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巴金
初二 记叙文 3155字 7717人浏览 lalalalaei

我眼中的巴金

——一位伟大的人民作家

回顾中国现代文学史,我的脑海里涌现了许许多多的作家,例如鲁迅、郭沫若、茅盾、老舍、巴金、沈从文、曹禺„„但最能打动我的中国作家是巴金。初次了解巴金是通过高中课本,其中,我印象最深的一篇文章就是巴金爷爷的《小狗包弟》。巴金爷爷在这篇文章中就对自己进行了深刻地解剖,他痛苦地回忆着“文革”的往事,并进行了深刻地反思。之所以称他为巴金爷爷,是因为我也有一位和巴金爷爷一样经历了“文革”的爷爷,我十分敬爱我的爷爷。而我每次在看巴金的作品时,总感觉在他的作品里能够找到爷爷的影子。巴金是一位伟大的人民作家,我一直喜欢着他的文章,也十分地敬爱他,就像我的爷爷一样。

一颗火热赤诚的心——眷恋祖国的情绪

“出了国境,无论在什么地方,我总觉得有一双慈爱的眼睛关心地注视着我。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你始终摆脱不了祖国,祖国永远在你身边。”这是他说的一句话。在他心里,祖国和人民永远是最重要的。他曾说过:“我唯一的心愿是化作泥土,留在人们温暖的脚印里。”是啊,他就是这么一个一心想着祖国和人民的作家。他真诚,讲真话,写真感情。他是当之无愧的人民作家。曾经看过一些有关巴金爷爷的传记,传记里说他年事已高时骨折过好几次,但是他仍笔根不辍,一直坚持写作《随想录》。他心里想着要把十年浩劫的反思写下来,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位作家不可逃脱的责任。

历史充满着许多误会,就如他总在说做一个作家并非自己的初衷一样,或许他并不想承受这么多东西,然而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偏偏又让他遭遇到那么多。从年少气盛,到老年的心平气和,这似乎是自然规律,许多老人历经风雨早已波澜不惊了,但巴金做不到这些,他内心中依然有着惊涛骇浪。时时拍击着他,时时警醒着他。对于文革中活下来的人来说呢,不能说他们如何如何,大丈夫能屈能伸。只是文化浩劫过后,像巴金那样沉浸在反思中的人便很少了。在巴金羸弱的身躯尚能提动笔时,他完成了《随想录》、《再思录》和译作《往事与随想》。而后来巴金的身体已经无法控制,头脑也不大清醒了。连他自己都觉得长寿其实是一种折磨。而我作为他的一个忠实的读者,我在阅读他的文字的同时,更深深地记住了这个人——这个比我们更孤独和更痛苦的人。苦难,一方面在困扰着人们,但另一方面又在激励着人们不断冲出社会与人性的枷锁。

一个至情至性的他——地道的性情中人

“人死犹如灯灭。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又多么希望有一个鬼的世界,倘使真有鬼的世界,那么我同萧珊见面的日子就不太远了。”这是巴金爷爷在《怀念萧珊》一文中说的一句话。这也是令我感动了许久的一句话。巴金爷爷和萧珊奶奶恋爱了八年,相守了一生。两位老人在一起的28年里,他们没有红过一次

脸,没有吵过一次架,双方都没有闹出任何绯闻,他们始终相濡以沫、相敬以宾。巴金和萧珊婚后的四五年中仅有两次小别。此外他就不曾离开过上海,不曾离开过萧珊和女儿小林。在" 文革" 的岁月中,萧珊和巴金互相支持,互相关怀。巴金不知向萧珊隐瞒了多少次自己所遭受的非人待遇,萧珊也替巴金承受着铜头皮带的毒打。1972年7月底,备受精神摧残的萧珊患了直肠癌。手术前,萧珊对巴金说:" 看来,我们要分别了!" 这是萧珊第一次对巴金说离别,巴金用手轻轻地捂往萧珊的嘴,低下了头,肝胆欲裂。1972年8月13日中午,萧珊与世长辞。她在临终前一直念着巴金的名字。萧珊故去后,她的骨灰一直存放在巴金的卧室里,巴金的床头放着萧珊的译作。巴金时常对着这些物品出神。巴金对萧珊一往深情,写了《怀念萧珊》、《再忆萧珊》,还有《一双美丽的眼睛》等文章。从这些往事可见,说巴金爷爷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实在是极好的。冰心奶奶也曾评论他:“巴金先生是一个可敬可佩之人,他爱祖国、爱人民、爱妻子、爱孙儿,他的整个人生都贯彻了满满的爱。”归根结底,爱是基础,一切关于生命意义的理解都由此展开。萧珊死后,巴金的心灵一直饱受煎熬,痛苦在心里滋生、蔓延。正是冰心奶奶的出现,她不断地安慰巴金,并给予他心灵上的指导,最后使得他走出了人生最低潮的阶段,他们也因此成为了莫逆之交。“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巴金爷爷与冰心奶奶之间的友谊也成为了人们颂谈一段佳话,或许正是由于巴金的真才彻彻底底地感动了冰心奶奶吧!

