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作文
初一 散文 11883字 11530人浏览 释然o00

" 新派作文" 教材:让孩子由" 要我写" 变" 我要写"

核心提示

提到写作文,特别是写好作文,不仅仅是让孩子们烦恼的事情,也是让家长们头疼的问题。写作文真的有这么难吗?2月26日,2014年广西中小学作文学术研讨会暨新派作文实验教材首发式在广西教育学院举行,广西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区教研部特聘专家袁刚,在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和广西教育出版社的鼓励支持下,带领近百位区内名师,总结30年来的摸索实践经验,编撰出跨越小学、初中、高中各学段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据了解,这套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全套24册教材,是强调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的、在生命化写作中提升表达能力和语文素养的作文教学体系。

现状:

中小学写作教育 问题不少

小学老师感慨,让一些学生写个400字的作文,憋半天写出来还是干巴巴的;中学老师感叹,学生的文章仿佛都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相似度太高了;高校老师哀叹,这大学生的写作能力太差了,论文一塌糊涂、申请书不知所云、甚至连假条都不规范。

袁刚在首发仪式讲座时说道,他曾在北京改作文,当时是围绕“宽容”的自拟题目作文,但学生的题目基本都是“浅议宽容”、“小议宽容”、“宽容啊宽容”这类,像“一笑而过”这样的题目实在是非常难得又少见。

有专家认为,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孩子们写作文已经是模式化,纯粹是“要我写”的“生存作文”,而不是“我要写”的“生命作文”。据北京大学的温儒敏教授调查,进入北大的“天之骄子”们普遍对作文反感,而反感主要在于模式化的训练,难就难在没有东西可写、有话说不出来。

应对:

三十年钻研 “新派作文”教材

曾担任数学老师的袁刚发现孩子们对作文不太感兴趣,一个是因为作文课太刻板不容易接受,于是他发明了“图示快速作文法”,结果很受学生喜欢。在随后的近30年时间里,这套方法被袁刚推广到了全国众多地区。

2012年,在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教授建议下,袁刚与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广西教育出版社联手把“新派作文”成果编撰成更具指导意义的“作文教科书”,还成立了“广西写作学会作文教学研究中心”和“新派作文实验研究课题组”等进行深入研究和推广。

现在,这套教材即将在广西推广,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主任陆云介绍,“新派作文”是通过将“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紧密联系,教授孩子们用情感去发现、体味、运用语言,使学生愿写、会写、有得写、写得好,从而实现快速作文的同时也能快乐作文。

独创:

“符号训练法” 让抽象理论具象化

采访时,记者对教材中提到的“符号训练法”很感兴趣。

教材中把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人动句)用符号“D ”表示;描写人物语言行为的句子(人说句)用符号“S ”表示;还有人看句用符号“K ”表示;人听句用符号“T ”表示;还有人感句用符号“G ”表示„„加上不同的修饰手法也有不同的符号代替,平时孩子们只要记住这些符号,写文章的时候就如同玩拆分组合游戏,这样一来,既降低了难度,又细化了训练内容,学生就会觉得简单多了。

这些符号其实很好记,仅仅用几分钟时间,记者就记住了这十几个符号,本来抽象的作文理论和方法变得具象化。这样,作文教学过程中每个环节、每个方法都能让老师、学生看得见、摸得着,尤其是重点、难点、要点上。

除了符号法,教材中还有图示法、情趣法等等,趣味性十足。

袁刚扎根“新派作文” 打造“少年文学桂军” 核心提示:八桂网人物频道2月26日消息,一套新派作文实验教材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这套书从小学到高中,全套24册。为“前无古人”之大工程。湖北大学洪威雷教授评价其“中国作文教学界的里程碑式的巨著”。

八桂网人物频道2月26日消息,一套新派作文实验教材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这套书从小学到高中,全套24册。为“前无古人”之大工程。湖北大学洪威雷教授评价其“中国作文教学界的里程碑式的巨著”。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认为,这套书必将写入“中国写作学史”“中国教学发展史”“广西文化教育研究史”等。这是一套怎样的书,让专家如此看重?

