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独游世博园
初三 记叙文 1779字 29人浏览 kate_pingping

昨晚继续看<走下神坛的GDP>,忽然有一股莫名的惆怅感.我出来散步了,其实也是散心.穿过阴森的小巷,跨过宁静的天桥,踏步走上了熙熙攘攘、车来车往的二环东路.

一个孤独者在用心漫步,一个漫步者在品味孤独.

我来到了世博园,我很多次来散步总是来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喜欢这里.或许是我去年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在晚上,天空中飘荡着我很喜欢的苏格兰风笛,婉转悠扬的笛声从四面八方向我拥来,夹杂着芳草气息的清风拂面,还有那月光下的上百个国家的国旗在迎风招转,五颜六色,姹紫嫣红,那是色彩斑斓的流动的河流.让我在当下从听觉、嗅觉和视觉上获得了最棒的立体感受!虽然此后几次来的时候,再无苏格兰的笛声,但我却还是在孤独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起这里.

此次我比较大胆,我不但在忽明忽暗的月色下翻越两道格栅兰,而且还在里面一个幽静的湖边长久散步.

湖很小,可谓‘半亩方塘一鉴开,“月光”云影共徘徊’.湖面静如处子,平如铜镜,偶有浮想联翩的小鱼翻身而起,跃出水面.也许它想作飞鱼已久,但终究还是要无奈地落回水面,泛起阵阵涟漪,但很快又复平如初.可惜啊!这里是供人消遣的袖珍小湖,而不是凭鱼跃的壮阔大海.你如果想做飞鱼,这里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湖的正面是漳显世博园盛大气派的上百个国家的国旗卫台,抬眼望去,色彩斑斓的河流节奏多变,噼啪作响,好象是在向每一个仰望它的人们诉说着这里在99年时的热闹和辉煌!是的,它们应该诉说,我想每一个来这里的寻求新鲜的游人和度蜜月的情侣都是想通过维持完好的园艺遗址来想象她往日的盛景,欲通过这个磁场连接今与昔,以获得片刻的尊容.然而孤独者却不是这样的!

湖的侧畔是精致的“水中庭台,山间楼阁”,也许是临近山水自然的缘故,它的建造没有雕梁画栋,没有色漆班驳,没有江南山水画舫的娇气,也没有北方平原台楼的厚重.而是用最原始也最自然的竹藤和木条编制.我佩服设计者的睿智,赞叹建造者的工艺.这里的芳香与清新是神圣不可污染的!

湖的对面是气诧风云、不可一世的“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遗址”.里面有集全国和众多国家的园林园艺精品、庭院建筑.有树木院、药草园、竹园、蔬菜瓜果园、盆景园、茶园、名花异石园等特色园种.她是年少淘气者的百草园,是青春烂漫者的伊甸园,是壮年击怀者的大观园,是垂暮思无者的颐和园.这里每天都发生着许多故事.她因为厚德,所以载物,因为载物,所以每年都要吞吐着数不清的各色人种.我正准备转身之时,忽一阵清风袭来.杂带着远方飘来的丹桂花香,“好熟悉的香味啊!”我不禁自语.一下子想起了母校的桂园,和在桂子花开的周末的林荫路上急冲冲赶往教二上 <发展经济学>双修课的忙碌身影,“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是已惘然”.

湖的背后是若隐若显于小山坡上的错落有致的连排别墅群,这些建筑风格统一,为外中内洋式.它们依山而建,绝大部分高二层,均开天窗,拱性门廊,天蓝色的琉璃瓦屋顶,朝湖方向开大窗,窗帘幽闭.月光下看起来墙面应该不是美术涂料涂饰,而可能是深色卵石砂浆粉刷.山色苍翠之间,月光如水般地倾泻到天蓝色琉璃瓦上,显得更加静谧.有一句诗是这样的写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清风冬有雪” .我想用它来形容这一别墅群的外部描述,自然是非常贴切的.如果当年地产开发商能够利用此句诗来打广告的话,肯定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说不定就把房价抬的更高!我不管里面是住着什么人,是经济时代的科技精英也好,是市场恶海的掌舵能手也好,是腐败的官员或是垄断国企的高管,还是祖辈荫翳下的纨绔子弟也好.就外部环境而言,这都是一个和谐的存在,这是我们市场经济发展的目标,也是我们物质文明发展所应该有的高度.

夜深了,周围显得愈加宁静,我在建有国旗卫台的大堤上来回走着,此间此刻,我没有伟大的思考,没有深沉的乡愁,更不可能有不知身是客的陶醉!我走着,因为我惆怅;我走着,因为这天上之明月,山间之清风,这“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的天地之无尽藏也”.

渐渐地,我有了离意,于是我便轻轻地来也轻轻地去.不惊动世博园的保安,不惊动别

墅群的看门狗.更不会去惊动湖里面那些幻想着做飞鱼的时而奋力跃出水面的几只可爱而愚蠢的鱼儿.

当我走下大堤,踏上绿草如氤的坡地时,我不禁回首,当下即兴作打油诗一首:

望眼迷茫觅力斧,

低头便是坚实路,

踯躅无为非良策,

一步一思追鸿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