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索断桥
初一 散文 931字 25人浏览 ElviserCC

魂索断桥

总是让灵魂脱壳,漂浮在断桥边,然后挥指勾画一个十字。

一曲幽魂断肠的白蛇传,牵梦丝绕。南山下,又见断桥。

在那张放大了的板凳上,忽见银线,西湖梦寻,断桥残雪。

我伫立,我眺望,玫瑰花瓣混合着梧桐细雨,俨如昨日的笑靥如花,冰冷中带着沉稳。西子总能勾起人的回忆与遐想,叹忘东施效颦,惆怅的注视这一袭白堤。西湖欲似西子,让人目酣神醉,想起白雪皑皑的地平线上,连接至一架平虹。雪残桥断,断桥不断。

比之藕断丝连的情愫,或是画笔断续的墨迹。

曾经的白堤柳帘垂泪,今朝不见今夕惋叹。

现在,重新审视这世界,忽见,何曾隐现。

泰戈尔用笔写下一生的辉煌,他望过这残缺的美,叹。不要因为结束而哭泣,微笑吧,为你的曾经拥有。微皱眉头,我们曾经有过什么,何止断桥留下的殇,我们心中的不平由谁来安抚。哦呵,保尔的慨叹让很多人备受惊讶。可那是无比荣幸的光环。另一类,在社会微不足道的人,他们只能把自己比作断桥,在桥的每一个石墩面前叩首,祈求上帝眷顾他们一次。

不知道,西湖冬天的雪是否证明了所谓的寒冷,天气一样那么刺骨么,水结冰了么。那桥呢,是否倚仗哪一个标准的角度,在与地平线连接的一个据点。我们会望见这引线连接的断桥,非要到日出映照,雪融桥段。才允许我们,安心的在胸前画一个十字,然后满脸惆怅的离开。

我心中另一个概念促使我想要逆向寻找答案。断桥到底是什么。否认这一个近乎平常的称谓,我想要干什么。在这里,大加感慨,然后随声附和么。 桥堍御碑,像鬼画符一样胡乱的印证了些故事,是惯性思维还是亘古理念。断桥总是与残雪紧密相联。

古人总是以文酸的字眼来描述这一道长堤,断桥成了普遍的话题。

歌者把断桥残雪刻画成一片片枯叶蝶,折了翅,不得不飞。一边质疑断桥是否下过雪,一边融景于泪流长堤雪漫巾。

画家更是以粗糙的画笔,尽情渲染白雪覆盖的断桥,看不见石面,一条银线纵横整张画纸。

断桥,不需要雪。它不象征什么,更不代表什么。

人们望桥,望的不是故事,而是这眼前的一片新意。

白雪衬托着桥的纯洁,柳枝干枯却微荡,河面冰片稀薄,待到残阳颓废地坠落到海岸线以下,余晖映着这残雪,眼前少了冬日的单调,不似春光更胜春光。

也许就在这一刻,哪个调皮的孩子会发现。

这断桥残雪,悄悄地偷走了世界唯一的白色。

金州高级中学高一: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