就是这样一位博爱的作家,我们从他的作品中也感受到了他的情真意切。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像巴金这样的男子,本很容易演绎出浪漫动人的爱情故事,就像同时代的徐志摩,郁达夫那样。可是恰恰相反,巴金的爱情,不绚丽,不夸张,但他却以朴实、诚挚的性格为自己找到了幸福、温暖、安稳的家。巴金死后,他的骨灰和妻子的骨灰一同洒向大海,他的夙愿终于成真了。最后,他选择了拥抱大海,因为在大海深处有他自己的灵魂,他是渴望自由的,他把自己的灵魂和妻子的灵魂一起交给了大海,从此,他不再有牵挂。因为,在大海深处有一个人会始终陪着他,那就是——萧珊。

一根讲真话的芦苇——内心深处的真善美

“我不知道灯在哪里,但是它牵引着我的心,仿佛有人在前面指路。”巴金爷爷一生坚持写作,受无政府主义思潮的影响,他的思维不受任何党派的约束,写出来的文章大多随心所欲,但正是他发自内心的渴望真,他写出来的文章越是感人肺腑。在现代作家中,巴金是一个非常喜欢“自剖”的人,但可能也是受误解最多的人,比如关于他的信仰,比如关于他提倡的“讲真话”„„人们至今仍议论纷纷。这是正常的,也用不着过早地去下什么结论。但有一点,我们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去怀疑,那就是他那颗赤诚的心,理解一个人,首先要贴近他的心。这也正是我们努力要做的事情。他不喜欢“名人”这顶帽子,他需要的是安静。在“文革”那段动荡不安的岁月里,我不知道这位老人是靠怎样的意志力坚持下来的,我只知道,老天爷是不会亏待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起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巴金爷爷注定不会被“文革”的洪流所淹没,他挣扎着,奋斗者,抗争着„„

就我所了解的老作家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老人像他这样,在晚年时,内心还那么的不平静,还这样揪着往事拽着痛苦不放。或许正因为这样,反而使得这

体弱多病的老人,在他的垂暮之年迸发出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他要表白,他要倾诉,他要高呼。他自己曾说过一句话:“如果不反思,不用文字反思,我就会做噩梦。”无数的梦使他心力交瘁,使他夜夜不得入睡,想念妻子的那种痛苦心境在黑夜中被无情地放大,回忆在残忍地撕扯着这一切,他选择了勇敢地面对。就像鲁迅先生说的,“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因为梦,他的心更敏感,也更充实。

关于巴金爷爷,我的心里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说。我眼中的他,有时像孩童那般天真,有时又如被阳光折射后的小水珠,那么的晶莹剔透、完美无瑕。他是21世纪的一面镜子,真实地展现出社会的狰狞面目,无情地批判着那些丑陋的人们。他激荡于生命的洪流中,生的目标就是丰富的,不断完善的。他是我们中国当之无愧的人民作家,一切的真善美在他的作品中都展现得淋漓尽致,他没有说假话,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实践,他证明了一个真实的社会,一种真实的人性。他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幸福,他甘愿走向死亡。他又如一个黑暗里的一个灯泡,给迷茫的人们带来无限的光明。他希望自己永远发光发热,他希望温暖洒落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啊!我敬爱的巴金爷爷,你就是一位可爱又可敬的老人。你是一个真人,一个善人,一个美人!最后,就让我们细细地去欣赏巴金爷爷的作品吧,并在心底默默地祝福这位可敬的老人、可爱的老爷爷吧!这就是我眼中的你,虽然您已离开这个世界,但您的精神将激励着无数的我们。最后的最后,我想诚挚地向您问一声好——“巴金爷爷,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