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灯
初三 散文 703字 5675人浏览 挑战自我者

我难过和孤独的时候,会想念一盏灯温黄的光。它是纸做的,布绣的,木头刻的,收集了每个雪天的希望。灯芯里,一个姑娘会朝我笑。

爱情是文学的一句“两丁抽一”开始的,念完这首又长又冷的苏联诗姑娘没心没肺地笑了。她站着,看一群被感动的人怎样地矜持怎样地沉默。她一直站,没有坐下去的意思,我们等了她一个上午,文学还站着,“两丁抽一”的震撼也褪不掉。

有点年轻人的热血沸腾,我到处找她,在那个哀伤的紫藤架底下,在打饭的食堂里,等她的一身诗意千寻瀑。文学有点害羞地躲,终于有一天走出来嗔一句,好啦,我喜欢你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骄傲地领着这位女朋友不停地走,故意地和她躺在小山堆上,坐在蒲公英旁,有时候写几张白纸黑字为她脸上抹点粉。文学美滋滋当一个恋人,主动到别的男性跟前。一圈子下来,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个杰出漂亮的女友,叫文学,她沉默,但会含着眼泪念一些动人的诗歌,“你晚来了很多很多年啊,我还是为认识你而神往”。

我生病了,文学念汪曾祺的《天鹅之死》,里面有个文革中用生命跳舞的丫头;文学讲贾平凹怀念狼,沈君山怀念洪燕谋,钟灵怀念罗宗欢;文学终于用成熟的声音沙哑了那句“两丁抽一”,我知道,她弯着笑是为了每一个人能够幸福开心。我额头滚烫地睡去,像进入冬季寻找光明。

不久我们去公园。过山车上她尖叫着离我远去,“消失成一个颤栗的点”;射击赢玩具里眯起眼睛的认真,“像夕阳歌中的臂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不停地老去。文学曾经在夕阳余晖中飘过栏杆的黑发抽象成无数的灯光。我想起当初追求她的夜晚,她温柔地倚在桥头夜色里,不就是当年那位万古人间四月天的林徽因吗。那一刻我再也泪不能禁,走上前拥住她的樱桃小口鸡头小乳三寸金莲,来渴求平缓岁月灯般长明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