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一则
初一 散文 3028字 330人浏览 一家ok

随笔一则

提笔来写,甚觉无言。不知从何说起。回忆点滴,俱涌心头,想来可笑,念来可叹。可笑也好,可叹也罢,总有其归路,总有其归程。心烦绕之,想来头疼。思虑再三,唯有捉刀成笔,只有厚颜,随心也,随性也,方可告慰之!

感悟于生活,感悟于理想,感悟于人生。

朱门寒锁,强颜欢笑;易安谪仙,常怀心田;少时之梦,皆入江湖;蝼蚁之事,何须堪忧?文以载道,文由心声,喜或不喜,亦非君也。

一直以来,我始终坚信,人,之所以为人,不为其他,只为我们能够注解,能够释怀。唯有如此,才乃人之大道。写到这里,突然间想到了自己以前写的几句话:人之一物,可奈大喜大悲也。在大喜大悲之中,让多种不同际遇的人生拥有了许多相同之处。正如一位哲人曾说的那样,对之于人生二字,我们每人都会有不同的注解。在这注解之下,我们见到亲情,见到友情,见到爱情,也见到了其他。怎样的注解,就看你的人生大部分见到了什么。人之一生,是没有传奇可言的,只有实实在在的经历和感悟。说一个人传奇,是因为他的经历和感悟较之于他人更多,所以造就了他的传奇和与众不同。就像溥仪所经历的一生,所感受的一切,较之于他人更为深刻,更为伤怀。身份的巨大变化,使他这一生有了许多的想法。所经历的一切,所感悟的一切,所思考的一切,也较之于他人更为沧桑和多怀。

每个人所追逐的是不尽相同的,所思也不尽相同。有人追逐于眼

前,着眼于当下,无可厚非;有人困惑于过往,忧虑眼前,不置可否;也有人谋全局,思未来,当有大为。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不论对错,只存乎于心的渴求,生的诉说。

人与人之间,性格迥然,可是基本的诉求点我觉得是基本相同的,因为人们所诉求的不外乎于利益、理想、生活、信念等,基本落脚点是相同的。有了这些,才会有了千姿百态的人生,才会有性格迥然的人生思路,才有了层出不穷的妙不可言。

回顾过往的人生,那一时的定格始终会萦绕于耳际,此一时的追求未曾消散于心田。人,就是如此,简单之外俱有一颗不平、不鸣之心。心中所想,或是所追,或是所求,但又并非所想、所追,在矛盾中坚守,而又在矛盾中顿悟。坚守于希望,顿悟于江湖。也许,此刻的隽永,就是一世的铭记。

一些事,那些人,总会在一个人的生活中纠缠、交往;此时情,昔时因,注定的是未曾的迷茫和追溯。无论如何,点点滴滴的记忆汇聚的是人生经历的遗忘,此时此刻的发生和交战是未来永不重复的历史。也许,在此刻,会很纠结,会很迷茫,会很无奈,但是阵痛过后就是收获。短暂的人生,证明的是有人失意就会有人得意,漫长的思考,换来的是莫使金樽空对月的空旷。

写的这里,让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一些历史之事,不唯它,只唯性格使然、兴趣所致。历史的烟云,总是充满了喜剧的色彩,悲剧的无奈,可是,因为一些神秘所致,历史总是如此的发生,可又不是简单的重复。一招鲜,吃遍天。

回顾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书写者往往是那些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虽有客观、公允之处,但更多的是一并非一,二并非二的强者思维。这不完全错,因为历史始终铭记的是成功者的角色。虽然我们提倡莫以成败论英雄。

