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身不由己
初三 散文 2822字 88人浏览 水晶驿站79

那年我四十七岁,因为别样的原因,踏上了去云南的火车。我是一名女性并不健硕,这次旅途却让我的内心和身体都强健了起来。怀揣着六千元的人名币和每月十号工资卡打进的一千四百元,就这么贸然地开始了我人生第一次漫长的的旅途!假若真的喜欢旅行是不会惧怕旅程是多么的艰难困苦的。袋子里的票子不必太多。坐飞机是可以体味到蓝天白云的怯意同时节省时间,却浪费金钱。选择坐火车,几天几夜的颠簸于火车之上并选择坐硬座。绝对可以节省开支,但是下了火车你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双足像是肾病患者,肿胀难耐。为了更多的节省开支, 你还可以选择最便宜的旅店甚至是租房,控制你女性的购物欲和喜欢下馆子的嗜好,学着西方人的模样,背起肩背甩开双足,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既锻炼身体又磨练意志。第一站是泸沽湖,传说中东方的女儿国,杨二车娜姆的故乡。高原之湖,远离污染,清澈明净,一天之中湖水千变万化,中午时分是最美丽的时段。在烈焰的阳光下,湖水蓝的似乎可以穿透心肺。景色美丽的令人瞠目咂舌,身体的反应也是苦不堪言。海拔两千多米已经体尝到了高原反应,头痛欲裂,呼吸不畅。手中租来的环湖山地车,已经成了一种附加的累赘,不过下坡的时候还是可以借力横冲直下,体味一种飞翔的畅快感。一念闪过,推着山地车走向了在阳光下仰着一张张黝黑笑脸的摩梭人家的妇女和儿童,她们淳朴而原始地坐在草地上,周围放牧着成群的牛马。从她们的着装就能一眼窥出物质的贫乏,但从她们的脸上却找不出丝毫的不快乐,张张笑脸上都写着满满的知足与安逸。忍不住和她们合了一些映像。心里也对自己默默嘀咕:知足吧你,简单快乐就好。丽江的美女实在是多如牛毛,听说很多人疗伤都来这个地方。之前在束河住了几日,每每外出归来时总是找不到租住的客栈,有一次竟然租了辆马车才寻到了回路,随后几日出门只敢在附近一两百米的地方购些日用品和吃吃饭。说来真是好笑,住惯了大城市的人只认得大路,进了小胡同就像是瞎子摸像一般。后来在客栈老板的引荐下,租住到丽江最繁华的地带, 一座女子公寓,和一米阳光的拍摄地几乎只隔着一条街。从清晨到夜晚游人密密痳麻,如织如网。公寓里全都是单身女性,几乎都有过情殇,已记不起她们的姓和名了。丽江古城的酒吧一条街,到了夜晚可真谓灯红酒绿,热闹非常。择日我和一位在京工作的朝鲜族女孩去了趟酒吧,她身高一米六八却说要和我拼酒量,怕她醉倒后无法将她扛回家,没敢承应。酒吧的消费真是让人吐舌,一小杯的什么洋酒要百元钱,我们早早就打道回府了,回来还被人取笑,硬是问我们两人是否有艳遇?大理的苍山与洱海是出了名的,选择租住于大理古城。大理的水质真是干净清澈,看不见污染过的印迹。我住的那间客栈名为皮皮客栈,很多年轻人在这里既是半个游客又是半个主人,当时袋子里 的钱已剩不多了,客栈前台的女孩只象征性的收了我一点点的押金。四人间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关起两扇门来,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盏小夜灯常常通宵达旦地亮着。我住的是顶楼,开了门即是天台,种了很多的向日葵及葡萄藤蔓。院子里养了很多的宠物:狗儿,猫儿,鸽子,兔子,鱼儿等等。种植的花草果树也很多,枣树,柿子树,梨树,石榴树梢更是挂满了果实,红彤彤的令人垂涎。这个客栈有很多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她们有的是做义工的,吃饭住宿不收钱,但要帮着打理这间客栈:煮饭,浇花,做卫生及接待游客。