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之旅
高二 散文 4930字 1149人浏览 B11B01

灵魂之旅

随着那音乐由远而近,你觉得自己已泛舟湖上,开始了你的灵魂之旅。

曾经激荡的湖水,仿佛带来了迅疾无比的启示,急于向我们传达。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历史上那些狂热的年代,就像海面的风暴一样不可遏制地席卷整个世界;而我们则从遥远的内陆跑来,箭一般地冲向海岸边,热切地期盼着;我们怀着几乎是孩子般的心理热切地注视着湖面上的狂风巨浪。然而,就像老子曾说过的那样:“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狂风过后,一切都是老样子,就如平时任何一个晴空无云的日子一样。细细的波纹在清澈的湖水中懒懒地来来回回地流淌着。你看着湖水中倒映的湖光山色,灵魂的冲动开始平静。一切都平静了,那凄恻的往事,那压抑的痛苦,那艰难的等待,那焦灼的渴盼,那雷电交加的夜晚等等,都模糊起来。你开始觉得寂寞,你就像一只离群的孤鹤,与野鸭、鹭鸶、水鸡等水禽一齐共鸣,飘飘然存于世上。但你并不感到孤独。被束缚在你内心深处的灵魂,已随着这袅袅的乐声得到释放,跟随那漂浮不定的闲云,最真实、最直接地去感受生命的存在。

漂浮中,你忽然见天际飘来一片彩云,你才怀疑,你所追求的东西只不过是一片灿烂的虚幻。浪迹之下,你才懂得醒觉和对生命的珍惜;而你陶醉在这《闲云孤鹤》境界的那一刻,你受伤的灵魂才得到安抚,困乏的灵魂才得到安宁。

冥冥之中,你顿悟到:“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精神的最高境界。深入到我们的心灵最深处,在我们心灵最纯洁的那方净土上,从我们所有的智慧当中,从我们所有的爱之中,我们能否塑造出一个美丽异常、纯洁无暇的事物,就像眼前这“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好景色?那就是我们自己的灵魂的家,就是我们灵魂能够逃避漂浮不定命运的避难所。(笛翁)

一片浓重的乌云铺天盖地而来,一下子,整个世界仿佛都被压在这重重的黑暗之下。你感到寒冷,你感到窒息,你感到头脑发木……。旋即,你好像隐约听到了“海妖”的呼唤,看到了一具具遗骸,嗅到了幽灵的气息。沉船,作为一个真切的死亡意向,来到了你的跟前。 你开始意识到,这才是人生的终点。你掩饰不住对死亡的恐惧,你沉湎于惊恐和绝望之中,你慌乱不知所措,你再也无法一派潇洒。

面对这一切,你大概要算是最无能最无用的人了。你既没有那种可以修炼成佛的超脱和宽容,又缺乏干脆变鬼的凶恶狠毒。你死以后注定要变成孤魂野鬼在旷野里徘徊。这就是平庸的下场。

你终于感到,平庸比死亡更加可怕。因为死亡只是最终的了结,而平庸却使你在痛苦中无法了结,并且在死亡到来之前,不断侵蚀着你的肉体,甚至使你的灵魂面临无数次的死亡。 哦,原来在我们的身上不断地发生着死亡啊!在末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你终于发出撕裂噩梦般的呐喊。

乌云散去,你终于明白,应该从死亡中学会生存了。平庸的我,没有来世,幸福就在人间啊!你看到了暴风雨过后的一道彩虹,宛如一座桥梁,把你的思想延伸到一个新的彼岸。桥的另一头,仿佛有一片绿洲,你决心登上那座彼岸,把你有限的生命交给这片绿洲,至少要完成一次你精神上成年仪式的洗礼。从此你便可以拿出勇气,充满热情地去面对生死荣枯了。(笛翁)

当你真的走过去的时候,你才发现,那只是一座海市蜃楼,是一个象征性的引诱。最终你自己成了刚才你所注视之物的一部分—一颗小小的植物。你是紫罗兰?你是忘忧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有了“树精意识”把一切都看的无比荒唐。你就像那山崖盛开的幽兰,含雨露之津润,吸日月之修光。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高洁淡素。虽处幽林与穷谷,但却不以无人而不芳,并且愈是在山野幽静之处愈发馨香。

月光下,你静听遥远的夜之钟声,唤醒你梦中之梦;晨露中,你俯看澄潭之身影,窥见你身

时候,你离“牲畜”就不远了。

因此,只要你一息尚存,就会在寻求智慧的山坡上,艰苦跋涉;;只要你一息尚存,就会在收藏精神的道路上,踽踽前行。

“一息尚存皆可复命(道家《性命圭旨》)。”生生不息,死而后已。(笛翁)

