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梵高的作文
初一 议论文 2969字 4702人浏览 慈学水杰

【审题解读】

通读材料,我们发现,其中的关键词有:贫困交加、振作、信心;关键句有:生活的色彩和画中的色彩不太一致。显然,此处的生活色彩指的是生活中的窘境、困境、坎坷和苦难等,而“画中的色彩”喻指面对苦难生活,我们要内心明亮,坚守对生活的梦想,激发对生活的希望,强调精神生活对物质生存的超越。通读材料,命题者意图很明显:这是一则关系型的话题,需要考生思考:面对生活的困境,我们内心的色彩如何?

面对“生活的色彩与心中色彩并不一致,很多人为此感叹过,思索过……”后面这一句补充,为本则材料增加了一定的开放性。两种色彩并不一致,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梵高型”,直面困境,内心依然拥有阳光,心中拥有梦想;另一种是“现实很丰满理想很骨感”型,虽然现实很美好,起码是看起来很灿烂,但是,终日不见理想与梦想,心中的色彩一片昏暗,属于悲观型。但是,在写作中,我们以为,根据命题者意图,从引领价值导向和高考作文写作规律角度,考生最好要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写作时内心要充满阳光,即便文中有一丝悲观的色调,但是,在写作结尾最好要上扬一下,让文章亮丽起来。

【批卷体会】

大多考生的立意是:面对困境,我们内心要有信心与阳光,要有梦想。优秀题目:《心若向阳,何畏悲伤》、《用心中的色彩涂抹一片蓝天》、《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用理想的光芒照亮现实的道路》、《让理想点亮生活》、《虽不能至、内心向往之》、《生命不曾屈膝》、《为现实染上理想的颜色》、《织造自己的生命之色》等等。

有以下问题:

1. 审题方面:部分学生依然出现偏题现象:比如写自由、勇气等,当然,还有部分脱离语境,纯粹写信心,写直面苦难,大而无当。专门写生活的色彩,比如《生活的色彩很丰富》。

2. 议论文方面:最大的问题是思想不够深刻,仅仅在常识常理上滑行,没有深入论证,思维疲软现象比较严重;在论证方法上,方法比较单一,大多选择了举例论证,而缺少形象生动的比喻类比论证、思维缜密的推理论证等等,以例代议的现象比较严重,还有部分考生采用“三段论”(一个观点+三个名人故事)方式,亟需改变;在论证思路上,部分考生尚未有将关联词、逻辑连词置于段首或重要位置来呈现思路的意识;论证素材老套现象也不容忽视,苏东坡、史铁生、海轮凯勒、曼德拉、霍金均为“高频人物”。

【解决对策】

1、回归书本。深入研究书本中典型议论文的写作,如《劝学》、《谏太宗十思疏》、《寡人之于国也》、《朋党论》、《留侯论》、《伶官传序》、《六国论》等等,总结古人论证推理的方法,砥砺思维,学会运用多种论证方法,增强文章说服力。

2、打通阅读与写作。一是打通课内外的阅读与写作,有意识地归纳整理阅读素材,打造属于自我写作的银河系;二是学会打通课内的文本阅读与写作,学习散文、小说、论述类等文本的写作技巧,积淀思想素养,提升写作能力。

3、学会智慧对接。部分考生已经有意识地将平时作文或者“半成品”运用到本次写作中,这个意识很好,但是,转换与对接能力仍需要增强。为此,平时学习中,学生一定增强构思能力的训练,学会巧妙对接,实现智慧写作。

附:

生命列车的前方

生命的列车闪着金黄色的光亮,飞驰在昼夜的轨道上,穿过季节的城镇,驰过岁月的桥梁。它喷洒着云雾的蒸汽,燃烧着太阳的光茫。它还要经过无数险阻,但终要到达最美好的地方。

当梵高在贫困中感慨道:生命的色彩与画中不一致时,

我看到食指在他那被蜘蛛网查封的炉台下,用灰烬的余烟写道:相信未来。当许多人都为生活的苦难而懊丧时,我看到了被病魔缠身的伍尔夫依然点着灯,在咖啡氤氲中写着《奥兰多》。