主角 当年数学老师 参与出书140多本

这必须从担任这套教材的主持人之一的袁刚说起。因为这些教材的思路和方法就是缘自当年一个教数学的青年——袁刚。而如今,他参与出书140多本。

1986年初秋,在融安县雅瑶乡雅瑶中学担任数学老师的袁刚发现孩子们对作文不太感兴趣。于是发明了“图示快速作文法”,结果很受学生喜欢。在随后的近30年时间里,这套方法被袁刚推广到了全国众多地区。“现在我要回归广西,再次为家乡人民做一点事情了。”袁刚说。

这一时期,受容本镇教授、陈学璞教授等学者的写作学理论研究成果和观点的启发,袁刚领悟到了在强调写作技巧的同时,必须以情感为核心,在广西师范学院伍和忠教授、吉林长春教育学院秦锡纯教授、桂林师大黄麟生教授、区教研部文可义研究员等的点拨下,创立了以真情实感为先导的新派作文第三版块“真性情快速作文教学体系”。同时,把课题研究的宗旨调整为:以人为本,写真性情,快乐作文,快速作文。形成了“椰子理论”“密码法则”“开瓶原理”“信息生论”“开山砍树说”等新派作文崭新的观点和理论。

袁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了自己也曾想当作家的梦想。“30年前我很喜欢写作,也幻想成为莫言一样的伟大作家。现在这个梦实现不了。但是,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让所有孩子和我一样喜欢写作,让他们不再为作文苦恼,甚至把一部分孩子打造成为少年文学桂军,希望在他们当中也能涌现出莫言这样的奇才。”

袁刚还谈到现在孩子们都爱追明星。“孩子追明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没名师可追。我希望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新派作文理论的普及,一批名师应运而生,也让孩子们有名师可追。”

专家 “文学桂军”的根基在哪里?

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曾经不遗余力地为打造广西文坛的本土力量鼓与呼,东西、凡一平、黄佩华这些广西文坛的重要人物都在容本镇曾经工作过的广西民族大学从事文学艺术工作。容本镇告诉记者,广西的文化其实并不落后,自己在教育和文化领域工作多年,这套教材算是达成自己的一个愿望,希望更多人不再怕写作文。“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写作能力令人担忧。有的单位想找一个会写作的笔杆子都挺难。可以说,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我们的中小学生甚至大学生的写作是一个薄弱环节。提高年轻一代人的人文内涵和思想素质很重要。而从广西文坛的长远来看,打造少年文学桂军的任务很重。让孩子们从小培养阅读和写作兴趣,开拓视野,捕捉信息,形成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很重要。”

著名出版家、广西教育出版社社长张华斌认为,这套新派作文实验教材顺应时代潮流,具有原创特色和创新精神,对于作文教学的攻坚克难必将很有帮助。中国写作学会会长、武汉大学文学院的教授於可训用“革命”一词形容这套教材的出版。

全国小语会副理事长、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主任陆云是这套教材出版的主持人和亲历者之一。他用“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来总结新派作文的成长历程。他认为,广西人作为八桂这片红色土地上的子民,继承了勇挑重担,敢于探索这种优良的精神血脉和文化传统。新派作文的发展历程,既是八桂历史文化河流中的一朵小浪花,更是无数广西一线语文教师忠于职责、不懈追求的具体表现,袁刚及其团队用他们那坚韧不拔的精神、永不认输的言行和真情、快乐作文的理念不仅打动了无数听众,感染着一批又一批师生和家长,成就着各自精彩独特的人生胜境,更代表了一群又一群八桂教坛有志者奋发图强、追求梦想的可贵气质,丰富了广西教育百花园中的精神储藏。

体验 写作原来是这么有趣

记者在采访前从各种报道得知,袁刚讲课的魅力很大。坊间还有一个真实的例子证明其讲课能将学生迷到什么程度。有一次,袁刚应邀为学生讲课,一个同学由于不舍得在4个小时的讲课中离席,竟然尿在了自己的裤子上!

