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情思
初二 散文 1360字 207人浏览 余学彪

夕阳老去,西风渐紧,只留下凄风、惨雨&往事因岁月的流逝而变得零零星星,然而爱却是永恒不变的定律。

刚刚放学,天色忽然变了,先昏暗,继而晦暗空气也突然变得阴凉,几道电光在云间疾走,交锋,博斗,激起一片震天动地的雷声。

快,上车,回家!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接我回家,可她的话中似乎透露了些许忧愁。我一回头,看到了妈妈的眼神,我惊呆了:这是我的妈妈吗?那温柔的脸上不知何时已印满了岁月的痕迹,凌乱的头发松散着,更显得疲惫不堪了。那眼神里包含的是深深的失望与哀伤。眼睛已不像我记忆中的那么清澈透明了。这是怎么了?

姥姥病倒了,一病就是好几天。也许是这件事影响了她吧。

前些天,我去看过姥姥。她的脸色苍白,嘴唇总不停的发抖,似乎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好久。妈妈说,她这几天就不来接我放学了,她要去照顾姥姥。我认为是该这样做,所以,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但是,却被姥姥一口回绝了。她认为我年纪还太小,爸爸工作又忙,还是坚持让妈妈来接我放学。这下可给妈妈急坏了,她拼命坚持要来照顾姥姥。可出乎意料的是,姥姥却骂了妈妈&两人争执了好久,最后妈妈还是顺了姥姥的心,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雨却下得更大了。雨好像把所有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怨气统统发泄到人间,路旁的花草全部垂下脑袋,好像在祷告什么,又又好像在默哀什么&

突然,地上的泥水变得蠢蠢欲动,有了风的推波助澜,便向我和妈妈发起了猛攻。雨也乘虚而入,拼命地把雨水向这里到。妈妈喘粗气颤巍巍地说:小、小心点,抓紧坐稳。话音刚落,地上的泥水就向我和妈妈扑了过来。一不小心,车子就倾倒在地,我和妈妈全身都湿透了。奇怪的是:妈妈干脆就坐在了地上,不顾风雨狂啸只是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我一下子愣住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还记得姥姥曾说,她最快乐的日子是在妈妈小的时候&

妈妈记忆中的姥姥是无私的,她的蒲扇伴着妈妈度过了童年。

夏夜,暑气在院子里乱窜,蚊子在肆无忌惮的行凶,妈妈又要工作又要帮着家里做活,到晚上便烦躁不安,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这时蚊帐外吹来一阵凉风,妈妈睁开眼,只见一个熟悉而佝偻的身影再床前晃动是姥姥。她一边扇着蒲扇一边轻声叮嘱:别紧张,快睡吧。 夜深了,月光展开透明的翅膀飞向这里。妈妈已经入睡了,而姥姥却还在吃力地扇着蒲扇,迟迟不肯离开&第二天,妈妈醒来才发现:姥姥靠在床边睡了一夜,手上还紧握着蒲扇。姥姥那本就满是皱纹的手上还鼓起了一个又一个被蚊子叮肿的包。

姥姥就是这样:手持蒲扇,嘴里哼唱着催眠曲。左手酸了,就换右手,右手酸了,又换左手。反反复复,为了妈妈能睡好觉她几乎彻夜不眠&而如今,却只能在病床上与死神搏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妈妈突然站了起来哀伤的说道:回家吧。

快回家去!快回家去!我拼命催着自己,好像怕赶不上什么似的,为什么呀?

终于到家了,衣服却早已被雨水洗过了。妈妈始终哭丧着脸,对我也只是副行尸走肉的模样。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冲向楼问爸爸发生了什么事,这才明白:和蔼可亲的姥姥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时,妈妈才失声痛哭起来。似乎在大骂老天的不公,在怨恨命运的悲惨,或是在谴责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姥姥用自己萃取的年华向上苍交换了妈妈几十年的时光,她的耳边曾留过妈妈的喋喋不休,她的耳边曾留过妈妈的猝笑。她不惜让皱纹爬上脸,不惜让银丝染过头,依旧为妈妈无私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