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10:一丝惬意心中来
初一 散文 1284字 130人浏览 57572709

一丝惬意心中来(命题:一丝惬意心中来)

细雨飘摇中,我又慢慢走近了那棵腊梅。

望着这一树的辉煌,我的心情越来越虔诚,肃穆。在身后那座大成殿的映衬下,腊梅的绽放显得生动而且活泼,而又古朴清雅,一种庄重,平静的气氛笼罩了我。

我凝望着它,为那美丽的花开而欣喜不已,含苞的,娇羞欲语,脉脉含情;乍绽的,潇洒自如,落落大方;怒放的,赧然微笑,嫩芯微摇……然而最难得的还是它的颜色,说它是黄色,却不似迎春那般灿烂金黄,它似白雪般冰雕玉琢,似水墨般淡笔轻描,它的颜色是毛笔渲染出来的,自然,清淡。腊梅的美,含蓄,清高而又辉煌,温暖,我沉醉在那清幽的美丽,清幽的香气中,几乎不想醒来。

但是,这样傲世的美丽又有几人垂目哪?我四处望望,心中掠过些许怅然。这座大殿过往的人们来去匆匆,去留无意,丝毫不知自己错过了什么。

我坐在殿前的台阶上,仰起头,再次凝视头顶那片散发着清香的“天空”。一阵清风袭来,吹下几片花瓣,吹下一树幽香。恍然间,想起一句词:“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啊,我惊呼起来,那是腊梅的低语吗?我急忙立起身。摇曳的花枝静默无言,却已经将千言万语尽倾诉了出来。花的开放,本不是为人而开的啊!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浮动的暗香为谁?为冬,为景,为月,还是为自己?想到这儿,我一下释然了。原来腊梅是为自己绽放,为那份甜美的事业绽放……

于是,想起了那个著书西山的雪芹,他有旷世的才华,比天的心态,却隐在深山不被人知。知己寥寥,清贫度日,举家食粥,卖画付酒,他不要世人的追捧,不要仕途的繁华,他为谁而活?为自己!为自己那份不屈的骨气,为自己那份绝世的著作,是真有名士风范”著书黄叶村,历史自有公论!

眼前的一树梅花,给了我无限鼓舞。无人喝彩又怎样,无人观赏又怎样!像这梅花,默默作着风景,为自己而活,也不枉这一生! 一丝微笑浮上嘴角,再次抬头,那枝头的腊梅,或倾或仰,或思或语,或依戏东风,或笑傲冷雨,我静静观赏了一阵,一丝惬意从心中来……

“一树梅前一放翁“半窗月光半窗梅,为自己而活,人生最大的惬意不过如此罢!

刹那芳华(接受与付出)

在无数个漫长而幽深的夜晚,它独自接受着黑暗的孤寂和清冷,然而它的内心却仿若冰山下的火种,充满着自信和希冀,因为相信有朝一日,满空的星辰都会为它歌唱。

小时候便听说昙花一现的成语,觉得这花太过可惜,穷尽一生,却只换来流星般短促的美好时刻。想起爷爷种的其它花,即使在含苞时,也骄傲地接受着人们的赞美,何况花开时节,仿佛众星捧月一般,美丽而长久。

人惊艳吗?我想是的。然而在它花开的那一晚,我却被生命所蕴含的无限能量震惊了。

晚,然而光芒却是如此耀眼,仿佛集合了所有星辰的光泽,整个夜空都在为它喝彩!

第二天,它的花瓣坠落一地,然而每一片,仿佛都能听到它满足的微笑声,

生,无怨无悔。

让我想起一个人——鲍耶·雅诺什,非欧几里得学的创始人,他的一生也如昙花一样在孤独与嘲讽中度过,他的学说不被世人所认可,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却一刻也没有放弃对理想的追求。终于,在他死后,他的学说被世人所认可,全世界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使只是一刹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