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天凉了
初一 记叙文 1506字 148人浏览 CCC126120234

一个人上网,对着键盘敲打;一个人看电影,流着泪吃爆米花;一个人吃饭,白菜豆腐味同嚼蜡;一个人听歌,想起了你,说我很傻!

一个人思考,对着镜子说话;一个人逛衣服,不再有褒贬真假;一个人喝茶,看柚子皮浮上浮下;一个人睡着,半夜醒来,泪如雨下!

我们每天都在为那些不停围绕在我身边的男人吵架,我们每天都会为我究竟要赴多少的饭局约会说气话,如今,我一个人哪里也不去了,身边寂静的空洞回音,你听得到吗?

我们各自好的特质,差距是如此的大,我们有的那些恶劣习性,却是如此相似,像个笑话。我们一样的自私,愚蠢,自高自大,我们一样的幼稚,苍白,懦弱害怕。我们都在不停的索取不停的要,要那些关怀的证明温暖的依靠。我们都是孩子,需要对方像个家长般的予取予求,不会去照顾,只要被照顾,我说我是孩子,因为我比你小,你说你也是孩子,因为男人都是孩子,可惜,我们并没有孩童般天真纯净,我们有的是最初的无知任性。我们的灵魂一样的卑微,如果爱情是梦,那么我是专吃梦的梦貘,贪婪无限,噩梦是梦貘的牙祭,伤痛是唯一能够让我心满意足的体验,看你惊惶的寒毛在我的变态下分毫毕现,我是真的心疼无限,只是这样的心疼让我深深眷恋;如果爱情是现实,那么你是最精明的生意人,最大的获利付出最少的代价,无论得到的多么好,那都是你应得,心安理得,无论付出得多么少,那都让你发抖,心疼懊恼,永远的飞速算计,算计不了别人,别人比你聪明,惟有我的傻可以让你放心的微笑,于是只能对我龇洙必较。一个是狂热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是媚俗的现实精算师,南辕北辙,却一样的可耻,为自己的委屈心疼,却永远不会为别人的死亡凭吊,我们的生存方式是看别人屈辱的妥协成全自己虚荣的骄傲。

在感动时爆发最恶劣的争吵,在绝望中流着眼泪讨好,相守到老真的那么难吗,我们都强烈的渴望爱情,我们却都是无可救药的爱无能,生活没有教会我们最起码的常识,我们并不懂得要先伸出双臂才能够拥抱,查阅我们的人生字典,里面没有记载救赎的药。火候不断急速的冷热交替,雕功拙劣的对待目标,让我们原本可以像圣诞大餐上最耀眼那道主菜的爱情,面目全非,只剩下鸡肋了。只是如今这鸡肋让我如梗在喉,吐不出也咽不了,坚硬的骨头像你曾经刺伤我的那把尖刀,残余的肉香却提醒着曾经那些真实的温存和美好,进退一样痛得不得了。

想起你曾经问我,为什么经历过所有激越的亲吻和拥抱,最后只得到心如冰凉的放手,话语中心酸的无奈,让我第一次闻到了一丝真心的味道,像你身上boss 的香水,经不起一阵风吹,残留余味随着风渐远渐去了。

看着你,我头痛欲裂,不看你,我心如刀绞,相弃相怨,却难忘难了。我们悉心的用文字对弈,你说“哀莫大于心死 不如相忘于江湖”,我说“比悲哀更可怕的是连心都没有了,无论在湖里湖外自恋自艾,游戏人生,孤独终老!”孤独终老,虽然我们都知道,一定还会有人再走近,再说情话,再亲吻拥抱,也再吵吵闹闹,我们都是怕寂寞的人,我们无法停止说话,我们无法不去应酬社交,我们需要有人倾听也好,诉说也好,总之一定要有人围绕,所以很快的,我们便可以“相忘于江湖”,看另一番爱恨变幻,听另一场高低情潮,然而,太过自恋的人,如你,如我,终究逃不了孤独的命运,生活的孤寂可以填补,心的孤独是一生也无法遁逃!

于是,我只能静下心来,喝这杯凉茶,过期的茶叶有酸腐的味道。我蜷缩在我的小屋,等待发霉,等待发芽,我不在乎开出来的是真菌,还是鲜花!

命运还会再为我带来另一双手,在我忍受那双手粗糙的同时也感受到温柔。只是,关于你,关于我,当我们都没有牙了,在回首这漫长的一生时,是否会回想起这段短暂的相交,会是在记忆里拼命的寻找,还是叹息一笑,想起本来是要一起到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