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瘾
初二 散文 984字 118人浏览 李456baby

即是梅雨季节,那墙角早已生起了霉,长起了青苔,张牙舞爪地在墙边栖息着,贴在那里,白花花的,在灰暗斑驳的石墙上显得有些刺眼。没错,这是个废墟。

又一次在急速的心跳与费力的喘息中惊醒,刚才那一声汽车急刹的声音听得真切,然后是撞击的声音、玻璃碎裂的声音。那是梦吗,在梦中我也会遭到车祸,迎面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血红与腥甜,带着死亡的令人窒息的气息。尖锐的警笛响起,忽觉没有那么刺耳,在我受到撞击的时候,已经惊醒。把头埋在被窝里,大口大口地喘息,像是背过气来,咽了一口唾沫,似乎非常艰难。醒后毫无睡意,但也不想起来,就倚着床的背垫望着窗外。

·现实是梦的废墟,不管梦境再怎么美好也罢,也终究是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梦见一个人出游。有江岸,有堤坝,有山,还有一条干涸的河道。放眼四周,一片荒凉。白居易有诗曾提“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但这里的土地,全是被烧过的痕迹,没有半点鲜绿,仅有的只是那一些枯黄。干涸的河道里,死鱼躺在河床上,一双空洞洞的睁大的眼睛望着这一方看似明媚的天空。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四周死亡一样的寂静,只听得见我脚踩在枯草上那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或许是太注重于四周而忘了脚下,自己被自己绊倒,不得不蹲下来,却发觉小腿突如其来的痛,像是把肌肉全部活生生撕裂地痛,我动了动腿,本想缓和一下,没想到疼痛又一次袭来。我醒了,额上全是汗。原来是梦。难怪这么痛,原来是腿蜷着没有伸展开,血液循环不畅所导致的小腿抽筋。似乎疼痛还没有缓解,我咬着嘴唇挣扎着坐起。我不敢叫出声来,只能呆滞地望着窗外。疼痛总会缓解的,我只需要等。窗外,清一色的玄黑,安静得出奇,只有街边的路灯默默地相互低语。

·魇是一只兽,一匹狠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个夜里,魇以他的鹰眼逡巡时空交替的罅隙,以狼牙啮破价值系统的铁丝网,道德规律之栅栏,又蹑手蹑脚避过现实定位这枚地雷,来到主人的睡榻,开始梳理鹏翼,准备他自己的夜欢。

在魇的疆土,时空非常自由,白昼与黑夜可以携手,山巅水湄、星空海洋随意交糅。他潜藏在人的内心,明知人怕什么,他偏要造个关于那种东西的梦出来。比如有些人怕蛇,他却造个蛇梦出来。梦境里一望无境的蛇,地面上全是蛇,不断发出嘶嘶的颤音,互相吐着蛇信子,梦中之人站在空地中央,看着蛇缓缓爬过来,立足之地即将被淹没!主人猛的惊醒,一身冷汗,独对阒寂的夜大口喘息。

到底是我“梦”着魇才有夜游,亦或是,魇“梦”着我,才有白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