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狗儿一片天空
初一 记叙文 1649字 17人浏览 留贯小学

遭遇如此空间,人会做何选择?固守?放弃?或者是置之不理?——题记雨不期而遇,我的脚步被局促在一个屋檐下。雨点无情地拍打着地面将软软的短线密密地交织着,泥泞在水花中欢笑了,它们攀附着我的裤脚,黏黏的,湿湿的,滑滑的,我的心软弱了,决定在屋檐留下。雨点愈来愈密集,毫无减弱之势。伞在我的手中焦急得转个不停,就是提不出半点勇气走进雨帘里。那茫茫一大片的声音在屋顶施虐着,瓢泼着无数的精灵。它们欢呼雀跃着,将世界上的生灵都负载着而来,翻过来又翻过去得席卷。雨声得意地主宰着大地,而人的声音却躲进了屋内安静而去,无所作为。此刻的天气是睡觉的好时机,我却做不到,远方是我的征程,远处是我的学校,此处却牢牢地将我困住。雨点交织着我的思绪,我无心看雨。外面的大雨滂沱,主力虽然飘不进屋檐,但是漂浮着的雨丝、雨星、雨碎,带着灵性一般嬉笑着进来了,忘我地拥挤过来带着寒意,它们自私地全然不顾我的感受。我的脸孔沉浸在潮湿里面,干燥的心情也开始泛起潮来。唉!这鬼天气。我的伞太小又太脆弱,如何经受得起这么大风雨?目光停留在脚前的泥泞,我竟然鼓动不了勇气向前而去,我将发呆的思绪不断闪烁,不断地漂移,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忽然,我的目光与几只狗儿的目光相对,它们也被困在这个屋檐下,偎依着挤在一块儿。那潮湿的毛发告诉我的眼睛,它们也是被豆大的雨滴驱赶到此处的。它们都在演示着相同的动作,那就是发抖。雨早已将它们淋了一个透,湿湿的毛发里沾染腥味,散发出来裹在雨星里似有似无。初夏的天气,温度比较凉爽,它们还这么冷。我将手儿放进了滴答的水流中,任由冷水亲吻,发觉还真有点凉。是的,这三只狗儿在衣服淋湿的情况下有点冷。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它们的目光老是瞅着我,十分不欢迎我这个大人物的降临。一条黑白相间的狗儿,按重量称大概是二十多斤重了,按胆量称也是二十多斤吧!它萎缩着目光哀怨地望着我,它将身材藏进了另外两只白色的狗儿中间,四只湿湿的脚在不停地探寻着站立的空间,他们的位置已经很少了。此刻,我才发觉自己是一个很可恶的东西,伞面下面的空间都是滴答的水花。我的四周都没有干燥的天堂了,那些讨厌的湿无处不在,连我的裤脚都感染了雨点的爱意,爱的那么深沉,那么细腻,以至于我的内心都不再有一丝阳光了。三只狗儿占有着不到我三分之一的空间,原来屋檐这么小。我和三只狗占有着共同的屋檐,雨点夹带着的星星碎碎在步步紧逼我们共同的地盘。我也在紧逼着狗儿的空隙,之所以这样,它们的目光显得仓促,显得哀怨,几乎是愤怒。可是那只花狗的胆量不够庞大,只有表现出敢怒不敢言。另外两只狗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天生就可以被压缩,再压缩,变成空气溢出,太可悲了。命运就这样,人是大地的主宰,狗儿是不可以抗衡的,千古不变的定律。花狗还是用那眼睛瞧着我,似乎在询问,你为何在这里与我们争夺地盘?你羞还是不羞?这样的目光倒是头一次地遭遇,我竟然无言以对。我是躲闪,还是步步紧逼?左右为难。躲闪不是人的特性,步步紧逼显得我畜生不如。屋檐下的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它在故意将声音的分贝放大到极限,撕扯着空气的风衣,在平行的电线上摇曳着舞步,如滑稽的演员。它在取取笑,在讥讽,在嘲弄我这个屋檐下躲雨的旅人。伞默默无语,狗儿静静以对,我的思绪滑入了另一片领地。该走么?我将脚步移动了一会儿,三只狗的身形发生了微微骚乱,它们在屋檐边了,无法再腾出一点空间了。灵魂蛊惑着大脑说:将它们驱赶出去如何?或许惊鸿一瞥中闪现落汤狗在上演岂不快哉?手兴奋地颤抖。心在制止:不许,它们是这儿的主人,我们是客人,还是还它们一片天空。脚步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迈出了屋檐下的台阶。伞在手中高昂着头颅,哗啦啦的雨声在头顶传出,我的衣服溅湿,如渲染的水墨画,在寻觅着灵感。更像饱含诗意的天空,点缀着密集的彩虹。一步一步离开,那些狗儿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安全了。它们似乎感激着我的决定。与狗儿同住在一屋檐下,我决定让步,为了它们不再被淋湿,我的衣服会包含着无限诗情画意。结束语:爱护动物,是我们必须做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