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乡过年的感觉真好
三年级 其它 2211字 2085人浏览 自然卷的小卷子

1 晒晒我的过年感受

因为工作和其他各种原因,我已经有8年没有回湖南老家过年了。眼看2012年的春节一步步向我们走来,“过年回家吗?”这句话不少人问过我我也问过不少人。元旦节日期间一次上街巡查执法,无意中听到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我知道你想衣锦把家还……”的歌声,彻底坚定了我回家的决心。这一计划定下来以后,儿子涛涛开始了倒计时;70多岁的老母亲便天天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能在家里住几天……更没有想到已过不惑之年自认为处变不惊的我,竟也抑制不住回家的兴奋和激动。在离春节还有近20天的日子里,几乎天天做梦回家!

过年的前一天,我和同为“城管人”的妻子带着12岁的儿子涛涛,坐火车虽历经“痛”但欢乐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湖南益阳. 我知道,回家过年的那种幸福感觉就在不远的前方。回家过年,是一种感觉、一次享受、一场体验、一个记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家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元日》将过年写得热闹生动。回家乡过年就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那种热闹与生动!我的老家湖南益阳,资江从中穿过,民风醇厚,传统文化根深蒂固,家乡的年味浓厚,就象资江河水一般淳厚、绵长。进入腊月,家乡的年味从杀鸡、杀猪、宰鱼、炒红薯片、做糍粑、磨米浆蒸粑粑开始,只要听见村子里此起彼伏的猪叫声,就明白春节快到了。

在家乡过年与在广州过年最大的不同便是从大年三十的中午开始,四面八方响起了鞭炮声,对农历新年就有了直观的感受。除夕主要活动有三项:吃团圆饭,祭祀,守岁。大年三十中午, 父亲点燃了一挂长长的鞭炮母亲也早就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中餐。跟着父亲到堂屋供奉着列祖列宗的神龛下嗑头跪拜,缅怀祖宗之德,承继先人之志,融通天地万物,并祈求全家吉祥平安, 祭祀完毕,我们全家、小弟全家、大姐全家、父母11口人

2 吃了一顿团圆饭。村中家家户户饭菜飘香,美酒醉人,一片爆竹声声、笑语融融的情景。下午五点,天快黑时,父亲便领着我和弟弟、儿子涛涛、侄儿典典去“接神”,“接神”仪式很简单,就是到埋葬过世亲人的坟地给亲人烧一柱香,烧完香后,再放一串鞭炮,算是请亲人灵魂回家了。“接神”仪式完毕后,全家人开始吃年饭。吃完年夜饭,全家人开始守岁, “三十夜的火,十五夜的灯”,这一夜火不能熄灭的而且在守岁时必须烧得旺。红砖屋里(家乡变化很大,柏油路从我家门前经过,村中差不多全建起了两楼小洋楼,我父母住的还是八十年代建的红砖屋)洋溢着浓浓的亲情,堂屋火炉里燃烧着一个熊熊的树蔸,全家人围炉团坐,喝饮料、吃水果、瓜子等其它零食,看春节晚会。不知母亲什么时候悄悄离开了,这时过来给我们一个个发压岁钱,我不好意思要,可没上过多少学的母亲说出了让我震惊的话:“这是一份“利利是是”, 是父母的一份心意,就是希望你们每年都能平平安安,再说不管你多大, 你始终是我儿子,所以这钱你必须拿!”听到这里,我不由鼻子一酸,眼泪禁不住流下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起身往屋外走,并在心底默默对自己说:“不论我走得多远,母亲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老妈特迷信,说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的口彩很重要,千万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初一清早,天刚擦亮,门外早就响起了起起落落的鞭炮声,父亲把大门打开,谓之“开门见喜”,也有一说是开财门, 然后点燃了一挂长长的鞭炮. 等到八、九点钟才开始吃“庚饭”,这一顿诱人的庚饭,在我们湖南益阳是极其讲究的。孩子们不能乱问胡说,忌讳不吉利之言。吃饭要细嚼慢咽,吃个长长久久,团团圆圆,吃鱼不能吃头尾,要有头有尾,年年有余。肉叫“财喜”,鸡爪叫“抓钱手”,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为让老妈高兴,我和弟弟再三提醒涛涛和典典,可就是这样,当“庚饭”吃到一半时,侄儿典典忍不住冒出一句:“奶奶,你炒的这个鸡爪真是辣死人了。”

3 坐在旁边的老妈听到这个“死”字,赶紧连连说道:“呸呸呸! 童言无忌! 童言无忌! ”过了一会,老爸不知是太高兴了还是咋地,竟也说道:“哎呀! 今天这个牛肉怎么炒得这么死呢! ”一听这话, 我们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望向老妈,心想,这回看老妈怎么说? 只见老妈瞪了老爸一眼,脱口而出:“呸呸呸! 老言无忌! 老言无忌”. 一屋子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在我老家, 初一到十五都是走亲戚的日子,在这喜庆的日子里, 大家把对亲人好友的感恩与祝福融进了过年习俗, 并用爱、用亲情相串, 营造了浓浓的“年味儿”, 亲戚们互相走动,今天你家,明天他家. “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地方”,初二女儿回娘家,小孩拜舅舅,七大姑八大姨,亲朋好友, 方方面面,诸要走动周全,十乡八里,行人如织,穿梭往来于碧水青山间,营造了一种祥瑞、和谐的景象,宛如一幅生动的农家喜庆图. 今年春节我回家一个多星期,在家仅陪了父母三天,其它时间天天走亲访友,不亦乐乎。这个春节令我最高兴父母身体虽有小的毛病但算得上健康, 再就是是阔别22载的高中同桌好友王建民从国外赶回来了,今朝相会,心潮澎湃,酒不醉人人自醉,亲朋好友在一块聊不完的家常, 数不尽的故事,叙不完的亲情, 说不尽的情谊。让我在回忆中、憧憬和兴奋中度过了一个个美妙的夜晚。

这次回家过年, 尽管钱花了不少,不过心里充满了幸福和快乐. 这样的心境我认为无论用多大的价钱也是买不来的, 那浓浓的年味、亲情,是我在广州无法感受到的. 过年其实就是一颗果实,或丰润或干瘪, 它是岁月的馈赠,回家乡过年的感觉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