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动物的诗
素材 1768字 1890人浏览 TLCgotan

篇一:动物世界


作者:柳星


羊如果不披上狼皮
很容易被狼吃掉


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对禽兽抱有幻想


貌似庞然大物的黔之驴
被狡猾的老虎摸清底牌后
成了虎嘴里的美食
还落了个“黔驴技穷”的奚落


绵羊的温顺加上虎狼的凶猛
能进化成高级动物的人吗


篇二:给动物画像


作者:蓝天暖阳



本该奔驰在辽阔的草原
却在被悲鸿安上傲骨之后
挂到了墙上,是想让人们从此开始
学着骏马的样子奔腾



一生都沉默无语
只干一样事
坚实而宽厚的臂膀扛起沉重的犁铧
用稳健的足音,叩醒着大地
等要宰杀它的时候
依然默不作声



发明文字的专家
早早地将它刻进甲骨
并让它站在两个口上
从此文字里有了善字的模样
不知是表扬它的肉鲜美
还是夸赞它性格驯良



实在没用什么太大的用处
就用它看门吧
它总用有色眼镜看别人
从不会审视自己
总将世界的一切
看得很低


篇三:动物能思考


作者:子归


一只灰色的兔子
愤恨来历不明的食物
在一面镜子里翻胃


它尽量缩食
投靠一处寺院
清心打禅数年后
对青草失去了兴趣


它在苦思
自己变成神兔该多好
可以免去觅食

喜鹊一直占据一棵古柏
望着井里的小鱼
想着空空的肚皮


这个夏天干旱就好了
可以捡个便宜
结果涨了大水


鱼儿逃到河里去了
对喜鹊吐了一串得意的水泡
要吃我,没那么容易。


只有狐猩没有生气
它将皱纹埋进毛皮里
天天就是一付笑
对着鸡娃叫兄弟


后山洞里有好玩的
请你做客去不去
给你讲个小故事
长肉的就没长脑筋


你身上的肉是多余的
把它丢了轻松些
灵魂交给我保管
叫你向东不向西


麻雀听了落下地
半天没有喘口气
这歹毒心肠在那里见到过


送死也不能这样死
小小雀雀快飞出去
周围布满吃肉的


红尘是尘
吸多了会生病
江湖是湖
水多了要淹死人


与凡尘一刀两断吧
免得肉跳心惊


篇四:动物


作者:wish


一般说的动物
不包括人
特指飞鸟走兽
我们一般说的人
指自然人
能说能动能写能玩
是高级动物
为什么会有飞的和带有尾巴的动物呢
是有原因的
是这个人想到的
人在两个时间点尤其难熬煮过
第一个
最安静时
最沉默默默时
没有一个人说话
你说你能干什么呢
第二个
人声沸腾时
人人说话
而且又听不懂时
你说你也能干什么呢
由此
有些最年富力强的人
选择了这个时候
要钱
要权
要色
什么都可以
可以比一比别人还有的
只要你发力给力
豁出一条命不算数
什么都有了
但是
这两个时刻片刻
有女人
有孩子
有比你高官的
有比你更厉害的
有都是串通一气叮着你搞的人
而我
却选择了
唱歌曲
有历史
有感情
有爱情
有生世
等等
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当然
你选择你要有的
会不会飞起来和留下尾巴
去当动物去了
哪个也不知道


篇五:动物世界之无头兽


作者:郭子平


人们都说
无头兽是个传说
看不清
它的样子
不知道
它的生活
恐怖的背影
在无头的肩膀上
外溢出
咆哮的灾祸
站立天堂
与地狱之间
弥漫着
一个无头的漩涡


虚拟传说
传说的网络
无头兽
无头亦无魂
无面孔的狰狞
无心灵的血色
它让你舒服
它叫你快活
冲动、疯狂
放纵、享乐
漫天浮躁的语言
翻舞华丽的飞蛾
不知不觉
人却找不到
做人的人格


无头兽
到过的地方
留下了
一片片躯壳
躯壳都旺盛
旺盛皆肥硕
庞大的腐肉
长满了
新潮的
票子、车子、房子
泡沫的脂肪
堆积着
腐朽的
残暴、剥削、压迫
还有恶性肿瘤
蔓延的GDP
伴随着
基尼的系数
神经衰弱
巨人砍断的脖颈
无头
湮灭了
信仰和道德


无头兽
一只资本和科技
孵化的恐龙
无信仰的枷锁
捆住了
一群群的利益
苛求无头的改革
精英们
饕餮智慧
问鼎中原
这恐龙的时代
为穷人说话
为富人办事
兽性的争霸
砍掉了脑袋
肆意泛滥
一条进化谎言的大河
食腐的乌鸦
展翅人欲横流的朝野
托起文明
反刍东方浑沌的沙漠
顷刻间
溃烂崩塌
故乡自然的太阳
一天比一天
萎缩凋落


当无头的财富
虚胖的肩膀
真正扛着
恐怖和灾祸的时刻
动物世界里
最惧怕的是人
惧怕用各种宝物
堆砌的躁动躯壳
更惧怕
那无头的生活
在茫茫黄土地
滴水穿石的原始洞穴
有一颗
无形的头颅
静静的爬过
洞穴外面
延伸的壁画
依旧飘着
无头的传说


篇六:比牛羊更可爱的动物


作者:陈炜潘


权力掌中的生命
等待手指松一点
就喘一口气


只能扎根
权力的仁慈与宽厚深处
尽管这种特制的仁慈与宽厚
日益坚硬更加沉重
仅存的点儿空气和阳光
已经稀薄也正在消失


只要是生命就只能在
权力的仁慈与宽厚里面
吐叶开花结果


不要说生长
任何的动与静
都是一种伟大的挣扎
外圆内方
不管从那个方向看
都是相命先生
随便翻开的八卦
千年不变就那么不多的几格


随便的何人
都可以从中找到
属于自己的一格
并从中看清自己的形容
指认自己的痕迹


圣贤书上说的
即使果真有千万的选择
现实却总只有一个结果


天子牧养的两脚动物
比牛羊要来得珍贵和可爱
肉可以吃
血可以喝
皮可以做手套
子宫可以贮藏毒品
睾丸可以做香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