我愿意这样去相信:那生活中黯淡的色彩只是种子,经过埋葬,总会焕发生机。梵高之所以能够每天振作信心,也正是他对于生命的这场旅途充满着希望。

我记得圣埃克. 苏佩里的《小王子》中有这样一句话:使沙漠变得美丽的,是它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藏着一口水井。沙漠就像是这一段人生的旅途,我知道我总能够找到那一口井,也许很快,也许很久。

在人何处境下,我们都在为自己编织着希望。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那群终身苦役犯亦是,服刑初期,他们被铁链拴在墙上,可他们也有他们的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其他苦役犯一样,被允许离开这堵墙,带上脚镣走路。因此,他们才能不停拼搏,为那“可怜”的希望而奋斗。

然而那些悲观主义者却不是这样的。即使生命的本能不断促使他们受着这样或那样希望的鼓舞,他们却依然未曾珍视过这希望,相信未来。人不应只是被插在花瓶中任人赏玩的静物,我们要相信,即使天寒地冻,路遥马亡,未来的衢道依然通畅。我想,梵高与那些悲观主义者仍是不同的,否则他也未必不断追求与坚持,从而走向成功。

不由想到了豪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江畔,不知他是否仍对未来有着那份信念。如果尚存,大可回到江东,卷土重来,“如今生命的灰色无法笼罩未来”,我多想有个人这样告诉他。可惜,对当下生活的否定桎梏了英雄雄霸天下的太阳梦,四面楚歌的悲凉熄灭了英雄曾点燃天地的极光。对未来的坚信造就了太多英雄豪杰。我愿意这样相信:生活中的黯淡的只是种子,经过埋葬以及一颗相信未来的心得浇灌,总会焕发生机。

我手持车票,踏上了生命的列车,它曾穿过冰川世纪的雪原,也正在驶过原始社会的泥浆,而我知道,前方就是最美好的地方。

一切梦都带着注释

诗人北岛在《一切》中有这样一个短句:“一切梦都带着注释。”从人类的初始到遥远的世界尽头,一声叹息贯穿着始终:在绮梦之后,总隐埋着现实的阴霾。

“牧童吹着短笛,羊群溢出青草地”。北岛如此叙说信仰:蒙氏那样朦胧美丽,可是往往”溢出“现实。那么,酒精我们该不该痛恨现实呢?史铁生先生给了我们答案:正如“残疾与爱情”,梦与现实总要遥相呼应。

梵高大概不会想到,他的星空在电脑系统的运作下终于合成了,那个在夜晚的怀抱中孤独作画的孩子,终于等到了

陪他仰望的人。然而这样的星空究竟是否存在?没有,现实告诉你。正是现实冰冷冷的语调,让梦境变得美好而珍贵。沉重的现实面前,梵高每次作画都要努力振作信心,他那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梦。美是悲剧的,因而也给了我们守护它、为它奋斗的理由;没有美的生活该是何等可悲。

悲观主义是梦与现实激烈相撞产生的碎片。鲁迅说:“最绝望的不过是梦醒之后无路可走。”他无疑是个悲观者,更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然而却是力量的象征。木心无罪入狱,前途未卜,可他并没有放弃梦的追寻,他从报告材料中硬扣出六张纸,在上面谱写信仰,写完就藏在衣服的夹层里,他曾这样说:“悲观主义者其实是看透了,但勇往直前。释迦牟尼也是悲观主义者,但他的大雄宝殿上刻了四个字——勇猛精进。悲观主义者止步,然后起舞。这就是悲剧精神。”

悲观不意味着怯懦,现实也从未摒弃梦境。从前我便不相信梵高会自杀,今年终于真相大白了,他死于一群孩子在玩闹时的误伤,但他却谎称自己开枪射伤了自己。一个追寻梦的人,在未达到终点前,怎么会放弃呢?在现实的厚墙面前,这些寻梦者毫不畏惧,尽管笨拙且让人心碎,又是多么可爱啊。因此,我们总有理由去相信:现实与梦的差距,不仅是美学意义上的差距,更是孕育力量激流的两岸。那些坚持寻梦的人,总是那么固执,有那么耀眼。

梦没有隔开现实,却隔开了现实的坚硬和冰冷。梦可贵,敢于面对现实的梦更令人尊敬,“有了这样的梦——纵使是带着注释的梦,也足以支撑我们强有力的心脏,”越是黑暗,越去追寻。