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记忆
初三 记叙文 1463字 458人浏览 jade1207

夏天的记忆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三四十度的高温似乎要让人窒息,我坐在空调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在网上点击新浪或者腾讯,直到双眼发涩,头晕脑胀,浑身疲软。在空调间里待久了的心脏,似乎变得没有了温度,只是机械地做着无奈的跳动。

我不禁勾起儿时那流光溢彩的夏天记忆,那纯净的天,那清澈的水,还有那些个荧火闪闪的梦······

那时候的夏,天似乎格外的蓝,树格外的绿,一切生命的色彩都纯粹清亮得眩目。我常常躺在村边的小树林里看天,天空蓝得纯净而深远,摇曳的树叶以天空为背景,在上面灵动地作画。我总是轻易沉醉,闭上眼睛听风划过树叶的声音,象音乐般动听。 夏日的午后,村边的小树林到处是阴凉的圣地。那时的我还不懂得欣赏“蝉噪林欲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不停嘶叫的知了就像是童话里的精灵,吸引着我和小伙伴们的追逐。为了逮住它们,我和弟弟总是像跟屁虫一样跟着那些比我稍大的小毛孩们,学着制作各种逮捕工具,我们会活面团洗出面筋,团在细竹竿上粘知了,还会用马鬃圈成套逮知了,那个过程真是其乐无穷。 麦收一过,田野里秋作物不几天便郁郁葱葱。大人们都忙着给庄稼除草追肥。在那个零食缺失的岁月,我和弟弟常常在野地里到处找寻马泡瓜和一种可以食用的味道酸酸的香姑娘,以及一种色泽紫红紫红、酸甜可口的野天地(谐音)。野天地生长在各种杂草间,蓝紫蓝紫的,果汁饱满,鲜嫩欲滴,象一颗颗闪耀的

宝石,让我们的眼睛发光。我和弟弟大把吞食,瞬间把嘴脸和手都染成了紫色,就像戏台上的大花脸。我们相互嬉笑着,追赶着······

村东头有一汪清洌洌的水塘,那是我儿时的乐园。当太阳光由刺眼的白到温润的黄,地底下的热气不再灼烈,我便和村里的伙伴们去那里游泳。我们在那里比赛跳水、扎猛子,展示各种泳姿,不亦乐乎。我最喜欢游到塘中间水深处,慵懒惬意地仰躺在水面。任温润的水浸润肌肤,天空以最壮观绚丽的容颜在眼前肆意呈现。水面上的天空是那么宽广而湛蓝,朵朵白云飘过,还有那醉红的夕阳,绚烂的晚霞,真是美得让人叹息。我常那样久久痴痴地看天,仿佛时间静止。

夏天的晚餐是在室外吃的。一天的暑气渐渐消退,父亲便把院里的空地打扫干净,然后开始往外搬饭桌,搬出家里所有的椅凳。母亲把一大锅绿豆稀饭端到屋外晾凉,然后端出一筐子馒头和一大盘蒜蓉茄子。不过,平时最常吃的小菜还是母亲做的五香酱豆。五香酱豆的做法极其繁琐,先煮,再晒,还要卤水,里面搁茴香、八角等大料,口感咸香,口味浓郁。我最爱吃的是母亲用粉条和面粉炒的“蚂蚁上树”,只是那时油很珍贵,不常吃到,至今想起仍余味无穷。

傍晚,暮色即将开启之时,我爱一个人躺在小木板床上,看天上飞来飞去的小鸟,看变幻的云彩,看周遭的景物,那一切的影像在我的眼里像一幅画一着诗,我总是看得入痴入迷。有时候

闭上眼睛安静地想象,思绪飞到好远好远。

总觉得那时候的月亮很圆很大,夜亮如昼。夜未深,我们通常是不归家的。家附近有一大块空地,一入夜,仿佛有人召集,附近的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全往那里跑,各人邀伴,自行组合,一块玩各种好玩的游戏。欢笑声在那样的月夜特别纯粹,特别响亮,仿佛能传到天边。有时,我们也会带上玻璃瓶子,跑到村边的小树林里摸爬蚱(蝉的幼虫)。爬蚱可是鸡鸭的美食,鸡鸭吃了能多下好多蛋。夏夜,蛙鸣阵阵,凉风习习,空气里溢满泥土与植物的清香,象梦一般美。我们借助手电筒,把一只只爬蚱装进玻璃瓶里,然后手牵手快乐满足地回家。

现在,我坐在冷气十足的空调间里,回想起儿时那些夏天的记忆,那个梦,那片天,那情趣,真美!感觉就像梦,遥不可及。

(银丰公司:积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