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另一个世界
初一 其它 2104字 75人浏览 angelkiss5240

行走在另一个世界

——敬老院之行随感

没有亲自经历以前, 一切都只是想像。

如果没有走进敬老院,和那些没有后人,缺少朋友,身患疾病,生活圈子极端狭窄的老人亲自交谈。我根本就不知道在我们的咫尺之遥有另一个世界,同我们的为名利奔波,忽略健康,漠视亲情的世界并行着。

缘于学校组织的党员活动。我们一行二十几人在一个周六到本镇惟一一所社会福利院去看望那些孤独的老人们。他们刚从去年经受洪水洗礼的原住房搬入由政府出资修建的一楼一底砖混结构的新房子。

后来,据他们的院长说,得悉我们要去的消息,老人们提前几天就打扫了清洁。我们走进院子时,他们早已站在了院坝中间欢迎我们,像是他们久违了的,最重要的客人。四月温暖的阳光洒在雪白的墙上,院子宽敞,空气中弥漫着洗衣粉的清香。一下子消散了我们身上的浮躁和喧嚣,

我们只带了一些水果和白糖。

当他们用颤巍巍的手接过时,我不敢看他们的眼睛。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掠过,那是由粗糙的布料缝制的衣服。有淡淡的难以描述的气味。是衰老和破败吗?还是临近生命末期的沧桑与绝望?

只有短短的接触,没有厌倦。却从很深深的心底升起,难以遏制的悲悯,化成眼里,汹涌的泪。因为理智的坚持,而终于没有决堤。

有一位老人。我帮他拿东西陪着走到寝室。他走路时,腿脚显得不是很灵便。我想扶他,他用手示意他自已走。他一个人住。屋里摆设简单,只有一张老式的木床,一架本柜。生活阳台的角落处堆放着几把锄头。

他让我坐,我也没有马上离开的打算。我想了解他的过去但又有点忐忑不安怕惹起他的伤心。他坐在高板凳上,我坐的是小方凳。或许是他愿意倾诉,或许是他见我愿意倾听。 我很小心的措词,问起他们的生活。

他的声音平静而坦然。

他们每个月有五元钱零花。能劳动的,只要天气好到坡上菜地去除草或者挖土等都能得到每天一元五角的工钱。一个月吃两次肉。平时,一般是一顿只有一个小菜,(白菜,豆腐等)有公共的浴室,,衣服由专门的人清洗。

老人容易生病,这是院方不能回避的问题。他说一般的病由老人自己到镇上的卫生院。如果病情比较严重的,则由院方来处理。对此我不敢再深入下去。内心像一条夏日暴雨后的山溪,渐渐汹涌不已。

我问到他是何时来这儿的,他说起了他的过去。

他结过婚。不过时间有点久远了。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没有孩子,因为实行计划生育。他们社里已没有了他生孩子的“名额”。就得等一等。一对年青的夫妇多等一年半载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一次普通的感冒、高烧而已。他醒了,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他瘫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他的腿。

说到这些他丝毫不显得激动。妻子在看护了他几年后,终于选择了离开,另嫁合川。后来照顾他的就是父母,兄弟。他们都老了。他就只能来这里。

老人说那时的条件可比现在差多了。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变得明朗起来。

不知是什么原因。腿脚慢慢有点知觉。能坐起来,能拄着拐杖走,能独立走了。我转了

转身子又看到阳台角落里的锄头。把子光滑,刃口雪亮。

于这位老人而言,从前的生活覆盖了太厚的尘土,今天他终于能用自己的双手把住锋利的锄头,用力地、深深地挖下去,挖出生命剩余的矿脉。

那么,对他曾经的妻子永远的离开,他会有什么看法呢?我没有问。

恨或怨,也许老人心下早已释然。

一个普通的女子。作为局外人的我们有什么理由让她做出符合道学家要求的选择。用她一生的困苦留给我们一个关于爱情超越苦难的传说。

一个不幸的男人,当年国家耽误了他的青春和幸福。今日政府亦不得不为过去的错完成一份迟到的聊胜于无的救赎。

敬老院之行,让老人们感到由衷的高兴。我知道那肯定不是因为我们的一点点东西。会是什么呢?我们是党员,我们是老师?我们是他们愿意一直行走,但不得不一天天远离的世界?我们的到来让他们觉得他们并未被这个世界遗弃?

我惭愧我只能带去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真诚。而他们却让我从此对能够健康的生存、幸福的生活于这个多灾多难尘世里充满了感激。

老吾老及人之老。儒家希望人们能推已及人, 将心比心。今世是果,前世是因。佛家看重轮回。现世的哲学则强调性格决定命运,每个人都必须承担各自的责任,收获自己的人生。作为一名共产党人,其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更倾向于这样的选择:力求被人爱,而不是被人崇拜。

面对那些孤寡老人,虽然我能做的太少。可是每个人都应该明白大海的浩瀚是潺潺细流汇成的。一年中的很多个节日,相关的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都在举行爱老与敬老活动。只要不将其作为形式保留下来。真正带给人们安宁的生活,也让自己的内心获得一分宁静的期许。可谓 “善莫大焉”。

与周姓老人的交谈之后,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乾隆皇帝游江南时曾问过金山寺和尚一个问题。

河上千帆竞发,究竟有几只船?

禅师打了一个机锋。“老衲只看见两只,一只是名,一只是利。”

茫茫人海,我们要架一艘或者乘一艘什么样的船呢?

名利不可不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争则无以促进社会进步,不为则衣食有虞。看到老年时的辛酸,我以为,应该架着这样的两只船去泅渡人生。

一只船是智慧,一只船是慈悲。

“得失才心知”没有人能代替我生活,更没有人能代替我思考。即使有许多人已收获了田野的稻穗。我并不十分羡慕,只愿我捡拾起的东西,足以度过一个不算清寒的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