记者采访时,袁刚首先示范为记者讲了一段作文课。他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用粉笔画了不同的符号,比如波浪纹表示动态描写等。他说这些符号其实都是学生在课本上画的笔记,只是自己综合了同学们的意见,并进行了修改后总结出来的。在这些符号的帮助下,记者很轻松地听袁刚讲了半节作文课。袁刚说这些符号其实很好记,在他的帮助下,记者也仅仅用几分钟时间就记住了这十几个符号。

袁刚参与主编、合编的书和教材达到140多本,超过1700万字。记者从这些书中摘取了几段,比如一个名叫唐蕾的学生写的作文《第四种死亡方式》的片段:

我是鱼,一条小小的海鱼。我很小,小到总是被大鱼们成群地当成点心吃掉„„

我们鱼类一般有三种死亡方式,可是我很排斥细水长流式的病死和灯枯油尽式的老死。我认为能被捕食者塞进牙缝里是最好的死亡方式,这便是做鱼的意义。可我并不知道我们鱼类还有第四种更可悲的死亡方式„„

这样严肃的成人话题,被一个六年级的孩子用“小海鱼的眼”来透视,就是许多老师、家长也不得不暗暗叫绝。记者还尝试将学生描写“懒孩子不想刷牙”“下课了同学们争上厕所”的两篇短文念给上一年级的女儿听,有趣的叙述也将女儿逗得哈哈大笑。

大学写作学理论和中小学教育巧“联姻”

■备忘录

近年,在写作学理论研究与教学实践不断向纵深发展的过程中,广西成为全国写作学研究版图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其中广西民族大学(原广西民族学院)以林士良、梁成林、容本镇等为代表的写作学研究与教学成绩斐然,引人注目。

1991年,由梁成林、容本镇主持撰写的《写作学教程》正式出版,此后多次重印,并获得广西社科研究优秀成果佳作奖等多项奖励。1997年,该校的公共主干课程《写作学》被评为广西高校文科首批12门重点课程之一。2004年,以容本镇教授为负责人的《写作学》课程被评为自治区级精品课程。上世纪90年代初,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明确提出把打造“大写作”品牌、培养“大写作”人才作为最重要的办学特色之一。 2000高校创新型人才培养的成功范例,该作家群也成了新时期“文学桂军”的一支重要的生力军。 直接领导中小学教师培训和教学研究工作,将写作学先进理论与中小学作文教学研究完美结合起来,用大写作理论、生命写作理论来指导中小学作文教学研究,使中小学作文教学有了丰沛的土壤和深厚的根基。

三十年磨一剑,《新派作文实验教材》明日首发

激活思维,作文教学马上快乐

马年伊始,从广西走出去的新派作文名师袁刚,在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和广西教育出版社的鼓励支持下,带领近百位区内名师,总结30年来的摸索实践经验,编撰出一套跨

越小学、初中、高中各学段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强调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让作文教学变得简单快乐

体验

符号来激活,让写作思维飞

提到写作文,许多家长都有这样的感叹:“孩子上学最怕写作文,只要写作文总是能拖就拖,实在拖不过,就东拼西凑了事。”

“作文写不好,关键原因有两个:一是思维打不开;二是句子写不美。”广西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区教研部特聘专家袁刚认为,“每个孩子都有写作潜质,一旦这种潜质爆发,能量超乎你想象。”

为了让记者有更直观的认识,袁刚现场从简单易记的符号开始,讲授新派作文的思路。“这是比喻符号,这是拟人符号;这是动态描写和静态描写……这些符号不是我自创的,而是学生们创造出来的”。接下来,他以作文题《假如我是一朵花》为例,把“思维爆炸”设计成有趣的学习游戏,采用画、写、议等方式,合作完成思维的发散过程。

袁刚表示,在教学时,同学间可以进行比赛,看谁发散点更多。当学生的思维发散到四级以上时,全班交流发散点,合在一起可能会有几百个发散点,就会有很多材料可写了,而且个性不同,发散点也不相同,写出来的作文也是丰富多彩的?“再通过„请客‟、„拆分‟、„种金子‟等趣味教学,变„要我写‟为„我要写‟,使学生爱写作文,写美句子。”

历程

三十年磨一剑,剑指写作壁垒

上世纪80年代,袁刚只是广西融安县一名数学老师,偶然的机会让他教起了小学生作文。“我的作文课通常安排在最后一节,作文内容就以之前的数学课,或者自然课等为题材,和学生们分享一段时光,分享一种情感,甚至一起体验一道游戏等等,鼓励他们表达”。

之后,凭着对作文教学的探索精神和满腔热忱,袁刚经过近30年探索和实践,同时得到广西教育界,乃至国内教坛名师的大力支持和协助,完成从最初的“图示快速作文”到“储备快速作文”,再发展到“真情快乐作文”,最终形成了“新派作文”教学新体系的历程。

据悉,新派作文已在区内外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并先后在云南、贵州、四川、福建、陕西、新疆、广东甚至东北等地数百所中小学开展实验,参与教师最多时达4000人。