卫公商鞅,行万事之举,革千秋之弊,秦遂一统,创万事之基;宋人安石,沿前人之革,除如今之弊,使宋焕发一新;明仕居正,行一条鞭法,变大明,治顽疾,遂使老大帝国承平数十年。回顾三人之变法,之改革,常使后人研究借鉴之。千年一降,争论不休。但是有一个观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商鞅变革,成功;王公张公,失败。为何?商公改革扶持了一帮子既得利益集团和扩大了一批利益集团,虽然他本人以车裂而亡,但是他的政策却得以延续,才有了秦的强大。而王张二人,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他们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没有很好的扶持一批利益集团和受益者,使的政策无法延续和持续进行,才造就了不同的际遇人生。可叹可悲也!后人知之,而不鉴之,以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时候个体的生命是那么的渺小,而有时候个体的生命却又是那么的伟大。渺小者书写了渺小者值得称道和赞扬的历史画卷,伟大者填就了波澜壮阔的史诗烟云。有人在关注生存权的时候,有人却在关注生命权了。这就是历史的差距,人的差距,生命的差距。正所谓寒门心酸士,一朝天子臣。两行清流泪,换得半生平,此言不差亦。

高山流水诗千首,明月清风洒一船。江湖总有壮丽的烟云,江湖

总有绮丽绝美的风情,江湖总有不可预知的未来,江湖之所以为江湖,就是因为时间在变,人生在变,江湖始终未变。你在或者不在,江湖都在哪里;你走或者不走,江湖还是江湖。

人类飞越了地球,跨入了太空,可始终难以跨越心灵的江湖。江为何壮,湖为何物,人生不同,认知不同。在书生的江湖意识中,也许是就是儿女情长,打打杀杀;在侠士的江湖思维中,也许就是拔剑四顾,豪气干云;在女人的世界中,也许就是英雄美人,帐下欢乐;在男人的胸怀中,也许就是恩怨情仇,斗酒行乐。这就是江湖,你能说她有错吗?不能,因为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人生。

“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这是无奈寂寞的江湖赞歌;“武林至尊,屠龙宝刀;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这是霸气壮丽的江湖神话;“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这是挥洒自如的江湖心。江湖歌,江湖义,江湖心,江湖情,江湖之壮丽,不尽如此亦。

羽生公曾这样说江湖:亦狂亦侠真名士,能歌能哭迈俗流。这样的江湖,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人间若有义,草木亦持之。

自古以来,中国人所坚持的道德准则始终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士子始终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最高目标,这些基本人生哲学涵盖了国人最基本的人生思维和价值观念。虽略有变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尊。我始终是这样认为的。

国学大师王国维老先生这样评价做学问的三境界:“昨夜西风凋

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解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简言之,就是“领悟、妙悟、顿悟”亦。此三境界,又何尝不是人生之三境界呢?

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追求于此,当不枉,乃大幸。

规则、追求、思想、倾诉,始终贯穿于人的一生,无论是谁,无一例外。在规则中学会适应、学会思考;在追求中学会努力、学会变革;在思想中学会基点、学会完善;在倾诉中学会领略、学会抒发。悟空灭妖,注重规则,理解追求,跳脱思想,达到倾诉,这也许就是悟空虽处处灭妖,而未被妖灭的根本所在吧,这也许就是师徒四人取经成功的最大秘诀吧。

酒之一物,乃生活之必须调剂品。无酒,难成行。太白饮酒,佳作连连;稼轩品酒,尚能吃饭;后主尝酒,春水东流。观历代之人,莫不以饮酒为乐,酒也许就是历史的见证,历史的诉说着吧。可是,人毕竟须五行调理,须阴阳平衡,不饮少饮为妙。

魏武挥鞭,往事越千年;千古滔滔,挥戈一击还。一些人,那些事,常寄语之,不曾遗忘。即若凡思,何尝有幸?须弥自在,未尝不可。江湖故事,生活百味,当思人生在世;岁月如歌,良辰美景,当虑世事艰辛。唯如此,方可大悟,才能得道。庄周梦蝶,梦的难道仅仅是蝶?

心开在彼岸,却依然远遁;红尘若老,也许只能追逐往昔;铅华过后,也许就是无可奈何。人生的无奈,谁能解?人生意,莫惆怅,

须释怀。须弥自在,大自在佛也!

惶惶之言,难以成行;一家之说,难免拘囿。词不达意,还请见谅,不妥不尽之处,还请诸君不吝指正、赐教之。

客车八队 杨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