其中有一个女孩也是个头很高大,我猜想她应该有一米七多的身高,从内蒙古来的,戴付眼睛,斯斯文文的,经常可以在厨房看到她的倩影。一个人住了段时间很闷,便写写文章,看看电视。快离开的时候住进了一个学中文的女孩,人看上去清瘦的很,简直就像个男孩子,她手里读的那本安妮宝贝所著的《眠空》深深吸引了我的视线,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常常趁她出去的时候拈来阅读,后来自己也去买了一本。临别时她给我留下张字条,现在仍保存着,字体很漂亮,舍不得丢掉。很后悔没有留下她的电话号码。大理的空气也是好的不得了,走半个小时的路程就可以看到洱海,一路的田园风光更是美不胜收,通往洱海的路上没有什么建筑物,视野分外的开阔。蓝天,远山与田野就是眼中的一切。嗅不到城市的味道,完全是乡野的原始风光,心与肺似乎都被清洗了一番。烦恼与忧愁已被远

远地抛掷到了宇宙的另一端,人与自然的和谐是这会儿的全部。真正地体味到这里才是疗伤的净土,而酒吧里有的只是疯狂的喧嚣声,只能涂添人的烦躁与不安。在大理奢侈的去了一趟崇圣寺三塔,很宏伟很辉煌的佛教圣地。因为没有什么信仰,过目便忘记了,但是那些在香烟缭绕中的信男信女们虔诚的模样却印在了脑海中。去西双版纳十几个小时的路途买了张大巴卧铺。一路躺着,看沿途的风景时才不得不坐起身子,窗外的景致的确不同凡响。大量的植被都似陌生的客般,第一次看到。空气中丝毫感觉不到夏天的炎热,郁郁葱葱的树木遮蔽了整条道路。在云南看到最多的当属玉米地,而当地的玉米口味确实了得。后来的几日随了一次团,这次大手笔的消费着实让我心痛了一番。跟团去了傣族园及国家植物园。国家植物园里随着讲解员的引导听她一路花花草草讲了一大堆,似走马观花般硬是没记住一株树一朵花的名字,想要认真的拍张照也是匆匆忙忙的跟赶集似的。唯有记住了一种植物,那植物可以随着讲解员的歌声翩跹起舞,令游人惊叹不已,可仍没记住它叫什么。在傣族园看到了一场模拟的泼水节,气势也相当的宏伟。经不住诱惑,花了一百四十元给自己和女儿各买了件具有傣族风味的长裙。旅途中所租的房子价位都在一月四百元左右,旅店的价位在五十到八十元之间,算是我可以承受的最高消费额了。在西双版纳的曼听公园附近住了两个月的时间,环境很吵,房子却不错。那段时间开始写长篇小说《情殇幕落》,继续写了些随性的散文。于曼听公园总理雕像前留了影,回到福州却无意间将那些珍贵的影像全部删除了,将近四百多张云南的丽景映像也随之消失陨尽了。每天晚饭后将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去澜沧江边漫步,看到冷落在江边的十几栋两层楼的别墅,既艳羡又惋惜。羡慕的是别墅旁那成片的空地,惋惜的是这块空地却长满了荒草而无人居住,多好的资源被冷落在此。缅甸人开的玉店在西双版纳随处可见,本人对玉情有独钟。选中了一块,开价八百我还他一百元也轻易得手了,窃喜的告诉远在英国的女儿,以为捡了个便宜,很有成就感。女儿却说也许它就值一百元。那些肤色漆黑,高鼻梁凹眼睛的缅甸人中文说的和我一样顺溜,着实令我有些匪夷所思。人生有时很难预料,不经意间经历了很多的变数,又在不经意间成了旅行家和业余作家,这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上帝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它在关上了所有门的同时还为你留了一扇窗,透过这扇窗我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相对于我从前的生活来说,它是全新和五彩缤纷的,虽然也是孤独和清苦的。人不总是生活在矛盾中的个体吗?有得既有失,究竟是失去的多还是得到的多?我认为还是糊涂点好。糊涂一份快乐就增加一份,清醒一份快乐就减少一份。这只是我本人对于人生的一种亲彻亲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