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深夜
高三 其它 1295字 50人浏览 joseejo1

写于深夜

文学院09(1)宋亚星 夜,深夜,万家灯火已熄。唯台灯一盏,漂白了四壁。

伏于桌前,奋笔疾书,眼睛干涩酸胀。望窗外,千里无云,天空透着一种飘缈的阴影。顿时欣然,遂置笔朝窗外走去。

四下一片寂然。只见皓月当空,夜色也有些淡薄,几颗疏星零散地分布在天际,寥落得没有光芒。只有月光,恰如汩汩的流水,带着清澈的光辉淌在地上,于是房屋树藤的影子落了下来,重叠交错着,一种凝然不动的感觉。

忽然漫想起来:月光能借太阳光从而“月光如水水如天”,大鹏能借风起从而“扶摇直上九万里”;孔夫子望着江水发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慨,李贺亦喝着酒作出“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的决然。他们将所见之景信手拈来,流传下了优美深邃的千古名句。而我只是个走马观花的过客,看过即罢。

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

在这样的清静空灵中,不由的想起了曾经想要正本清源开始的自己,想要发光发亮的自己。是什么时候,这些都成为“想要的”。时间就像一条平缓流淌的河流,慢慢地侵蚀了梦想的荣光。

如今的自己,是多么的百无聊赖。因懒惰而厌倦学业,整日和朋友东游西荡,彼此嬉笑怒骂插科打诨,乐此不疲的看一些悲情影视剧,听一些蓝色忧伤的轻音乐并沉湎其中,会因为草叶的枯黄而害怕秋冬的肃杀,会抱怨时间的无聊而有时又喟叹流失了那么多的时光。日子过得既恣意又无奈。

有人说,你别再站在那个老地方呐喊了,声势再大也没有用。这个人是我的旧时好友,就读于一所重点学校,我们已经有几年没见面了,某一天突然在街上遇到,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携手走着,聊着一些过往。我看着她,几乎没什么改变,,只不过言谈中有一些从容的自信。后来她给我写信:

“年少的我们总是茫然,心智上尚不成熟,却已经学会了去窥探这个世界,用自己经历过的事及感悟,去评判这个世界,得到了悲戚的结论:这个世界纷繁芜杂,我们并不是凤毛麟角,而只是个细微的部分,渺小的存在,世界甚至不曾注意到我们。但彼时的心境终究会在不断成长的年华中消散。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不得不承认,当时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只是满心的委屈得不到发泄而已。到那时,我们面对关于春夏秋冬光阴的故事,能够做到心平气和,宠辱不惊。”

“但这样的转变要多久,这中间又会发生多少未知可晓的事。所以如果你不想这样,请你朴素一些,安之若素地生活。”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感觉平日囤积在心里的困惑正逐渐瓦解——青春是一个自我完善的过程,也可以是一个咎由自取的转圈。我不想在无所事事的下去,不想被那些无端的情绪所操控,有什么用呢,有写不出文人豪杰的文章。还不如抓紧时间,把握现在,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

经常想着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是会生活在日新月异繁弦急管的繁华里,还是挣扎于起早贪黑奔波操劳的忙碌中。在这如水的月光下,都市里还会有人在灯红酒绿的热闹里,有人仍在房间疲惫的工作,有人已经安然入睡。我就在这里,伫立着,谈不上是思考,只是心里倏忽有一种暗涌,一股冲劲,一种力量。人,不应该踟躇徘徊,不敢向前。我对自己说:年华易逝,理应珍惜。从今以后,要对自己负责,就当是为了以后的生活。

周遭清景无限,我身批一片月光满怀一腔激情,回到书房写下了关于深夜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