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南下七)
六年级 记叙文 732字 38人浏览 tangshancong

暑假过后我升入六年级,妈妈在讨要自己住房无果的情况下,更加多了要爸爸退职回来的信件数,同时又决定把奶奶一人留在新仓,让她住在耶稣堂南面租住的房子里,而带我去她的老家,原金山县,钱圩公社张家桥,(解放前属金卫区,现又恢复为金卫区)。

十月中旬我又转学到了张家桥小学,张家桥属上海市,它的教课书和山东的一样,六年级算术,学的是分数,因我己在新仓五年级学过,所以念书很轻松,各门功课成绩也一直在班级前面,同学们和我关系也很好。

虽我后来在张家桥只念了不到一个学期的书,但有好几个同学在升入高中后,还常念记我,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曾对一名新仓籍同学说:你们新仓的某某是我们的好朋友,他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看着办这位在金山(朱径)念高中的新仓籍同学后来把这些事告诉了我,在文革武斗期间他确实也尽了他的力,在这里我要感谢这些同学,同时我要说一声:沈补生等同学,我没有忘记你们。

在张家桥我们虽只住了几个月,但有几件事在我记忆中难以抹去,张家桥镇很小,沒什么好玩的地方,去钱圩六里,去张堰要九里,所以很少去这两个地方,镇上当时有一个叫益象金的侏儒,他己21岁,但身高比我矮一个头,因沒人和他玩,他来找我玩。

一次他对我说:镇上在收购方砖,四毛钱一块,有一个地方很多,去吗我说只要不是偷,后来我和他一起跑到那里一看,原来是座九连坟(九座坟墓连在一起的)我不同意他去挖坟砖,他没办法,只能返回。

在回来路上,在河浜的转角处有一小竹园,只见竹园边上有一个鸡窝,我当时上去就把鸡窝踢坏了,益象金见我这举动,从我身后快速,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我当时感到很奇怪,大声叫他名字,但他边跑嘴里边说;不关我事!不关我事!一口气跑到镇上,我问他干么要跑?他说我刚才把五神庙踢翻了,说我今年过不了年关就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