时间就是生命。而你睡觉的时候,你困倦的时候,你百无聊赖的时候……,这段惟一敢说是你自己的时间,你又如何了呢?人生在世,无非活一场罢了,最终目的还是那个死亡。难怪有人说,误入了这个世界的话(卡夫卡)。当你面对只有这空洞的时间的时候,一种虚无的感觉油然而生。相信自己在进步,这是顽固的难以摆脱的人类幻觉。甚至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你自己必须欲有所靠,因为你永远不如你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你因为脆弱,不得不在地上像蛇一般的且蜷且行,而你的爬行随时还能将他人绊倒,这就是你的存在,就是对别人自由的限制。最后你终于作出一种伟大的选择—站立起来原地不动。

突然,原地不动的你,被别人绊倒了。倒在了一片漆黑之中。除了能够听到钟表在黯然中的嘀嗒,再也没有了蓝色的宁和,再也没有了突涌的激情,甚至连痛苦也变得麻木,麻木到分泌不出一滴具有象征意味的眼泪。绝望中你听到一个庄严的声音:“我的罪人,要爱你的仇敌。”这是上帝的话语。接着又传来一个神秘的声音:“你紧皱的眉头,加上你的鼻子和口,不就是个”苦“字吗?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啊。”佛祖也向你伸出了救赎之手。

哦!上帝,佛祖,你们在哪里?你们为什么总是以隐去的方式向我迎面走来。如果这世上没有一个是无辜者,那么谁来证明我的罪、裁判我的罪呢?我仅仅是想获得一点安全感,为什么反而陷落到更大的不安全之中呢?难道你们不也像我一样那么失败吗?

你已经堕入了可怕的轮回之中。你否定原罪,就是否定上帝,否定人。你对佛祖的到来都不那么毕恭毕敬,你真的堕落了。虽然你已经辞别了兽界,却无望进入神界。你不甘于纯粹的生存,却达不到完美的存在。你有超出生存的精力,却没有超出生存的目标。你注定要堕入那可怕的轮回之中了。

但是,你有你的哲学。每经历一次失败,你就对自己说上一遍:汲水的墓地正是芳草的摇篮。尽管你十分的卑微,但也能真切地面对荣枯。你有决心自己从跌到的地方爬起来,穿越一切灰色的日子,作一次令人兴奋的长途旅行。(笛翁)

当你穿越历史的森林,站在山坡上回头眺望时,看到的的确不是一片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景,而是令你不堪回首的阴霾。你不愿想起它,却偏偏不能忘记。你不仅记住了事物的结果,而且还记住了事物的经过。这就是你与电脑的主要区别。

你抬头,看到了与时俱进的云朵。而你的思绪,却难以像行走的云朵那样舒卷向前。如果说世上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话,那就是你的记忆。美好的恩赐、邪恶的欺骗、痛苦的磨难,都深深地印在了你的灵魂深处。特别是那诸多的痛苦更是让你刻骨铭心。

一场突入袭来的意外,一件使你起死回生的事故,使你对痛苦的理解有了巨大的改变。原来真正的痛苦来自于对痛苦的看法和态度啊。事实上,人们因痛苦和磨难本身而遭受的痛苦与磨难是微乎其微的。当你抬起你那无精打采的头颅,越过痛苦与磨难的肩头,瞄向更远处的时候,你发现:你自己所遭受的所谓痛苦与磨难与你的生命本身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海是上帝造的,苦海是人造的(出处待查)”。闲也好、累也好,只要惬意就好;哭也好、笑也好,只要开心就好。你这才真正领会到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真正含义。

你低头,看到了宛然曲折的小溪。它不停地流向远方,一直延伸到山谷的深处,一路上时起时落,艰难地行进着。时而绕过障碍,时而带着挫折的回忆,时而欢乐地跳跃一下,时而静静地流淌,最终还是朝着某个静静沉睡的湖水的方向急切地探索着自己的路,一刻也不停息。你突然领悟到,这就是人生的命运啊!迷恋、冥想、喧嚣、愤怒,都曾有过,然而过去的时光,我们怎么能让它停止呢?

行云流水无意中向我们泄露了一个天机。那就是,过去的就让他过去。(笛翁)

当你告别昨天,你又上路了。说是一条路,其实也不是路。因为路是别人开的,而你走的是一条在你之后才有的灵魂之路。在你之前杂草丛生,蒙昧昏暗。你完全被融合在这寂静的灰暗之中了,最轻的瑟瑟声,也会在你内心激起回响。繁茂枝叶搭成的天幕,像一个无垠的穹窿,老是笼罩在你的心头,把你的希望与晴朗的天空隔离开来,你无以寄托的黯淡心情一如那夜幕,阴暗凄凉。你渴望着天明,你渴望着在这孤独的旅途会遇上一个陌生人的微笑,或看到一双向你投来的期待的眼神,……。此时此刻,这些就是你能够获得的全部安慰。 你知道,在偶然相遇的瞬间,人的情态、目光、声音、文字都是一种美好的信息。它就像在黑暗中透射出的一缕阳光,就像沙漠中的一股清泉,能使你的世界不再荒凉。

