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作文
初一 记叙文 4894字 426人浏览 gantian263

冰雪里的隐者

刘紫涵

“孩子,该去练舞了!”妈妈的声音传来。

“妈妈,我脚都受伤了。可不可以不去。”我撒娇道。

妈妈温柔地说:“去吧,老师说你很有天赋,你不用做太大的动作,只有记住要领,以后在家练习好就行。”

我知道,妈妈温和的言语中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我满脸不高兴地穿好衣服,提着舞鞋出了门。做乖乖女太烦了!我决定要做叛逆的小孩,我要逃课。我逃到常去的公园里,却发现冬季的公园比练舞还要无聊。湖水在冬眠,一动不动,毫无生机。芦苇只剩枯枝涌向天空,树木也脱尽繁华,经历劫难。突然,这萧条的景色里,一片火红的生命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片红梅。梅花的花瓣重重叠叠,呈浓艳的朱红色,一瓣瓣艳红慢慢分散开来,好似少女正在舞蹈的巨大的裙摆。微风拂过,那艳丽的裙摆更是随着少女舞动,仿佛要飞扬起来。裙摆中间舞蹈的“少女们”浓妆艳抹,涂上了鹅黄的眼影,在迷人的裙摆的衬托下更动人、更美丽。仔细观察,你还会发现少女露出的小脚。小脚上穿着碧绿青翠的水晶舞鞋,小巧可爱,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花枝笔直,好似用自然搭建成的有些不平的舞台,为少女们提供了一个最朴质的环境,任她们在这尽情地翩翩起舞。

在红裙纷飞中,花骨朵沉静优雅,粉妆玉琢,仿佛在静静地欣赏着花朵的舞技,露出的艳羡让她羞红了脸,在绿裙的衬托下,她为自己走上舞台的那一刻蓄势。 梅花不需要花红柳绿的陪伴,它们以自己的家族排遣着冬季的寒冷与寂寞。一个裙摆在旋转,两个裙摆在飞扬,千万个红色的裙摆,演绎着一场盛大的舞会。无数个少女

桃花开在春天,她那粉红的花瓣在微风中轻轻摇摆,仿佛一片片耀眼的云霞,星星点点的粉,又好似为天空抹上了一层娇艳的腮红,引得蜜蜂、蝴蝶争先恐后地光顾于此,不忍离去。梨花也不例外,洁白的花瓣,随风轻轻摇曳,像是冬天飘落的纯白的雪花,旋转、舞蹈,俨然一位优雅的舞者,引来无数昆虫驻足,流连。

而梅花与他们不同,她是“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的代言人。她不屑于风的洗礼,不屑于雪的装点,甚至不需要蝴蝶、蜜蜂的光顾。但她依然开得那么坦然,那么放肆。她不在乎无人陪伴,她只需要松和竹的陪伴,一起抵抗严寒,无畏寒风的侵袭,无畏霜雪的压迫,不管经历多少磨难,受到怎样的欺凌,从来不低头折节,傲立于天地之间,孤独优雅,卓尔不群。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是啊,卓尔不群者,必是能经受艰难困苦之人,志成大业者,必是能承担责任压力之人。只有抵御外在压力,内修自身技艺,才能跳出生命最为炫丽的舞姿。想到这里,我赶快向车站跑去。

冰雪里的隐者

宋依庭

“啪!”我把笔重重地压在桌子上。

叹口气,把头藏进手臂中,眼前一片黑暗。小时候,总是期盼自己能赶快长大,可以化妆,可以穿飘逸的长裙,可以穿漂亮的高跟鞋。谁知,长大后,我却被众多的课本、习题,无数的辅导资料,作业本织成的茧困在了这个小小的方桌里。我就像一只蝉蛹,蜷缩在茧里,黑暗、寂寞、压抑伴随着我。

