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与龟
四年级 记叙文 2004字 36人浏览 yaoyao_nicole

兔子与龟

每一次我想起这个故事就觉得这个世界既然有人想出这样的故事!

今天我再想起这个故事时脑子里立即浮现一个画面:一个扭扭捏捏娘娘腔的同性恋和一个给妓女介绍生意的拉皮条的皮条客两个人在赛跑。皮条客是后来英语pimp 音译来的,在中国从前也有这样的职业叫“龟公”。而且据说古代龟公虽是下九流,但收入并不少。就像今天的经销商,赚的是要比生产者(比如妓女)多一样。可能是属于马克思说的阶级剥削。至于同性恋在我小时候看香港电影他们有叫Gay 的。因为叫Queer 有点歧视,叫Bugger 更歧视。在香港还有很多港式叫法,比如“玻璃”,比如“兔子”。

我一想到这个故事就有这一副动感奇特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龟兔赛跑在我脑子里不会像别人一样一只兔子和一只龟在跑,然后兔子像软件程序设置好的一样跑到一半停下来骄傲一下,乌龟就跑到终点,却是一个龟公和一个兔子在赛跑。这个问题一直使我疑惑,我一直在寻找解释。直到今天我才能给自己几个像样的解释:1本人思想肮脏之极,一个歌颂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经典故事进了我的脑就被肮脏的思想改造改造成龟公与兔子的赛跑,动机是自娱自乐。2根据心理学的观点,这种古怪的联想属于下意识的变形体现,在弗洛伊德心理学体系里认为下意识的倾向受到抑止会变形从别的地方表现出来,简单说就是我下意识向往这两样事物。但本人从未改变只爱女的倾向,立场和信念,而且未来也不会改变。所以这只是我自己吓自己。3以我想事情的方式,我总是把我不同意不接受的观点要拿它来开玩笑,动机是为了表明我的观点。

我这个人,玩一样东西不会太久,因为总想搞搞别的玩法。如果这是一件我把事物变形的想像来娱乐的话,又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早把它改成别的什么样子去了。那时候又不知道是谁跟谁赛跑了。第一个理由不会成立。所以就只有第三个理由成立了。

我是一直怀疑这个故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的小毛孩时候。那时怀疑的是那只兔子是不是吃太饱了,那只乌龟是不是嫌活太久了,竟然在一起赛跑。后来我还怀疑是不是那只兔子跑到一半突然醒悟它是在跟一只乌龟赛跑,觉得传出去见不得人,就自己溜了。最后乌龟白捡了一个。但种种理性的猜想都在大家的谴责声里被驳倒。然而他们驳倒我的理由是这样的:大家都说兔子是因为骄傲才输的,你怎么这么多事,管那么多。后来我不再去怀疑这个故事,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说。但是我又不能和他们一样接受有这样一回事。所以我就把它变为一个龟公和一个兔子在赛跑,起码我认为这个故事要比龟兔赛跑要有可能发生。起码如果要骄傲自满的话,一个人做的兔子也要比一只啮齿类动物有可能,骄傲自满这种高贵品质基本上只有人拥有,猩猩都难见到,何况一只老鼠的表亲。

我以为我不去怀疑这个故事这事情就过去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我又听见有人那这个故事来教导别人,而且一本正经。我觉得这些人非常无聊,一

只兔子在人们的想象空间里因为无数次骄傲就无数次地输给了乌龟。说了一次又一次还是兔子骄傲,那只兔子也太一根筋了,一定要把骄傲进行到底。在人类编造的另一个故事里,兔子却是一种很能吸收教训的动物。故事是韩非子编的:话说在宋国有个年轻的农民一天看见一只兔子跑着跑着像撞车一样撞上了一个树桩。撞断了脖子兔子,四肢乱动,鲜血直流,农民拎着兔子高兴得直跳,回家了。后来他就每天出去等兔子撞上树桩。当然这里的兔子不会想那只会和乌龟赛跑的兔子一样,再撞上树桩了。

这又是一个关于兔子的故事,显然故事还是很靠谱的。韩非子要讲的就是让大家做事现实一点,靠谱一点。而里面的兔子也聪明多了。

说到底都是人们编出来的故事,一个“龟兔赛跑”和一个“守株待兔”的故事要表达的东西南辕北辙。韩非子很现实,但现实的人很难受到广泛欢迎。而孔子很不现实,说的话很胡扯却很受欢迎。孔子就是那种相信兔子会因为骄傲而输给乌龟的人。

这个世界上基本上人人都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而别人,尤其是看不上眼的人都是坏人。但相对于自己是个好人,那些坏人看起来总是比自己多占了许多便宜,心里很不平衡,又没辙,从此善恶终有报的哲学就衍生出来了。在我看来善恶有报是一种自慰,有着很重的阿Q 精神,其实就是自欺欺人。对于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如果不能拿他怎样,那你只有希望他遭天遣,比如雷劈,比如生儿子没屁眼。

这都是弱者为自己编的谎言。

有些人或者说大多数人生活在世上需要有这样的谎言,其实也到处充满这样的谎言。有人说这是信念,人在黑暗中相信有神这一回事会活得容易点。聪明的人总会看透这个谎言,一种人因为看透了这个谎言从而从事杀人放火的行业没有了心理负担。另一种人却没有去杀人放火。我从不相信佛教的善恶有报,不相信生死轮回,相信杀人放火如果没有人知道他也没事,但我不会因此而去杀人放火。因此虽然我不会相信兔子会因为骄傲自满而输给乌龟。但如果我在跑,我不会期待跑得快的人会停下来。我也不会自己停下来。

这就是我心中的另一个龟兔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