2012年,在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教授建议下,袁刚与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广西教育出版社联手把“新派作文”成果编撰成更具指导意义的“作文教科书”,还成立了“广西写作学会作文教学研究中心”和“新派作文实验研究课题组”等进行深入研

究和推广。

意义

破解教学难题,让学生乐学作文

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主任陆云介绍,“新派作文”系统教材将写作学理论倡导的大写作、生命写作、文化写作运用到中小学作文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中,将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通过“四情”(真情、痴情、激情、煽情)使学生达到“四效”(愿写、有得写、会写、写得好),实现“双快”(快乐作文、快速作文)的作文目标,是作文教学改革的重要出路。“更重要的是,强调情感是作文的基础,将情感渗透于作文的全过程,突破作文的顽固堡垒,但绝不仅仅是为了作文本身,而是为了学生的精神、人格在作文过程中与思维、语言表达能力同步成长,成为健康、健全、充满活力的人”。

对于即将面世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广西教育出版社社长张华斌认为,它顺应时代潮流,具有创新精神,对于作文教学攻坚克难将有很大的帮助。据介绍,编这套书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一线教师破解作文教学难题。希望这套教材从此让老师觉得作文不再难教,学生觉得作文不再难写,家长觉得作文不再难辅导,并使大家从心底里生发出“作文其实挺简单”的感觉,直至让教师乐教作文,学生乐学作文,从而达到快乐作文、真情作文、快速作文、自能作文、成功作文的目标。

激活思维,作文教学马上快乐 南国早报记者 许莎明 莫义君

马年伊始,从广西走出去的新派作文名师袁刚,在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和广西教育出版社的鼓励支持下,带领近百位区内名师,总结30年来的摸索实践经验,编撰出一套跨越小学、初中、高中各学段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强调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让作文教学变得简单快乐

体验

符号来激活,让写作思维飞

提到写作文,许多家长都有这样的感叹:“孩子上学最怕写作文,只要写作文总是能拖就拖,实在拖不过,就东拼西凑了事。”

“作文写不好,关键原因有两个:一是思维打不开;二是句子写不美。”广西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区教研部特聘专家袁刚认为,“每个孩子都有写作潜质,一旦这种潜质爆发,能量超乎你想象。”

为了让记者有更直观的认识,袁刚现场从简单易记的符号开始,讲授新派作文的思路。“这是比喻符号,这是拟人符号;这是动态描写和静态描写……这些符号不是我自创的,而是学生们创造出来的”。接下来,他以作文题《假如我是一朵花》为例,把“思维爆炸”设计成有趣的学习游戏,采用画、写、议等方式,合作完成思维的发散过程。

袁刚表示,在教学时,同学间可以进行比赛,看谁发散点更多。当学生的思维发散到四级以上时,全班交流发散点,合在一起可能会有几百个发散点,就会有很多材料可写了,而且个性不同,发散点也不相同,写出来的作文也是丰富多彩的?“再通过„请客‟、„拆分‟、„种金子‟等趣味教学,变„要我写‟为„我要写‟,使学生爱写作文,写美句子。”

历程

三十年磨一剑,剑指写作壁垒

上世纪80年代,袁刚只是广西融安县一名数学老师,偶然的机会让他教起了小学生作文。“我的作文课通常安排在最后一节,作文内容就以之前的数学课,或者自然课等为题材,和学生们分享一段时光,分享一种情感,甚至一起体验一道游戏等等,鼓励他们表达”。 之后,凭着对作文教学的探索精神和满腔热忱,袁刚经过近30年探索和实践,同时得到广西教育界,乃至国内教坛名师的大力支持和协助,完成从最初的“图示快速作文”到“储备快速作文”,再发展到“真情快乐作文”,最终形成了“新派作文”教学新体系的历程。

据悉,新派作文已在区内外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并先后在云南、贵州、四川、福建、陕西、新疆、广东甚至东北等地数百所中小学开展实验,参与教师最多时达4000人。 2012年,在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教授建议下,袁刚与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广西教育出版社联手把“新派作文”成果编撰成更具指导意义的“作文教科书”,还成立了“广西写作学会作文教学研究中心”和“新派作文实验研究课题组”等进行深入研究和推广。