我走出家门,想寻找到能破茧的事物。我走进一个公园。公园里虽有常绿的乔木,却像是在冬眠;有绿色的草坪,却像是老人稀疏的头发。突然,我被一株茂盛的生命吸引住了。

几树蓬勃的梅花在萧条的季节里,尽情地绽放着,那梅花椭圆的花瓣,交错地叠着,像蝴蝶收拢了翅膀,将身子埋进花蕊中,尽情地吮吸着花蜜。风一吹,蝴蝶渴望自由,翅膀震震颤颤,将要飞离枝头。丝丝缕缕的花蕊,如同蝴蝶娇羞的触角,感受这冬天的寒冷,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花托仅有的一丝绿色,像一汪碧绿的湖水。微风一吹,清波荡漾着,荡漾着。上面的浮萍,随着微风摆动,流向远方。

那曲折的花枝,如同老人饱经风霜的手臂,那凸出的星星点点,就是拉人的皱纹和斑痕,他任由蝴蝶在他的身上停留、翻飞、徜徉。

看!那一个个椭圆的花骨朵,好似一个个红丝结成的。里面的蝴蝶把自己藏起来,忍受寂寞和困苦,经历打磨和淬炼。黄色的触须已好奇地伸出头,仿佛看得到蝴蝶在茧里挣扎,翻转,要打磨出有力地翅膀,即将破茧而出,飞翔在这寒冷的天地间。

远看红梅,不见一丝绿叶,那成千上万的红蝶,在枝头上小憩。微风吹来,蝴蝶扇动翅膀,刹那带走一片晚霞。

春天的桃花,仿佛一片片粉红的云霞,漂浮在枝头,引来蝴蝶以他为舞台,在上面翻飞起舞;梨花像白雪一般,纷纷扬扬,引来行人为她驻足;桂花以她十里的飘香,吸引着蜜蜂为她歌唱。只有梅花吮吸着雪的纯净,呼吸着风的质朴,它不需要蜜蜂的歌颂,不需要蝴蝶的起舞,只有苍劲的松和青翠的竹,那不为寒风的勇气,不为霜雪的毅力,才有资格陪伴梅花。

“冰雪林中着此身,不与桃李混芳尘。”寒风的侵袭,任由风雪的压迫,织成了一个个茧。梅花在茧里,忍受着黑暗与困苦,忍受着寂寞与冰冷,蓄势待发,破茧而出,迎风接雪,屹立在枝头。原来,我的困窘不算什么。茧里的困难与寂寞,我只是在为将来的破茧而出积蓄力量。我应该秉持着梅花的坚韧与顽强,冲破心中的压抑和愁苦,终有一日,破茧成蝶!

冰雪里的隐者

黄怡佳

春天,感受着自然浓浓的温暖,缤纷的色彩,与清新的花香。夏日,在酷暑中享受着青春的朝气与冰凉的水果。秋季,金菊遍地,山染红叶。唯独冬,令我不喜。它带走了所有的色彩和生命,冷得砭骨,素得刺眼。但是,令我改变看法的是——那团在素白雪地中似火的红梅。

我坐车经过那个公园,百无聊赖地欣赏中车窗上的雾气。突然,雾气中映射进一片艳红。我远远地瞧见这个银装素裹的季节,有着如此艳丽的生命。于是,我提前下了车。

我走到梅花树下,抚摸着花瓣,仔细地端详它。火红的花瓣像鲤鱼越过龙门后的那一刹,为后世留下的几片浸染丹色的龙鳞。风一吹过,整个枝条摇摇欲坠,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凝聚成飞舞的火龙,似乎马上要喷出火焰。温暖整个冬天。又像朱红的琉璃精心雕琢而成,像水一般透明、莹润装饰着虬枝。

