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红薯的味道
初一 记叙文 1054字 727人浏览 312717305

烤红薯的味道

路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有了一个卖烤红薯的人,没有特别注意,但是每天上下班都经过这里,就总是多看上几眼。新车,新烤箱,新围裙,一位干净整洁的新人顾客稀稀拉拉。总觉得少了点味道,并不是他的红薯的味道,这与薯源有关,更离不开火候的把握,但是似乎又不仅如此。

每天都路过这里,“味道”的问题总是萦绕于心,挥之不去。

忽然,想到了金贸街边的烤红薯的那人:旧得几乎不能用的三轮车,黑乎乎的烤箱,黑红的脸膛,沾满红薯糖又渍满灰尘的双手,污渍的围裙,连星星儿也几乎辨不清的杆称,还有亲切诱人的招呼,娴熟利落的动作,高高地称称,豪爽地抹零,地点不变,四季如一,人离车不远也不近,总是那么随和自在,不买没有丝毫的不快,买了也没大赚的欣喜。

渐渐清晰起来,眼前的这人脸上也有和蔼的笑,但却有几分生疏;烤箱也有丝丝热气,缕缕氤氲,但却失去了诱人的味道。

他到底少了什么呢?

境界。

这是一个职业境界的问题。不管什么职业,身心融入其中,就是一种至高境界。这无关经济价值,更无关社会地位。

他,没有。

也许他正在摸索,所以手法生疏;也许他入道时间不长,所以不善经营。走在身心合一的路上,距离境界就不远了。

现在社会各种行业丛生,从业人员众多,所以有了各种培训,所以有了什么证,什么师等等的称号,所以有了“我们更专业”的广告词,这就是“职业化”。百度这样解释“职业化”: 简单的讲,职业化就是一种工作状态的标准化、规范化、制度化,即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用合适的方式,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

多么专业的解释啊。

可是我这样理解“职业化”:职业化人。

多年的职业磨练,金贸街边烤红薯的人已经具有了浓郁的“味道”和超高的境界。也许他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言谈举止都具有了烤红薯的四溢的芳香。没有眼前这个烤红薯的,我还真没有想过金贸那个人的味道,生活实景也许恰恰难以给人感悟和思考,回味想象那些记录生活实景的镜头,也许能让我们体味到各种职业里这样的人生意味。

军人的英姿飒爽,警察的敏锐机警,教师的知性儒雅,政客的圆滑玲珑,黑老大的匪气霸道,小偷的贼眉鼠眼„„都是职业化人的生动展现。

当然了,各种职业都有太多的未被职业所化之人,心在焉,是被开化的秘诀心法。 希望眼前每天都见的这位也能烤出点人生的意味。

后记:

此人已经颇具“红薯的味道了”。回乡的一次偶遇,原来我们是老乡啊。他是青坨营油盘庄的,好几次我都不忍心买他的红薯,因为他老是多给我很多。后来一想,买卖嘛,有卖就有挣,我呢,添点人气,增点销量也是好事。他的味道自不用说了,因为跟前总是围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