意义

破解教学难题,让学生乐学作文

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主任陆云介绍,“新派作文”系统教材将写作学理论倡导的大写作、生命写作、文化写作运用到中小学作文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中,将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通过“四情”(真情、痴情、激情、煽情)使学生达到“四效”(愿写、有得写、会写、写得好),实现“双快”(快乐作文、快速作文)的作文目标,是作文教学改革的重要出路。“更重要的是,强调情感是作文的基础,将情感渗透于作文的全过程,突破作文的顽固堡垒,但绝不仅

仅是为了作文本身,而是为了学生的精神、人格在作文过程中与思维、语言表达能力同步成长,成为健康、健全、充满活力的人”。

对于即将面世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广西教育出版社社长张华斌认为,它顺应时代潮流,具有创新精神,对于作文教学攻坚克难将有很大的帮助。据介绍,编这套书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一线教师破解作文教学难题。希望这套教材从此让老师觉得作文不再难教,学生觉得作文不再难写,家长觉得作文不再难辅导,并使大家从心底里生发出“作文其实挺简单”的感觉,直至让教师乐教作文,学生乐学作文,从而达到快乐作文、真情作文、快速作文、自能作文、成功作文的目标。

袁刚扎根“新派作文” 打造“少年文学桂军”

一套新派作文实验教材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这套书从小学到高中,全套24册。为“前无古人”之大工程。湖北大学洪威雷教授评价其“中国作文教学界的里程碑式的巨著”。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认为,这套书必将写入“中国写作学史”“中国教学发展史”“广西文化教育研究史”等。这是一套怎样的书,让专家如此看重?

主角 当年数学老师 参与出书140多本

这必须从担任这套教材的主持人之一的袁刚说起。因为这些教材的思路和方法就是缘自当年一个教数学的青年——袁刚。而如今,他参与出书140多本。

1986年初秋,在融安县雅瑶乡雅瑶中学担任数学老师的袁刚发现孩子们对作文不太感兴趣。于是发明了“图示快速作文法”,结果很受学生喜欢。在随后的近30年时间里,这套方法被袁刚推广到了全国众多地区。“现在我要回归广西,再次为家乡人民做一点事情了。”袁刚说。

这一时期,受容本镇教授、陈学璞教授等学者的写作学理论研究成果和观点的启发,袁刚领悟到了在强调写作技巧的同时,必须以情感为核心,在广西师范学院伍和忠教授、吉林长春教育学院秦锡纯教授、桂林师大黄麟生教授、区教研部文可义研究员等的点拨下,创立了以真情实感为先导的新派作文第三版块“真性情快速作文教学体系”。同时,

把课题研究的宗旨调整为:以人为本,写真性情,快乐作文,快速作文。形成了“椰子理论”“密码法则”“开瓶原理”“信息生论”“开山砍树说”等新派作文崭新的观点和理论。

袁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了自己也曾想当作家的梦想。“30年前我很喜欢写作,也幻想成为莫言一样的伟大作家。现在这个梦实现不了。但是,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让所有孩子和我一样喜欢写作,让他们不再为作文苦恼,甚至把一部分孩子打造成为少年文学桂军,希望在他们当中也能涌现出莫言这样的奇才。”

袁刚还谈到现在孩子们都爱追明星。“孩子追明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没名师可追。我希望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新派作文理论的普及,一批名师应运而生,也让孩子们有名师可追。”

专家 “文学桂军”的根基在哪里?

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曾经不遗余力地为打造广西文坛的本土力量鼓与呼,东西、凡一平、黄佩华这些广西文坛的重要人物都在容本镇曾经工作过的广西民族大学从事文学艺术工作。容本镇告诉记者,广西的文化其实并不落后,自己在教育和文化领域工作多年,这套教材算是达成自己的一个愿望,希望更多人不再怕写作文。“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写作能力令人担忧。有的单位想找一个会写作的笔杆子都挺难。可以说,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我们的中小学生甚至大学生的写作是一个薄弱环节。提高年轻一代人的人文内涵和思想素质很重要。而从广西文坛的长远来看,打造少年文学桂军的任务很重。让孩子们从小培养阅读和写作兴趣,开拓视野,捕捉信息,形成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很重要。”

著名出版家、广西教育出版社社长张华斌认为,这套新派作文实验教材顺应时代潮流,具有原创特色和创新精神,对于作文教学的攻坚克难必将很有帮助。中国写作学会会长、武汉大学文学院的教授於可训用“革命”一词形容这套教材的出版。

