脑海中浮现出破碎的记忆。有许多旧得东西一直不舍得丢,就像那些曾经摔过咬过的玩具,每每看着它们,岁月的流年就在眼前哗哗淌过。

有人告诉过我,那些不开心的事,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忘却。但我怎么总觉得那些和我一齐笑过的人,我都忘了,而那些和我一起哭过的人,却清晰得毫发毕现。

怎么办,我已经记不起你的脸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十年在我人生中划下一道深深的口子,那道不可逾越的壕沟隔绝了童年。所有的美好成了回忆,伊甸园被酿在了记忆之中。永无岛再也没有出现过。

想当初你对我说过的话,早已被时间风干。我还记得,沙漏中的沙子曾经被我们认真地变为一个又一个彼此的诺言。难道倒过来之后,又都变成了沙子吗?

有人说我看上去抑郁深沉。可我想,大部分时间的我还是阳光开朗的吧。也许每个人性格都有很多面,永远捉摸不透的人才是最有意思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自己的就觉得自己实在怪异。长达半小时的《梁祝》小提琴协奏,《黄河》钢琴协奏,肖邦的十多首圆舞曲,还有十多首小提琴独奏,贝多芬的交响乐,第八奏鸣曲,升C小调奏鸣曲……另一边是卫兰的《离家出走》、《爱才》、《爱你还爱你的好几张专辑,还有新买的《我很忙》,马天宇《该死的温柔》,陈楚生《有没有人告诉你》,邓丽欣《七夕》,张敬轩的整张《笑忘书》和一些《春夏秋冬》里的歌,EO2的《内疚》……

有时会突然间把流行音乐换成交响乐,有时又会反过来,与心情无关。似乎自己有一点点人格分裂,立马会否定自己刚才的想法,即使一秒中又会再次否定,无数次反复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原地踏步。

十年春秋。每当我记起童年在落叶纷飞的树下数着努力地模糊着远方的视野,抿着干裂的嘴唇一声不吭的时候,内心处有种莫名的柔软被深深地触动了,一发不可收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复一秋。流年往事,模糊的是谁和谁的斑驳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