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的樱花
初二 记叙文 3554字 143人浏览 木一丛

苍白的樱花

朦胧中, 我看到了飞舞的雪花, 好美好美. 走近了, 才发现是樱花, 漫天飞舞, 樱花, 苍白的樱花. 原来一切都是美丽的幻觉

我仰望灰色的天空, 心中一个声音已飘向远方." 你在天堂好吗?"

" 姐快出来啊, 你看谁来了, 快点啊" 一阵狮子吼震的我耳膜影影做痛, 我腾的跳起来, 生气的对着这个小不点喊到:"你想你姐耳聋啊, 喊这么大声." 我揉了揉遭到虐待的耳朵," 哪个人来了?" 妹妹很兴奋的说" 雅飞姐姐来了." 我摆摆手, 一脸的不相信. 怎么可能, 雅飞在日本啊. 不可能的. 我想着又准备往铺里砖." 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变啊, 和原来一样这么爱睡懒觉啊." 好熟悉的声音. 蓦然回首, 那张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脸, 挂着笑容正歪着头看着我," 雅飞!" 我飞过去抱住她, 不知不觉泪水已侵湿了她肩上的衣襟.

好不容易才从欢喜中镇静下来, 我拉着雅飞坐在沙发上问到:"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好去接你啊!" 雅飞呵呵的在一边笑. 我不解其意, 挠着头, 问:"你笑什么?" 雅飞笑着说:"你和以前还是一个样, 你知道吗? 大家都好想你." 神情黯淡了. 我端起杯子, 刚泡的茶水, 叶子涨开在水中旋转. 接着是一片沉默." 雅飞姐姐你这次来给我带礼物了吗? 我要哦." 第一次这么感激妹妹的出现, 以前她总是给我惹麻烦, 所以我在的地方, 我是不允许她进入的, 这次, 不同. 雅飞望着可爱的妹妹, 很温柔的笑着说:"当然, 怎么会忘了给小蓝带礼物." 说着就从旁边的包了拿出一个小盒子, 蓝色的木盒, 有一个小环在最上面. 这是妹妹最喜欢的颜色. 接过礼物谢谢都不用说就跑到自己的房里." 这个小东西" 望着乐的差点栽跟头的妹妹, 我宠腻的在一旁自言自语." 你也有." 雅飞递给我一件绿色的东西. 我回过头. 晴空划出一道闪电, 我接住楞在了那里,画框! 这是一个绿色的画框. 指尖顺着画框滑动. 熟悉的人! 熟悉的神情! 心中一道伤痕再度裂开, 撕废的伤痛, 血, 一滴, 一滴的掉落在心头。

泪水滴在画框上. 记忆深处点点滴滴在重现. 枫站在我面前, 一脸真诚的对我说;" 菲儿, 我很喜欢你." 日本秋季就是樱花烂漫时, 我站在樱花飞舞中, 望着眼前这个阳光男孩, 一度默默在我身边陪着, 小心的呵护着我的男孩, 我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甜蜜. 我抱着枫, 抱着我渴望已久的幸福. 这次我不会让幸福从我身边溜过... 回到宿舍, 这是我和几个好朋友在日本租的, 老式建筑风格的屋子最大好处,是庭院。而这个庭院里,满是紫藤. 这是我们找了很多的地方才找到的, 是个很美的地方." 我回来了" 我雀跃的跑进来, 换下鞋子坐在桌子边, 雅飞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我摇摇头却满脸喜悦. 同宿的另一个女孩茗叶也凑过来:"还说没有, 看你笑的那样, 脸部肌肉都笑酸了吧."" 受不了你们, 这么鸡婆啊" 我耸了耸肩, 站起来郑重的说," 恩, 枫向我表白了."" 嘘" 一阵哗闹," 呵呵, 这次要请客哦. 一定要痛宰你们一顿, 我要吃寿司" 茗叶压着我的头说." 请谁吃, 都不会请你, 谁不知道你那个饭量啊, 你去了我还不成乞丐了" 我推开她, 拉着雅飞在一旁笑, 茗叶嘟起她的小觜, 一副小狗狗脸, 可爱极了, 不好, 她举起手朝我冲过来, 几个好友闹成一团.

日本樱花撒满了大街, 阳光温柔, 照射着一群快乐的中国留学生." 快看, 富士山啊!" 我朝着身后的朋友喊到." 拜托, 你来这里已经几百次了, 别摆出一副花痴的表情好不好" 茗叶揉了揉她那已开始发麻的腿, 不耐烦的说. 雅飞则拉着她继续走. 惹的茗叶打了她几拳, 要知道雅飞是学过空拳道的, 很轻松的躲开了, 结果让茗叶扑了空, 我挽着枫笑得蹲在了地上. 今天约了雅飞和茗叶, 还有和我们一起来日本的雪儿, 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 她住在她姑妈家, 我们很少在一起玩, 今天大家放假就一起来了, 富士山就像一个圣女伫立在那儿了望着日本, 神圣而庄重. 自从枫成为我的男朋友后, 我对他就十分依恋, 在朋友面前都很亲密的样子, 我喜欢这样, 枫也是. 登山的乐趣是无与伦比的. 很高兴的玩了一整天, 大家也累了, 来到一个小餐厅里吃东西, 雅

