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水洞游记
四年级 日记 1085字 641人浏览 风定花落冬至雪

天朝六十三年四月二十九日,余携王君鹏、石君海涛同赴本溪水洞。

是日及晨,三人遂起,乘的士于南门之外奔赴北站。广场之侧,三人定计以缓燃眉之急。购站票于迫切,狂奔至临侯,车未开,心稍定。过沈阳,经苏家屯,终于本溪。下车伊始,不见十六,暴走千米,问路长者,乃至东坟,再度颠簸,遂至水洞。

甫见水洞,惊奇造物主之千变万化,慨叹大自然之鬼斧神工。先入旱洞,前进数米,即遭怪石奇乳,不得已而颔首俯行。日光弗入,饰灯摇曳,点点绿光缀其间,恍惚如幽冥世界也。复行数百步,得有亮光,渐行渐强,终见天日。或曰:恍然如隔世。

旱水相接,乘快艇以观,不过百米,即觉丝丝凉意,两岸奇石怪笋,鳞次栉比,或遇形如大钟之异石,亦啧啧称奇焉。头顶之异石竟状如寒冬之琉璃,其势之壮,令人生畏。暗河平缓,清澈已极,然未能得见一鱼耳,岂不怪哉?行至某处,一改前貌,豁然开朗,巨石布其间,号为三景,一曰:广寒宫,再曰:犀牛回首,三曰:玉皇大帝。王君遂有自然之巧夺天工之慨。不觉间,竟至尽头,遂返。

既已出洞,以至中午,寻得开阔地一处,所带食物,皆为三人所分。期间以观商家杀鱼为乐,后一猥琐男不期而至,求得蛋糕一块以填女友空空之腹而讨其须臾之欢,王君素慷

慨,尝散财于众,遂乐然与之。继而石君遥指远山一亭,曰:吾欲与二君共赴彼亭,登高而呼,顺风而招,何如?吾与王君许之,乃往。及登顶,目之所见,一片狼藉,尽破败像,仅一废亭,乃失望而归,亦怀怨耳。

步至漂流处,已是气喘吁吁,汗流不止。远望检票口,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果有比肩接踵之状。又半小时,始登气船,其间烈日炎炎,石君几欲昏厥。及船之起锚,两度搁浅,数次打旋于风平浪静之河面,幸浆手奋力驶划,乃脱窘境。后船行至湍急之水流,不过一两分。未几靠岸,仅十五分耳,此之谓“东北第一漂”也。

继而往玉京山,王、石二君本不欲,而吾坚之,遂亦同往之。山中之石级,绵延至峰顶,犹天梯耳。前行未几,或怨之,曰:若非汝之拙议,安能置吾于如此之境!进则无力,退则嗤笑于他人,而今何如?然则彼怨则怨亦,而不患其不登也。天色日暮,体力亦渐不支,唯有意志萌发心间,终于观景台。境界开阔,山川亦尽收眼底,望道路之行人犹黑点儿般,忽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叹,遂顺风而呼,回音袅袅于深谷中。或曰:此间美景,却逢何君相机之不给力,亦有憾也。后走行于峰上峰,山风阵阵,群鸟共鸣,顿感天地之博大,高山之伟岸。王君虽累亦有喜色焉,曰:此亭亭玉立之白杨像极西洋影片《暮光之城》中之直木。石君哂之。

及下山,乘电瓶车于博物馆前,行至车站,奔大客,吾寐于车中。及醒,已至本溪,饱餐之后,乘御返沈,及至,已是深夜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