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的农村词特点
素材 2220字 384人浏览 hwl080

辛弃疾的农村词特点

辛弃疾在词史上是一位划时代的作家。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于倚声家为变调,而异军突起,能于剪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迄今不废。其成就不仅影响了南宋词坛,而且一直影响到晚清和近代。就其具体词作而言,历来论者多,论著也多。从总体上来看,论者除了注进更多的“人民性”、“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爱国主义”等评价之外,还论及其政治报情词的豪放雄杰之美等。 但是,在辛弃疾的词作中,反映乡村田园生活的,所占比例不算小。这类词质朴恬淡、宁静和谐、自然清新,表现了辛弃疾在词的风格上的变化,即摧刚为柔,柔中有刚,兼擅壮美与柔美。用短歌的形式描写乡村的闲居生活,包括描摹乡村景色和反映乡村习俗,这并不是辛弃疾的创造,就像田园诗始于陶渊明,乡村词始于苏轼。然而,第一次创作如此多的词作表现乡村田园生活情趣,并以与众不同的艺术手法,使乡村田园词呈现出一种清淳之风,在词学史上独树一帜,这不能不说是辛弃疾对词史的贡献。辛弃疾在这一崭新的天地里,演奏出别具风格的变奏曲:一改硬语盘空的气势,一扫议论横生的旧习,以清新纡缓的笔调,质朴真切的风范,行云流水般地为我们勾画出一幅幽美的乡村风景画,一幕幕农家质朴恬淡的生活场景,清晰地展现了其乡村田园词独特的清淳风格。对这类词作给予正确而中肯的评价,不但有助于理解辛弃疾一生之所为,而且可以从作家经历、所处环境去探讨不同风格作品的形成原因,这对文学史家研究这一时期作家风格多样性的成因亦是很有价值的。本文即拟从三个方面探讨辛弃疾乡村田园词的审美特征。

一、质朴恬淡。

辛弃疾在40岁刚出头时就被罢官,隐居在江西上饶的带湖和飘泉近20年之久。在这期间他熟悉了乡村生活,加深了对农民的感情,也更多地接近了大自然,开始更广泛、更深刻地注视着人生。由于长期居住在乡村,置身于乡村父老之中,也就驱除了原来在官场的许多烦恼,对乡村生活和农民百姓有了更多的了解。于是,他的词作也一反庄重之风,而显得轻快活泼。在这一时期的词作中,他不再有“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温英雄泪”,“平生塞北江南,归来白发苍颜”的慨叹,也不再吟咏“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令人凄神寒骨的悲凉之调。农村丰歉甘苦,婚嫁劳作,种种质朴而又淳美的生活画面,都一幅幅呈现于词人辛弃疾的感性观照之中。生活感应了辛弃疾,辛弃疾也真诚拥抱这崭新的生活。他满怀深情地倾听农民倾吐丰收的欢乐,“父老争言雨水匀,眉头不似去年颦”;乐滋滋

地分享农民的喜悦,“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他与村夫交往甚密,“呼玉友,荐溪毛,殷勤野老苦相邀”。在这崭新的天地里,辛弃疾培养起了自己恬淡宁静的愉悦心情,从而写出了许多优美的乡村田园词。

辛弃疾在滴居上饶带湖、瓢泉等地期间,虽然特殊的经历,沉重的内忧外患,强烈的报国热情仍在他的心中困扰着他,但他却报国无门,无法施展才华,为了寻求解脱,他十分注意乡村的生活气息和田园风光,他所作的乡村田园词,几乎没有一首不是用主要笔墨抒写农家生活气息或田园风光的。无论是抒写农家田园生活的,还是描写田园风光的,

都流露出一股质朴活淡的气息。他在《鹧鸪天? 游鹅湖醉书酒家壁》中写道:

春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

多情白发春无奈,晚日青帘酒易赊。

闲意态,细生涯。牛栏西畔有桑麻。

青裙缟袂淮家女,去趁蚕生看外家。

这首词采用白描的手法,描绘了一幅村女走娘家,风光锦旗的景物画,无论是荠菜花,

群鸦,桑麻,还是村女,作者都是不加任何雕饰就描写出来,让其自然之态凸现,这不

仅体现了一种恬淡之美、闲适之乐,也是一种质朴而纯真的美.

二、宁静和谐。

辛弃疾乡村田园词的又一审美特征是宁静和谐,无论是描写优美的田园风光,还是繁忙

的农家劳动,以及农家淳朴,轻松的心境,都体现了一种和谐宁静。

辛弃疾在乡村田园词中,为了达到一种特殊的审美效果,冷静,客观地观察、叙事,让

存物幸福和谐地存在。他在乡村田园词中的惊人的观察和细致入微的描写,达到传神入

画的真实效果,以真情溶真事,以真事现真情。如《西江月? 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

这首词上片写的是农村夏夜的景象,月白风清,送来了阵阵稻花香,处处蛙声相应,一

片丰收景象,它给农民们带来无限喜悦,下片写天外疏星,山前飘雨,溪回路转,茅店

忽见。笔调灵活、轻快。所写之景、所叙之事,无不给人一种轻松和谐之感。

三、自然清新

政治上的失意,挫伤了辛弃疾的积极进取之心,“兼济天下”的宏愿化为泡影,“独善其

身”偏又寂寞难奈,山川田园的旖旎风光占据了他进退维谷的心田,使他受到陶冶,感

到快慰,促他频生灵感,这就使他的乡村田园词有别于政治抒情词的那种豪放沉雄的风

格,一变而写下了许多清新、自然而又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歌咏乡村自然风光和农村风俗

的田园词作。他的乡村

田园词,却走了一条离经叛道之路,写景状物纯用俗辞和白描,

给人一种清新自然之感。村野田园清新、幽美的物象感应了辛弃疾,他从内心深处感到

这“世外桃园”能给他温暖和安慰。所以,他的乡村田园词在敷色设彩上,一改过去之

词风,由阴森冷涩而更多在呈现出亮色暖色,使得所绘景物有一种清新自然之趣。在辛

弃疾的乡村田园词里,生活就处在如此清新明快的山光水色中,难怪作者时常发出“万

事从此足”的怡乐之叹——溶进自己性灵和幻想的田园风光,确实是处处包藏着显亮色

暖彩的自然清新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