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2
初二 散文 321字 12人浏览 meroy66

彼苍

彼苍者天,其有始乎?

遂古之初,乾坤始分,谁抡利斧劈斩出日月星辰。 神农教化,女娲造人,谁怒触不周引东南云水沉。 羲皇琴弦拨断几根,方得流水高山一沉沦。

精卫衔来木枝几寸,才见昔日沧海起扬尘。

彼苍者天,其有极耶?抹去了黛青与红粉,

陶罐里烧进几多涡旋与云纹。

你在河流上头记事结着绳,我在下游念着归期数过晨与昏。 待到火种重燃,又响起先民歌声。方得那洞穴旁一刹温存。 彼苍者天,其有尽哉?

河流溯回不见身外之身。割裂了绳结重又将前尘辨认。 泥塑的油彩还把淡墨封存,试问谁能看清那一笔旧时的天真。 仓颉笔下匍匐着兽爪与羽纹,从龟甲到竹帛又等过几世几生。 那是风吹书页停在诗经某节,泛黄油墨抖落昔时灰尘, 循着传奇来处车辙长痕,响彻着彼苍千年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