花瓣又似唐代妇女头上艳丽的云鬟,而花蕊仿佛金丝镂空攒成的簪子将云鬟簪定在枝头,显得明艳动人。云寰之下便是一件青翠、婉约,带着江南的别致韵味的褶裙。小巧玲珑的玉叶碧绿剔透,好不美丽可爱。花枝弯弯曲曲,好似山峰上连绵起伏的山路,路边点缀着零零星星的小花。一颗颗红通通的“大枣”。挂在了绿油油的枝条上,看起来鲜脆可口,仿佛吸引着路人摘一个放进嘴里品味。红梅个体并不大,但一树的红梅,一簇簇汇集在一起,一朵、一枝、一片、一树,仿佛涓涓小溪汇入磅礴的江河,组成了一条威严的火龙,蓄势待发。

春天,桃花绽放,如小女孩双颊上的红晕,在清风中娇羞地摇曳。梨花盛开,如一片片白似瑞雪的羽毛,轻柔又优雅,微风拂过,仿佛跳起一支炫丽的华尔兹,引得路过的蜜蜂与蝴蝶驻足观看。秋天,桂花香飘十里,淡黄小巧的花朵似一枚枚耳钉,让辛劳的蜜蜂留恋于此,久久不肯离去。但在冬天,大雁南去,整个世界银装素裹,陷入漫漫沉睡之中,唯有朵朵梅花高高耸立在枝头,而高风亮节的翠竹,以及苍劲挺拔的青松才有资格陪伴梅花度过寒冷的冬天。

我坐上车,窗外的寒风依旧凄冷,密密地织着寒冷的大网。“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唯梅盛于冬季,那样地坦然,那样地放肆,像一个不谙世事、调皮的小孩。唯梅,唯梅,才那样地卓尔不群,那样地独立有个性。其精神、其品质是令我无法与之并肩的,只能仰望,也看不清她的尽头。

冰雪里的隐者

于嘉轩

我孤独地走在路上。

寒风中,一群小孩子冻得满脸通红,眼睛里却折射出春日的喜庆与夏日的温暖,你追我赶,嬉笑吼叫。“真吵!幼稚的小孩!”我厌烦地看他们一眼,我走开,却不停地回头看他们。这一眼,又一眼,我的心变得轻松而羡慕。我看看我自己,我曾经也是噪音的制造者,不停地被大人的眼光责备,什么时候我开始讨厌小孩子的噪音了呢?是人生三重门太挤的时候,是学习科目增多的时候,是老师父母变得严厉的时候,是学习的困难,是生活的冷漠。我的噪音被压制住了。

冬季,万物凋零,总是给人萧瑟的氛围,凄凉的情感。突然,我的眼前被一片红色充斥,我止住了脚步,仔细地端详起来。

那是公园里的几树梅花。那粉红色的花瓣,仿佛是一只蝴蝶。她静静地停在树枝上,舒展着她娇嫩的翅膀,贪婪地吮吸着金黄的琼浆玉液。仿佛那艳红的花瓣融化在了那金黄之中。而底下的花托,就是盛酒的杯子,小巧玲珑,似乎是用碧绿的翡翠做成的,将花儿衬托得更漂亮起来。

风雪像一根灯绳,一拉,将花灯点亮,把寒冷的冬天都照得亮了起来。那凹凸不平的枝条,就像那饱经风寒、沧桑的老人的手指。佛指拈花,嘲笑着冬日的寒冷。而那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就如同一颗颗火红的卵,里面仿佛正孕育着浴火重生的朱雀,好像随时会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渲染整个冬天。

无数的蝴蝶飞舞在枝头,汇流成一片火红的海,仿佛约定好了,要照亮整个冬天。这火海淹没了碧绿的翡翠,淹没了金黄的蜜液。它流淌着、流淌着,生生不息,展示出它的美丽动人。

梅花骄傲地立在寒冬之中,不像春花,用它夸张的姿态,刺鼻的香味引来蜜蜂、蝴蝶围着它团团转。而梅花无人问津,默默开放。她不要蜂蝶的赞美、奉承。也不要百花的陪衬。只有苍劲的松和挺拔的竹才能相提并论。只有白雪,才能目睹它的惊艳。最后华为一股清水滋润它。

我静静地立在白雪之中,望着轻轻摇摆的梅花,心中突然多了些东西。纯洁的梅花,不畏寒风、暴雪,流淌在整个冬天。越苦,她开得越旺;越寒,她红得越亮。朴实、不屈,这就是梅花。这就是我们追求的东西,不畏困难,越是艰难,越是努力,越挫越勇,向命运宣战,用坚强的意志来创造惊人的生命!

