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
初一 散文 810字 2301人浏览 藕木屐

敬畏那一朵梅花

黄泓恺

有一天,我陪爷爷去花园散步,在花园前,有一株瘦小的腊梅。它长得不是地方,时不时有汽车碾它,压它。原来风姿飘逸的它,便渐渐枝折叶落瘦弱得仅剩几条筋。眼见便要“零落成泥碾作尘”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瘦小的腊梅,却有不小的根须。园丁看见了,便准备把它挪到花园里种植。泥土一点一点的被刨开了,可腊梅的根须还是深不见底,因为它已经是一朵成熟的腊梅啊。它为了生存,根须不断向下蔓延。园丁没办法,只好用铲子把它四周的根须全砍断了。过了五分钟,园丁砍断了最粗的根须。我仿佛听到了腊梅的呻吟,只是它的根须上还带着一团厚厚的土,那土依然沉重。腊梅种了下去,十分矮小。花园路牡丹、百合、杜鹃……争奇斗艳,唯有它默默地站在那里,身边伴着一棵棵小草,晚上,狂风怒号,我很担心,怕刚刚伤筋动骨的它会禁不住风雨而死去。

过了两天,我去看它,它仅剩的几片叶子仍在枝丫上,仍是绿的。又过了十几天,我又去看腊梅,到花园后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它,叶子还是绿的,又长出了几片新叶,又抽出了几条新枝……腊梅新生了,我惊喜的看着它,高兴极了。又过了一些日子,我已经把腊梅遗忘了,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它,这时季节已是冬天了,我便来到了花园,只见那些姿态各异的花大部分都已经凋谢,只剩下花根。但是一朵傲然挺立的腊梅却开着淡淡的粉红色的花,它迎着寒风,忍受着冬天的寒冷。可它坚定不移的立在那里,走到它旁边,我闻到了淡淡的花香,我不禁想起了一句古诗“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这朵腊梅不正好验证了这句话吗?

人挪活,树叶挪活!会有的,会有的,在万花纷谢的冬天,在它的干枝上,一定依然会有腊梅花的粉色的芬芳。这里的风物一定会“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从这朵腊梅的凋零到它的绽放,我看到了它的伟大。它以顽强的生命力生存了下来,当花朵绽放的那一霎那,我看到了它的重生。

我敬畏生命,更敬畏那朵在寒冬中有着卓尔不群、坚贞不屈的品格的那朵傲然挺立的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