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嗅蔷薇3月14日
初一 散文 880字 169人浏览 天涯小浪子雨剑

猛虎嗅蔷薇之我见

英国当代诗人西格夫里·萨松曾写道: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 余光中老师将它译为:“我心中有只猛虎在细嗅蔷薇”。

我特别喜欢这种解释:“心里有猛虎细嗅蔷薇,说的是人性是有两面的,而两两相对的本性有时又可以是同时存在的。没有蔷薇,猛虎便会孤独;没有猛虎,蔷薇也缺少了分享芬芳的伙伴。”

余老说他始终参不透西格夫里·萨松这句话的浪漫,我觉得这位英国诗人想表达的可能是即使内心再强大的人遇到触碰心灵的顿悟也会变得柔软,就连猛虎也会欣赏蔷薇的芬芳与美丽。就像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样,有人说那只孟加拉虎其实就是派的另一个自己,作家马伯庸在影评中就认为第一个故事太虚幻而不真实,第二个故事存在破绽,作者认为真相其实是派为了生存最后吃掉了自己的母亲。

我相信大家都愿意相信第一个故事才是真实的,因为在我们

的内心深处有蔷薇丛生。但是大多数人偏信的是第二个故事,因为第二个故事从逻辑思维来说很完美,但是却存在破绽即母亲的去向问题以及香蕉的浮力问题是违反常识的。所以,我们最终不得不承认,真相就是派吃掉了自己的母亲,那只孟加拉虎其实就是他自己,理查德·帕克就是主人公派! 李安导演为什么要把那只孟加拉虎取名为理查德·帕克呢?故事源于1884年 “木犀草”号沉没,4名船员被困在南大西洋,除了3名船员,还有一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17岁男仆。在茫茫的海上漂流中,3名成年船员杀死了理查德·帕克,分食了他的肉,因此得以生还。英国对于此次案件最终确立了一个普通法的先例——危急状态无法构成对谋杀指控的合理抗辩。

虽然法律没有给予凶手应有的审判,但良心却始终冲击着道德的底线,导演是用历史上的这名不幸者来影射在危机边缘人们内心的凶残就像一只猛虎一样,甚至为了生存而分食同类!

主人公派从故事一开始就强调自己是素食主义者,与其说是阴影,倒不如理解为为了生存不得已吃掉同类以及母亲以换取生存的抵触和自我的不可宽恕,其实是一种赎罪,是一种告解。令人欣慰的是:第一个故事的最后理查德·帕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派,也许这才是故事最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