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与诗歌
初二 散文 1228字 103人浏览 llzzyy2011

这个世界其实只有两种文字,一种是杂文,一种是诗歌。

之所以如此划分,主要是以文字的源头和所向为标准的。杂文是在作者的眼睛和头脑之间撞击出来的。而诗歌却是从作者的心灵中自然流露出来的。杂文的目的是为了启发他人甚至想改变社会,但是诗歌的目的只能是感动和抚慰作者自己。不要去揣测杂文作者的那样一种心理历程,也许他本身是不可揣测的。我们从杂文中应该收获的主要是它丰富的内容和理性的思考,乃至睿智的批判。而我们从诗歌中感受的则主要是作者的心情,然后一同分享。

杂文的形式多样,一般的是就事论事,其次有就事论人,也有以人述事,一切叙述性和评论型的文字都属于这一范畴。在这一范畴之内然后才有小说、传记评说、戏剧的分类。而诗歌的形象似乎更加单纯,尽管出于文字的整齐和压韵而有“散文”和“诗歌”的称谓,但在实质上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兄弟,都是作者心灵笔端的孩子。

在人类的童年时代,最初的作品是诗歌。一切的文字都是作者内心深处的一种呼唤和自然流露,甚至在未有文字之前人类就已经创作了诗歌。鲁迅在论述诗歌的起源是说:“人类在未有文字之前,就有了创作的,可惜没有人记下,也没有法子记下。我们的祖先的原始人,原先连话也不会说的,为了共同劳作,必须发表意见,才渐渐的练出复杂的声音来。假如那时大家抬木头,都觉得吃力了,却想不道发表。其中有一个叫道‘杭育杭育’,那么这就是创作。„„倘若用什么记号留存下来,这就是文学;他当然就是作家,也就是文学家,是‘杭育杭育’派。”而杂文的产生似乎应该是阶级社会产生以后的事情了。从《尚书》《春秋》到先秦诸子,再到秦汉以来的散文小品戏剧小说,无不是当时社会的一种外在要求和折射。

传统的中国是一个诗歌丰富的时代,在那种相对悠闲的农业文明社会中,人们愿意更多的关注自身的灵魂和精神体验,也有足够的时间充分的去感受自我。但是随着近代工业化速度的加快,直到今天的这样一个“快餐时代”,人们已经来不及过多的关注自己,日复一日,人类的心志已经萎缩,逐渐失去了这种自我表达的能力。上个世纪末,诗人自杀(海子)和杀人(顾城)的事件实质上是中国最后一批诗人向这种无可逆转的时代为诗歌举行的最后葬礼。可以说,中国的诗歌时代已经结束。现在所呈现出的仅仅是这个时代结束之后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回忆或祭奠罢了。

主宰现在中国的已经是杂文。关于杂文的历史渊源同样是悠长而辉煌的。但是从历史的角度观察任何一个时代的杂文论其数量都无法超过现在。信息化的时代,人们更多的是要求交流,而交流的语言媒介最佳就是选择杂文。当然,数量并不等同于质量。在现代社会还有几位大师级人物可以引领潮流,中流砥柱?在一个失去高度的时代,人人都是“差不多”的。所站的高度,说话的语境几乎相当。哪里还有真正的“一家之言”?哪里还有真正的“个性空间”?四下环顾,发现到处是“性爱”的宣言,到处是“乱伦”的口碑,到处是“腐败”的辩词。难道这个社会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其实我也是这个杂文时代的产物,只是有一点怀念诗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