全国小语会副理事长、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主任陆云是这套教材出版的主持人和亲历者之一。他用“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来总结新派作文的成长历程。他认为,广西人作为八桂这片红色土地上的子民,继承了勇挑重担,敢于探索这种优良的精神血脉和文化传统。新派作文的发展历程,既是八桂历史文化河流中的一朵小浪花,更是无数广西一线语文教师忠于职责、不懈追求的具体表现,袁刚及其团队用他们那坚韧不拔的精神、永不认输的言行和真情、快乐作文的理念不仅打动了无数听众,感染着一批又一批师生和家长,成就着各自精彩独特的人生胜境,更代表了一群又一群八桂教坛有志者奋发图强、追求梦想的可贵气质,丰富了广西教育百花园中的精神储藏。 体验 写作原来是这么有趣

记者在采访前从各种报道得知,袁刚讲课的魅力很大。坊间还有一个真实的例子证明其讲课能将学生迷到什么程度。有一次,袁刚应邀为学生讲课,一个同学由于不舍得在4个小时的讲课中离席,竟然尿在了自己的裤子上!

记者采访时,袁刚首先示范为记者讲了一段作文课。他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用粉笔画了不同的符号,比如波浪纹表示动态描写等。他说这些符号其实都是学生在课本上画的笔记,只是自己综合了同学们的意见,并进行了修改后总结出来的。在这些符号的帮助下,记者很轻松地听袁刚讲了半节作文课。袁刚说这些符号其实很好记,在他的帮助下,记者也仅仅用几分钟时间就记住了这十几个符号。

袁刚参与主编、合编的书和教材达到140多本,超过1700万字。记者从这些书中摘取了几段,比如一个名叫唐蕾的学生写的作文《第四种死亡方式》的片段:

我是鱼,一条小小的海鱼。我很小,小到总是被大鱼们成群地当成点心吃掉…… 我们鱼类一般有三种死亡方式,可是我很排斥细水长流式的病死和灯枯油尽式的老死。我认为能被捕食者塞进牙缝里是最好的死亡方式,这便是做鱼的意义。可我并不知道我们鱼类还有第四种更可悲的死亡方式……

这样严肃的成人话题,被一个六年级的孩子用“小海鱼的眼”来透视,就是许多老师、家长也不得不暗暗叫绝。记者还尝试将学生描写“懒孩子不想刷牙”“下课了同学们争上厕所”的两篇短文念给上一年级的女儿听,有趣的叙述也将女儿逗得哈哈大笑。 大学写作学理论和中小学教育巧“联姻”

■备忘录

近年,在写作学理论研究与教学实践不断向纵深发展的过程中,广西成为全国写作学研究版图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其中广西民族大学(原广西民族学院)以林士良、梁成林、容本镇等为代表的写作学研究与教学成绩斐然,引人注目。

1991年,由梁成林、容本镇主持撰写的《写作学教程》正式出版,此后多次重印,并获得广西社科研究优秀成果佳作奖等多项奖励。1997年,该校的公共主干课程《写作学》被评为广西高校文科首批12门重点课程之一。2004年,以容本镇教授为负责人的《写作学》课程被评为自治区级精品课程。上世纪90年代初,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明确提出把打造“大写作”品牌、培养“大写作”人才作为最重要的办学特色之一。

2000年,“相思湖作家群现象研讨会”在南宁隆重召开,“相思湖作家群现象”成为高校创新型人才培养的成功范例,该作家群也成了新时期“文学桂军”的一支重要的生力军。 机缘巧合,文学桂军的领导者之一容本镇教授,前几年正好调任广西教育学院院长,直接领导中小学教师培训和教学研究工作,将写作学先进理论与中小学作文教学研究完美结合起来,用大写作理论、生命写作理论来指导中小学作文教学研究,使中小学作文教学有了丰沛的土壤和深厚的根基。

(记者 李宗文)

" 新派作文" 教材:让孩子由" 要我写" 变" 我要写"

核心提示

提到写作文,特别是写好作文,不仅仅是让孩子们烦恼的事情,也是让家长们头疼的问题。写作文真的有这么难吗?2月26日,2014年广西中小学作文学术研讨会暨新派作文实验教材首发式在广西教育学院举行,广西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区教研部特聘专家袁刚,在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和广西教育出版社的鼓励支持下,带领近百位区内名师,总结30年来的摸索实践经验,编撰出跨越小学、初中、高中各学段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据了解,这套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全套24册教材,是强调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的、在生命化写作中提升表达能力和语文素养的作文教学体系。

