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脚下的这片土地
高二 散文 3530字 319人浏览 FlyinTanzen

1 “认识脚下的这片土地”

——基于草根文化视野中的语文教学观

灌云县伊山中心小学 侍作兵

语文是一门综合课程,它担负着民族与地方文化基因传承的重要任务,培育并承载了人们对祖国与故土的深厚情感,我想这应然成为一个语文教育工作者必须秉持的基本的价值认同。

当今的语文教育视野过于狭隘,教材怎么编,课堂就怎么教,这与人们的长期思想的禁锢不无关系。人们总跳不出教材与课本的圈圈。当我们置身草根文化背景下去审视我们的语文教学观时,我们的思路会豁然洞开,我们的语文课程也被赋予了文化发掘的使命。

语文本身是自由的,教师在面对语文这门课程的时候也是自由的,然而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自由得起来的,只有心灵自由了,才能享受自由。当前,课程的改革只是给课程解放开启了一条小小的门缝,我想这主要是对师资水平的顾虑。新一轮课程改革进行了这么多年,课程权力也下放了,可是我们还是没有准备好,接不准招。

在我看来,三级课程的设置,还没有达到对人发展的真正尊重,包括老师与学生。其实我们的思想可以再解放一点,

2 应该明明白白告诉大家,我们还可以有班级课程,个人课程。

教学有因材施教,课程改革对教师而言也要有因人而异。课程的落实最后要具体到班级与个人的,有三级课程就为什么不能有国家、地方、校本、班级、个人五级课程呢?教师也是有差异的,这也是我产生基于草根文化视野中的语文观的原因与基础。

有些教师带好保底的国家课程都有困难,而有的老师都能开发自己个人的课程,我们要正视这些现实的存在。

把草根文化引入课堂,使学生接受一种完整人的教育,应该成为语文教育的责任与使命。

人之所以有区别,是因为存在种族、民族、文化、语言的差异,还因为草根文化的浸染,人因此而独特。

草根文化中蕴涵着最基本的语文因子,语文课程关注草根文化,实质是人们对故土精神的回归。

在一个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差异明显的国家,进行课程改革时可以存在梯次的,有的可以是长期处于初级阶段的,有的则可能早已进入了较高的阶段,我们应容忍这种现象的存在。课程的“空白点”多多,方法与内容的缺失都应为人们所宽容。但这种宽容并不代表我们停止思考与实践。

国家更关注“保底”的国家课程,释放给地方与学校的课程空间大了起来,松绑后的课程设置使人们有了获得自由

3 的感觉,但要拥有这种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教师与社会要面临成长与发展带来的痛苦,习惯于被控制的人们,自由乍来,让我们的教学找不着北了。鉴于此,我们应寻找一种突破,我们从认识脚下这片土地开始,从认识身边的一草一木,一亲一友开始,再去认识更大的更抽象的世界。我们着意构建了语文教学与“草根文化”契合的平台,在语文教学中融入“草根”的教学思想。

任何一所学校都处在“环境”中,这种“环境”包括气候、地理、人文等,无论是地域文化,还是现代文明,都为我们的学校课程提供了极其丰富的资源,也为我们的语文走向综合准备了一套色彩斑澜的独特世界。

我一直秉持这样的观点,课程改革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文化的发掘,语文课中对草根文化的关注是传承传统文化,使思想开放,保持课程多元化的重要方面,语文教学有其独特的秉性,具有很强的综合实践特征。因此,草要文化与语文课程的融合是有其存在并发展的肥沃土壤的,这也是我们打破文本与生活壁垒的一个举措,是开发课程,让课程为人的成长服务采取的一种教学策略。

语文“是人类川流不息的生命的摇篮,是人类生活活动的记录和标示”(曹明海语)。日本著名教育家水原国芳也曾有类似的看法,“国语教学不只是简单的文字和字母用法和

4 段落或句读的问题,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内容问题。国语不是训诂之学,而是活的思想问题,是川流不息的生命”。作为生命的摇篮,我们就不得不探讨语文与草根文化的渊源,地方的历史、文化、人文景观都会与语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地方上的许多先贤先哲的高风懿德,也都在不断地滋养地方文化的形式,而地方文化也在不停地渲染、塑造、积淀着一个地方的特质。

在语文教学中,我们经常发现,我们不是一直在教着别处的“草根”吗?比如《长城与运河》、《台湾的蝴蝶谷》、《庐山的云雾》、《水乡之歌》、《槐乡五月》等等课文,不正是这样的吗?教学者脚下的这片土地为什么被忽视呢?本土的历史遗存、人文景观、悠久历史等也可以在语文教学中予以“体验”,让学生置身于“活的”教材中。