飞和茗叶在争吃什么,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们, 枫和雪儿各自去了洗手间. 我突然感到肚子有点不舒服, 就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这里有一个小巷道, 里面隐隐有哭声. 我站住了." 你不要哭啊" 一个磁性嗓音夹在哭声中显的低沉了些. 晴天霹雳, 手中的包不觉的掉在地上悬挂在外面的钥匙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后面的我就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因为我已听不进去了, 我麻木的蹲下来准备捡起来, 一双雪白的球鞋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没有抬头, 因为眼泪已经无声的流出. 面前的那个人抓住我颤抖的手, 语气里透出不安和焦急" 菲儿, 你别误会, 我和雪儿没什么的...." 我猛的抬头, 红红的眼睛流露出愤怒, 枫惊住了,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眼神, 我挣脱手, 抓起包就往外跑, 枫在我后面喊着什么, 我没听见, 愤怒已让我失去了理智, 泪不停的滑过脸旁, 在风中和樱花共舞, 听不见两旁汽车的鸣镝, 只有心中的责问"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说过对我是唯一的. 你骗我, 你骗我........" 就在我跑到路中央时, 我停住了, 因为雅飞和茗叶的声音," 枫......." 转过去, 只有一片血红. 我抱起倒在血泊中的枫, 哭着呼唤眼前让我心疼的人儿" 枫, 你醒醒啊, 看看我, 我是菲儿, 你看看我, 对不起, 都是我不好, 你醒醒啊" 我拼命的想把他摇醒, 周围的几个人早已成为了泪人, 枫睁开了眼, 抬起他的手, 我赶紧抓住放在我脸上, 他的手软软的, 很温暖. 枫轻轻的用手擦拭着我的眼泪, 艰难的说" 菲儿, 对不起.... 我.. 和雪儿... 真的没什么... 她只是我的... 过去..., 你才是我... 的... 将来..." 我哽咽的不成声了, 我知道枫的前任女朋友是雪儿. 枫抓紧了我的手" 菲儿, 我是.. 个.. 孤儿.., 我从没体会到... 什么是.. 爱.., 是你让懂的.." 血从枫的觜角流出来, 我急忙用手擦, 泪水滴在上面越发的红了." 没有菲儿的枫不是枫. 记着... 菲儿... 我走了后... 好好活... 为我... 为我好.. 好.." 手从我脸上滑落, 眼神已涣散." 不要, 不要" 我发疯朝着天空喊道. 血漫漫扩张着. 血, 原来是那么的妖艳, 那么夺人心魂. 蔚蓝的莲花在血泊中绽放.....

月光,如水。

藤花旧馆,雅飞扶我回来, 心力焦脆的我早已无力了. 学校的老师处理这些事, 望着被推进太平间的枫, 我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我坐在窗前, 月光洒在我脸上, 苍白的脸, 空洞的眼神, 我抚摩着枫画的一幅日本守护神, 那是我生日那天送给我的, 他说会让我快乐的生活, 他就是我的守护神. 泪水从未断过. 月白色的狩衣上绘着精致典雅的紫藤花,衬出一身出尘脱俗的飘然之气;平和的面容,低垂的眉眼,掩去了心灵深处的惊涛骇浪;手上洁白的折扇,一如那从未被俗世沾染过的灵魂。高贵、雍容、宛转自若,平静幽雅的外表下却有着神灵飞扬的心灵。物在可是人呢," 枫, 你在哪儿, 回来好不好, 我不会在怀疑你了, 我不在撒娇了, 你回来啊, 你回来" 我看着画, 以往的一切有回来了, 我忘不了. 雅飞蹲下来抱着我, 哭着说" 菲儿, 别这样, 枫走了, 你还要活下去啊, 你要为他好好活啊' 我将头埋在她怀里, 放声的哭起来, 茗叶也拥着我们哭起来.....

黑眸一闪, 眼前还是樱花, 苍白的颜色.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觉的, 樱花在诉着什么故事, 才会有这么绝望的颜色. 解决了枫的后事后, 我回国了, 不是逃避, 是为了枫寻找新的生活. 为了他, 我会好好活着. 枫, 你听见了吗. 我很好. 我活的很好, 你没有离开我, 你就在我心里. 没有枫的菲儿也不是菲儿, 你永远都在这里, 永远都是. 我捂着心口暗暗的说. 我没有带走画. 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它是属于那里的吧, 苍白的樱花是它的点缀.

真没想到雅飞会来看我, 这几年我几乎没和她们联络过, 因为太忙了. 画框里的就是那副, 熟悉的景物, 熟悉的一切, 让我心头不禁颤抖. 绝美的姿容. 谦和的仪态, 出众的装束...... 枫, 你回来了......

有爱, 一切都是真实

云舒云展, 花谢花开.

樱花紫藤下是爱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