现状:

中小学写作教育 问题不少

小学老师感慨,让一些学生写个400字的作文,憋半天写出来还是干巴巴的;中学老师感叹,学生的文章仿佛都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相似度太高了;高校老师哀叹,这大学生的写作能力太差了,论文一塌糊涂、申请书不知所云、甚至连假条都不规范。

袁刚在首发仪式讲座时说道,他曾在北京改作文,当时是围绕“宽容”的自拟题目作文,但学生的题目基本都是“浅议宽容”、“小议宽容”、“宽容啊宽容”这类,像“一笑而过”这样的题目实在是非常难得又少见。

有专家认为,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孩子们写作文已经是模式化,纯粹是“要我写”的“生存作文”,而不是“我要写”的“生命作文”。据北京大学的温儒敏教授调查,进入北大的“天之骄子”们普遍对作文反感,而反感主要在于模式化的训练,难就难在没有东西可写、有话说不出来。

应对:

三十年钻研 “新派作文”教材

曾担任数学老师的袁刚发现孩子们对作文不太感兴趣,一个是因为作文课太刻板不容易接受,于是他发明了“图示快速作文法”,结果很受学生喜欢。在随后的近30年时间里,这套方法被袁刚推广到了全国众多地区。

2012年,在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广西教育学院院长容本镇教授建议下,袁刚与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广西教育出版社联手把“新派作文”成果编撰成更具指导意义的“作文教科书”,还成立了“广西写作学会作文教学研究中心”和“新派作文实验研究课题组”等进行深入研究和推广。

现在,这套教材即将在广西推广,广西教育学院教研部主任陆云介绍,“新派作文”是通过将“情感、思维、语言三位一体”紧密联系,教授孩子们用情感去发现、体味、运用语言,使学生愿写、会写、有得写、写得好,从而实现快速作文的同时也能快乐作文。

独创:

“符号训练法” 让抽象理论具象化

采访时,记者对教材中提到的“符号训练法”很感兴趣。

教材中把描写人物动作的句子(人动句)用符号“D ”表示;描写人物语言行为的句子(人说句)用符号“S ”表示;还有人看句用符号“K ”表示;人听句用符号“T ”表示;还有人感句用符号“G ”表示„„加上不同的修饰手法也有不同的符号代替,平时孩子们只要记住这些符号,写文章的时候就如同玩拆分组合游戏,这样一来,既降低了难度,又细化了训练内容,学生就会觉得简单多了。

这些符号其实很好记,仅仅用几分钟时间,记者就记住了这十几个符号,本来抽象的作文理论和方法变得具象化。这样,作文教学过程中每个环节、每个方法都能让老师、学生看得见、摸得着,尤其是重点、难点、要点上。

除了符号法,教材中还有图示法、情趣法等等,趣味性十足。 广西写作学会理事会换届 着力推进新派作文教改(组图)

广西新闻网南宁8月4日讯(见习记者 王瑶池)3日,广西写作学会第七次代表大会暨第十七次学术年会在南宁召开,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理事会。大会选举产生以容本镇为会长的第七届理事会。第七届理事会成员的职业分布广泛,既有教授、老师、学科教研员,也有媒体记者、编辑、企业单位人员和自由撰稿人。

学术研究方面,广西写作学会的许多专家学者都出版了个人专著、论文集或合作成果,如潘琦、黄德昌、容本镇等的《广西文学艺术六十年》;张利群的《文学机制论》等。另外,

在新闻写作类、应用写作类和申报研究课题等方面,也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值得一提的是,广西写作学会积极推进新派作文教改实验,参与编写了一套具有创新性和实用性的、特色鲜明的作文实验教材—《新派作文实验教材》,并在2014年2月举行首发仪式。容本镇在进行工作报告时表示,在未来的五年,广西写作学会将认真研究制定新派作文发展规划,修订完善新派作文实验教材,组织撰写新派作文系列丛书,培养新派作文教学名师,组织和引导更多的中小学教师参与新派作文教改实验与推广,努力把新派作文打造成为在全国教育界有影响的教学品牌。

作者:王瑶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