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傲骨
初二 散文 890字 303人浏览 梦月落花love

奸佞的谗言诽谤毁灭了忠魂,丑恶无耻地将清白玷污。

他那高傲的头颅承受了这一切,而嘴角竟尚存一抹不屑的微笑。于谦,让我顶礼膜拜的的老祖宗啊。我用颤抖的手写下了这个令我敬畏的名字,却又分明感受到了那血脉相承的灵犀之感。

孟子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话被于谦完美地诠释。他任监察御使巡抚江西时,昭雪数百蒙冤的囚犯;任兵部右侍郎巡抚河南、长沙时,深入里巷访问父老,植树筑堤,赈济灾荒。他心甘情愿地跪下来为民请命,质朴的百姓却用双手将他举得更高。在此期间每议事入京,皆空囊以入,别人劝他带些当地土特产交以权贵,理顺通道,于谦却朗声笑道:两袖清风朝天去!清廉反遭嫉恨。王振陷害于谦,使他在狱中蒙冤受屈三个月,真相大白后降职为大理寺少卿。山西河南的官吏百姓伏首上书请求让于谦留任。于谦对所谓的官职定是毫不在意的,他祈求的只是连年的丰硕,百姓的安宁,国家的富强。

正统十三年,土木之变。明英宗被瓦喇俘获。国中无主,太子年幼,敌寇将至。在这个国家危急存亡之时,于谦以“社稷为重君为轻”,力排南迁之议,果断地另立新帝——景帝,不使国家一日无主。又亲自督战,调遣诸将,驻守九门,大破瓦喇之军。

于谦战功赫赫却得罪了英宗。景泰八年正月,奸臣徐有贞、曹吉祥、石亨接英宗复辟,宣谕朝臣后,立即判于谦谋反死罪。面对这莫须有的罪名,于谦笑然不辩。这位45岁寿辰时“门前无贺客”的大清官,被抄家时“无余资,萧然仅书籍耳”正因为如此,于谦才会有“两袖清风朝天去”的洒脱。

清者自清。英名与忠魂可以遭受奸臣的扭曲,命运的捉弄;历史却终究将作出公正的审判。不到一年,徐有贞灭族,曹吉祥入狱,石亨充军。于谦的冤屈昭雪天下。英雄得以流芳百世,小人只有遗臭万年!

这个忧国忘身的英雄鞠躬尽瘁,“博沾万物润苍生”,而留给后世阵阵清风,铮铮傲骨。

于谦在受诬蔑、怀疑时一定也有苦闷、不解,但那字字铿锵的《石灰吟》道出了他的人生哲学:

千磨万击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英雄被撕碎了、毁灭了,却得以永恒。

人格的光辉穿越了时空,亘古不衰。

我看见他在对我微笑,一个旷世英雄——我的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