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爱
初一 散文 1509字 112人浏览 kunlunlunaijun

说来惭愧,对身边这位安安静静写作的徐红波我竟然一无所知,只是在清江讲坛散文专题讲座的登记表上看见过这个名字,人与名并没有对起号来。后来她给我投了几篇稿子,我以组章的形式编发进了我们的杂志中。但当时她给我的稿子却让我有些不满意,觉得格局小了点,只从中选发了两篇。那个时候我就听她说正在准备出版一部作品集,这让我很是惊异。更让我惊异的,是突然有一天她让我给她的作品集《浅浅爱》写序。这之前我也给别人写过序,但这类事情一般情况下我都推了。因为有不少写作者并不是真正爱好文学,不过是附属风雅罢了,并没有真正弄清文学是什么,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深刻地剖析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或许连想都没想过,所以我答应先看她的样书再说。这一看,我就更是诧异了,因为这就是一个认认真真写作的人,涌入到我脑海中的形象,就是一位孤独的女子伫立在江边倾诉她的理想,拒绝与这个世俗社会同流合污,保持一份心灵的崇高和纯净,所以我决定给她写这个序。

读她的散文集,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的清新气息。她的散文多取材于身边的物事,或者是拽住季节的衣裳窥视世界的奥秘,或者是面对一片叶子、一朵小花等微小的事物观察它博大的世界,或者是在亲情里用她的画笔描绘她的幸福彩虹,或者是在她的孤独中倾听更加广大的声音,或者是拾起岁月的碎片打量它的意义和价值。如《人间味道》《毛月亮》《天空》《一颗流浪的树》《远去的乡音》《一个人的山河》等篇什,读来亲切自然,宛如春风拂面一样,给人愉悦之感。她的散文不娇作,不装深沉,不故弄玄虚,一切都小桥流水,自然天成,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她善于从细节中发现美。从她的简历上得知,她是从长江之滨来到清江河畔的,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清江人,从学校里毕业后就一直在教书,并没有丰厚的阅历,但她却在她的小天地里看到了博大的世界,从别人从来都没有注意过的细节中发现了美。比如在她的开篇《有间小屋,窗户时开》,那其实就是她丫头的一个房间,但是在这个房间中她却发现了“人在被窝里,能清晰地闻到棉花的清香和阳光的味道。”总能听到“窗外经常人声鼎沸,可关窗守住寂然,亦可由人快语轻歌。”“总会看到阳光中无数细微的生命在跳跃舞动。”“也能看见清亮的月光,慢慢地从床下往床边挪动,轻轻地,慢慢的,走近,再蹑手蹑脚地爬过来拥抱着你。”她就在这样的寂静里:“无语,也无需语。”比如在《生如苇草》中,“野草前几日才染上黄色,几滴秋雨浸润后,居然发黑了,孤零零地在微风中哆嗦。”在小小的苇草中,“我仿佛看到一颗小草,在平凡与寂静中,布满了整个生命的原野。”等等,她就是从这些细微的细节中,发现了美,发现了价值和意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始终拒绝与世俗社会同流合污,仰望精神的天空。比如在《春天的心》里,“忘记什么时候把自己搁浅在痛苦的沙滩上,再三地称量得失。”比如在《天空》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很喜欢望天空,看到一些仰望天空的图片也极其喜欢,哪怕是别人的远视,好像也能感受到自己想要的体验。”“安妮说喜欢看天空的女子总是寂寞的。寂寞,凡尘里翻滚的每一个人总是有的,也许只有天空才收纳了这么多来无影去无踪的无奈,也只有天空才能包容所有的风霜雨雪,一片澄净的世界,一轮永恒的太阳。”在《花开有声》中,“红尘里,免不了与喧嚣污浊同处,若能身心清净,也听得见花开之声。”文学之所以称之为文学,就是这种超拔于世俗之上的超越力量,获得精神的提升。当然,她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从更高的要求来说,她的文章还是写得浮泛了些,还可以写得更好,观察得更加细致深入些,语言更加充满诗意,精神的力量还可以再博大些。但是她有了这样一个高起点,相信她会以此为起点,一定会在这条路上越来越高,越来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