然而,这一切只是在你极度疲惫、饥渴时的幻象。只是你下意识里产生的美好。这种潜在的意识就植根在你的内心深处,在那里缓慢而倔强地酝酿、滋生、成长。最后发展为爱的渴望。如果爱的力量不是自己本身所自然涌现出来的,那么,那些自以为是智者的人,其实还是处在思想的混乱之中。只有那些时刻准备捍卫生命的人,才会在一片混乱中发现秩序;只有那些不去压抑爱的源泉的人,才不会在黑暗中徒劳地睁大眼睛而一无所获。

你下定了决心,紧紧闭起你了那怨恨的喉咙,燃起心灯,将一切不中、不正之事从此一笔勾销。“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当你从内心深处,燃起爱的心灯的时候,令人谜乱的黑色天幕嘘—的一声不见了。你此时真的看到了透过密林深处的曙光,那就是从爱的生命里涌现出来的曙光。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从自己啼哭着落地到在别人的啼哭中死去,我们的一生实在经不起认真地推敲,一切的确应该顺其自然。

你就像一只秋蝉,瞳仁里总能看到荒芜的影子,血液里总是奔涌着不安宁的因子。有目斯开,不昧其视;有翼自薄,不易其真。栖清高之所,不以餐风饮露而自怨;顺阴阳之数;不以徒劳啾鸣而无声。你具有诗人一般的气质,你在智慧上和情感上已经早熟,但你在政治上一辈子也成熟不了,因为你始终忘不了对萦绕于心的人生依据的探求。

你因追求道理,而成为道理的奴隶;你因思想复杂,而被简单的人统治;你因早熟而去崇拜幼稚的人;你因聪明而成为心理问题的患者。然而,不管在前进的道路上你遭遇到什么样的命运,你都会一意孤行地走下去。困难对你来说,就是盛装信心的器皿。一切发生皆恩典,环境越是艰难,你从那里得到的恩典就越多。用血买来的能力,是最高的能力。

黑暗中,你便燃起心灯,用爱来照亮旅途;寂寞时,你学“闲云孤鹤”,像“上帝”一样思考;肮脏里,你“孤芳自赏”,最后的自尊就绝不会沦丧;尽管无聊“无所不至”,但你仍能像那山中的幽兰,在无聊中给人以芳香;你“一息尚存”就不会惧怕在“轮回”的黑暗中飘荡;过去的如“行云流水”就让他过去,只要“虚怀若谷”就会使你,淡薄宁静、物我两忘;“遥遥长路”算得了什么,人生的所有意义都是在行进的过程之中,只要追求的是爱与美,你就不怕它山高路长。

沉和重是轻与浮的根本;安和静是躁与动的源泉。当你的周围充满了虚伪、诡诈、嫉妒、纷争的时候,正好给了你发现它们另一面的机会。

谁能使晦暗离去,使之慢慢变成一片光明?谁能使浑浊的河水安静,使之慢慢地变得澄清?我们都是生活在自己限度之中的人啊,生活在假像之中的你,仍能以一种稳定的心理操着自己的文本一意孤行着;你走不出童年时期对生命依据的追问,但你仍然在一意孤行着;尽管当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公德伦理,但你仍然以爱和美为追求,一意孤行着;人类正迷失在自己所创造的器件世界中,而你仍然能在器件的夹缝中一意孤行着。

你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甚至小到可以被人们忽略的人物,与普通的人一样,你有着或明或暗的心理;与普通人一样,不管社会如何,你也选择不了社会。但你从不吝啬你的笑容,总是把你最美好,最光明的一面带给他人。

总之,你走在一条表达爱和寻求美的路上,就像一条小溪,慢慢地奔向远方的湖海,并从不

畏惧渴死在路上。

直到你走到了地平线的那一头,她来了。她带着嫦娥为你们代买的船票。与你一起登上了那高高的摆渡人类灵魂的方舟。那时,天空的繁星都睡去了,在那刚刚露出一点乳白色的远方,也就是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缕火云,那缕火云的深处就藏着即将照亮天空的太阳。

她将袖子肆意一挥,太阳顿时升起在东方。远处的天空下,成群结队叫喊着的野鸭,行动迟缓的苍鹭,两翅颤动的白鹤,色彩斑斓的鹦鹉,也随之划断晨光。她指着远方告诉你:那里有使人眼睛受损的颜色,那里有是使人耳根麻木的声响,那里有能败坏你口味的馨香,那就是你从前心跳的地方……。(笛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