我释放出了久违的噪音。又迈开了我的脚步。走得那么自信,那么坚定。风,依旧吹着,吹来梅花缕缕清香;雪,依然漫天飞舞,飘出红梅一丝梦幻。但我的心中,却流淌着一条火红的河,充斥着勇敢与坚强!

冰雪里的隐者

闻挺然

冬天,刚一出生,就被呼啸的北风卷得头晕目眩。风镜上的冰被风吹得“咔咔”作响。即使是身着厚重的御甲,也能感受到大自然的愤怒。寒气从膝盖与关节间的缝隙中钻进去,丝丝的冷袭遍全身。世界都在季节里臣服,不敢抛头露面,一现芳泽。但是,在这片死寂中,一点一点的红显露出来。

我像飞蛾扑火般,靠近这点红。突然,这点红燃烧起来,烧成一片,原来是一树红梅。看到这一方红艳的花儿,我的脑海里响起一首歌:“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这股油然而生的赞美之情促使我接近它。红梅五片,像一颗闪闪发光的红星,在寒冬岁月,悄悄绽放着金光。那满天星似的花蕊,就是胜利的烟火,而那浓艳的红,流淌着无数战士的献血。盛开在冰天雪地里的一点红,是如此得耀眼。

鲜红的花瓣,也许是冰的缘故吧。冻得她满脸通红,好似还有一丝温暖的体温。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犹如一枝毛笔,纤细的的枝条是光滑的笔杆,金黄的花蕊是笔尖,蘸了朱红的颜料,要绘出晚霞漫天。

鼓鼓的花苞,犹如烟花喷发出金黄的火束,变成不灭的火焰,燃烧在冰天雪地间,以自信的风采,亭亭玉立在蜿蜒曲折的枝头。干老的树皮,是历史艰辛的烙印,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述说曾经的沧桑。而秀美的枝条,是年轻的小伙,聆听者老人的故事,汲取着前辈的经验,努力秀出自己活力的青春。

春天,百花争艳,杜鹃花的盛放让杜鹃流连忘返。夏天,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在池塘中,蜻蜓在上面小憩。即使在凄凉的秋天,一向沉静的菊花还有蝴蝶嬉戏。而在寒冷的冬天,那雪莲清高自居,与世隔离。只有梅花挨挨挤挤而依偎在一起,顽强地在风雪中向寒冷发出挑战。她不编织任何退缩的理由。

寒风是她的家,孤寂是她的词,她的心思与品格,估计也只有与她并肩而行的松柏与竹能够了解吧。但竹太高雅,不善与人交谈。松太高大,别人不愿与她亲近。这“岁寒三友”一言不发,在风中挺立,孤单、凄凉,都不会使她低下自信的头,寒风中,一个三友的传说在延续。

一朵红梅,是一簇小小的火苗,一枝红梅,是一束燃烧的火把,一束红梅,是熊熊的烈火,燃烧着冬日的寒冷,燃烧着自己的生命,芬芳永驻人间。

红梅精神,镌刻在国人的骨子里,在冰刀霜剑的世界,在寒风凛冽的时代,中国人正如这株红梅,用献血铸就刺眼的花瓣,用灵魂托起金黄的花蕊,一副副傲骨的倒下,就是一朵朵红梅的绽放。

“走吧!”在朋友洪亮的声音中,我望望挣扎的寒梅,自信地冲进了寒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