语文的教学实践让笔者知道,本地在古代俊杰众多,近现代更是英才辈出,学校附近的伊芦山是商朝功臣、贤相伊尹隐居之地。据《史记》记载:“项王之将钟离昧,家住伊芦”。清代板浦许乔林、许桂林兄弟,被誉为“海州二才子”。李汝珍在学校附近的板浦写就名著《镜花缘》,举世闻名的科学家“汪氏三兄弟”汪德耀、汪德昭、汪德熙,中科院院士陈吉余等等,他们都是我们在教学《詹天佑》《钱学森》《李时珍等课文时,不可多得的辅助教材。通过这些人物的教学与介绍,要让学生知道自己的家乡的人才也是犹若灿烂群

5 星,他们辉映海属、夺目神州、耀眼世界,他们为我们的家乡的发展、祖国的建设以及世界的进步也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些都使语文的人文特性与工具特性得以充分体现。

草根文化对语文课程的渗透与融入,在带来教学内容微妙变化的同时,也会使教学的方式产生相应变化,书本不再是唯一,教室不再是课堂的整个天地。

语文教学是为“人”的教学,然而没有教的方式的转变,就不会有学的方式的转变。在草根文化背景下的语文教学其实质是语文教学的综合实践,意在激发学生热爱家乡土地,热爱家乡人民的情感,同时又在培养学生的语文实践能力。要求学生在了解家乡风土人情、丰富物产时,要将搜集得来的信息、资料,以学习小组为单位进行整理、汇报,在整理、汇报的过程中锻炼其信息处理能力,培养学生梳理材料的技巧,训练并提高学生口语交际的水平,表情达意能力得到进一步加强。

教的方式的转变,带来了学生学习方式的深刻转变。学生在这种方式的引导下,不再是被动的知识接受者,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得到了明显的发挥,同学间的交流互动提高了学生使用语言文字的能力,合作与探究意识得到进一步增强。

草根文化视野中语文教学观的转变,不仅带来了教与学方式的转变,同时也丰富了传统语文教学的内涵。在丰富多

6 彩的生活中,各个区域的人民都创造了许多蕴含哲理的生活语文,有些极具地方特色的话语是在教科书中所没有的。

我们在教学“谚语”、“歇后语”等内容时,可以给学生社会语言调查的作业,收集家乡的方言土语,有许多话语是普通话所不能企及的。在学生大量搜集的基础上,指导学生进行分类整理,我们把搜集的方言划分为二十多种类别。比如:天文气象方面,有“马碴冻”(薄冰),冷冷(冰雹),水雾纳子(毛毛细雨);地理方位方面,有落头(地点),这汉丁(这地方);时间节令方面,有“麻擦亮”(天刚亮),龙眼乌(天微亮),通竿子(通霄)……这些家乡方言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也表现了一定的语文艺术。我们把这些方言引进语文教学中,一方面让学生领会方言的含义,丰富学生的语文词汇,在鲜活学生的语言表达时,让学生感悟语言的一些渊源,同时感到祖国语言文字的丰富性、多样性。

语文教学中草根文化的介入,也传递着这样一种理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建立家乡意识。做一个有根的人,往往不是先从抽象的祖国开始的,而是从家乡的草根意识开始的。

当一些家乡的风俗融入了人们的习惯与血液中,你自然就爱国了。语文教学也肩负此使命,这是大语文教学观使然。春节、元霄节、“二月二”、清明寒食节、端午节、中秋节以

7 及饮食、居住、婚嫁、丧葬等习俗都在每个人的成长中留有深刻的记忆。比如在我们的家乡,过春节,初一早上吃了饺子叫“弯弯顺”,吃的汤圆叫“元宝”,吃汤圆叫“揣元宝”,吃饺子、吃汤圆不吃完,要留一些“压碗”。除夕晚上大人要把“桂片糕”放在孩子的床头,初一早上醒来就吃“开口糕”,然后才能开口说话、起床、梳洗。新年吃的杂糖等东西,吃完了不能说“完了”,要说“满了”……这些民俗是特定人群生活在特定的区域内长期相沿而成的历史文化积淀,它一定程度上反映人们特定时期的心理诉求。

地方特产同样也承袭着地方文化的因子,在语文教学中可以通过手抄报,以及特产中蕴含的故事加以运用。

野草,是阳光、水和土壤共同创造的生命,它生生不息,绵绵不绝;草根文化,是一种充满野草气息的原生态文化,赋予了“基层民众”的内涵,是民族主流文化的“滥觞”。对孩子来说,今天我们以语文的方式引领他们进入草根文化的路径,不是要灌输草根文化的知识,而是要让他们认识到语文中有草根文化,草根文化中有语文,并树立他们的草根文化意识。孩子的思想文化启蒙,首先应当从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开始,越是草根的,越是民族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们的语文教学应该有这种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